<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三百八十一章:九级高手都是大白菜吗
    “杨致,你,你怎么在这里?”郭九龄瞪大了眼睛,似乎看到了天外来客。眼珠子一转,突然看到了杨致的臂弯里躺着一个小娃娃,兀自睡得正香,眼珠子更是显些掉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心里砰砰的跳了起来:“你,你什么时候有孩子了?”

    “这不是我的孩子,这是公主殿下的孩子。”杨致淡淡地道。

    “什么?”郭九龄一步窜了上去,伸手一把抢过娃娃,抱在怀里,定睛看时,不是闵武是那一个。杨致微笑着任由郭九龄将孩子抢了过去。

    “正想找到一个人将孩子送还给公主,运气好,碰到你了,就把孩子给你。”看着孩子被郭九龄抱到怀里,杨致却是如释重负,只感到浑身的轻松。

    “你,你是怎么将这个孩子从齐人手里抢回来的?”

    “我在楚国无立足之地,只能四处流浪,前几天一不小心便窜到齐国那边去了,也是巧,就到了鬼影的几个人带着孩子,我不认得鬼影,可我认识这个孩子啊!”杨致盘膝坐了下来,看着郭九龄微笑道。

    “你在上京城中行刺陛下之后,是公主将你带出上京城的,我就说啦,凭你自己,怎么可能逃得出铁桶一般的上京城。”郭九龄摇头道。

    杨致点点头,如果不是闵若兮,最大的可能就是他最终会被内卫搜出来抓住,傅抱石救得了他一时,救不了他一世。

    “还没有恭喜你,如今脱胎换骨了。”郭九龄笑着道上,在他的映象之中,杨致一直保持着与他一起去西境时候的那一副纫绔子弟的模样,当时听说他居然破了九级,图谋行刺皇帝,将上京城闹得鸡犬不宁的时候,他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文老曾经说过,越过九级,才算真正进入了武道的大门,你现在也已经跨过大门了。”

    “如果可以选择,我仍然想做以前那个什么也不用想的家伙。”杨致垂下了头,声音低沉。

    “不好意思,我不该提起这些事。”郭九龄抱歉地看了他一眼:“杨相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代贤相。”

    “好也罢,歹也罢,如今终是一堆黄土下的枯骨了。”杨致落寞地道:“闵若英也太狠了一些,我父亲为大楚辛苦了一辈子,最后居然不得善终。”

    郭九龄默然无语,对于这件事,他也是无话可说。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杨致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这下面打得如此热闹,你怎么躲在这里而不是在昆凌关?”

    杨致这么一说,郭九龄一下子弹了起来,站到高处,往下看去,与洛一水一样,下去救援的秦风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也已经陷入到了齐军的人海当中,更糟糕的是,郭云济最后的预备队也在缓缓的向那个地方靠拢,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有人冲出来,第二个包围圈便将再度围上去。

    “我是跟着秦风一起来的。”一边紧张的盯着下面的战况,郭九龄一边随口道。

    “谁?”这一次轮到杨致跳了起来。

    “秦风。”

    “那个秦风?”

    “还能有那个秦风,就是敢死营的那个秦风!”郭九龄说出这句话,才想起眼前这位与秦风可有着不小的过节,当初在西部边军之中,杨致可是被秦风揍成了狗。不由得讪讪地看了他一眼。

    “秦风不是死了吗?死人也能复活?”杨致不可思议地看着郭九龄。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秦风的确没有死。”郭九龄道:“不好,他和洛一水只怕很难脱出包围圈了,这个该死的洛一水,脑子当真不清楚了么,再等片刻,第二道包围圈成型,插上翅膀也飞不出来了。”

    杨致也站了过来,凝神看着下面的战况。

    郭九龄瞟了一眼杨致,眼睛突然一亮:“杨致”。他叫道。

    杨致嘿嘿一笑,“郭老,我才不会去救他,他可是我的仇人,我不去落井下石那已经高风亮节了。”

    “可是他们现在正在和齐人作战,要是你能去帮他们一把,破了郭云济的预备队,这一仗,我们便多半要赢。”郭九龄热切地道。

    杨致哼了一声,反而盘膝坐了下来,“齐人也好,楚人也罢,现在与我有什么关系?他们打生打死,我站在一边看戏就好,谁输谁赢,还与我有关系么?”

    郭九龄顿时语塞,想了想,终是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看了看怀里的孩子,突然想起来,公主与瑛姑这个时候已经潜入到了齐人的大营之中,可是孩子却在这里,她们注定是要空跑一趟,但愿她们能悄悄的去,静静的走,千万不要再搞出什么别的事情。

    就在郭九龄想起昭华公主闵若兮的时候,在距离战场不远的地方,一身齐国小兵打扮的闵若兮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从山顶如同一颗火流星一般坠下的身影。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刀光,霎那之间,她几乎以为自己又回到了落英山脉之中,自己正孤苦无助的时候,邓朴正一步步逼来的时候,那个带着如同一把火炬一般的大刀从瀑布顶上一跃而下的男人,那惊天的一刀,逼退了邓朴,也开启了两人之后的逃亡之旅。

    “秦风!”她尖声大叫起来。脸色煞白,浑身如同打摆子一样颤抖起来。“瑛姑,我是在做梦吗?那是秦风,是秦风。”

    瑛姑对秦风没有太多的映象,因为她看到秦风的时候,秦风就是一副病怏怏的有气无力的样子,长得也不甚英俊,真是不明白公主为什么看上他的。但秦风死在她面前,她却是记忆犹新的,公主抱着秦风的尸体从大牢里走出来时,唱得那首歌,她至今言犹在耳。而且秦风在棺材里躺了好几天,那些日子可是她陪着公主一起守灵的。

    “公主,你看错了,秦风早就死了,怎么可能再活过来。”瑛姑摇摇头道。

    “不,那是他,那肯定是他。”闵若兮执着的看着前方,突然之间一跃而起,向着前方的战场飞掠而去。

    “公主!”瑛姑大惊,陷进了大军的战阵之中,那可不是能容易全身而退的。

    “不要拦着我,我敢肯定,那就是秦风,舒畅,一定是舒畅救活了他。”闵若兮尖叫着,状如疯狂,猛力甩脱了瑛姑的手,向前飞奔,“为什么?为什么你活着却不来找我?为什么?”

    看到几近癫狂的闵若兮,瑛姑心中暗惊,舒畅可是说过,公主殿下最忌讳的就是情绪的大起大落,也罢,不管那人到底是谁,让公主去看一眼也好完全死了这条心。现在正在齐军阵中拼死搏杀的两个人都是九级中的好手,四人联手,杀出来,也并不是特别难的事,毕竟这是双方数万大军交锋的战场,郭云济还得应付数万楚军的攻击。

    一念至此,瑛姑反倒放下了先前的那些想法,她武功极高,一只脚早就踏进了宗师的门槛,但是却从来没有在这样的血肉战场之上动过手,而早年在上京城,那位宗师被军队活活堆死的场景,在她的脑海之中映象深刻,那可是一个在宗师境界呆了多年的人,但在成千上万的军队面前,最后死得其惨无比。

    当年她可是亲眼目睹,也就是从那时起,让她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个人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与军队相抗衡。

    现在的情况与当时的情况毕竟还是大不相同的。

    长啸声中,瑛姑后发而先至,却是抢在闵若兮的前头。

    郭云济几乎要疯过去了,又来两个,穿得居然还是齐国军队的军队,但他们的目标却是自己的部下,率先抵达的那个人身形犹如鬼魅,身形在军队之中忽隐忽现,所到之处,一个个士兵高高的飞起,顷旋之间,就在厚厚的军队之中打开了一个缺口,而随后而至的另外一个,人在空中,手腕一抖,无数朵剑花落下,朵朵剑花煞是好看,但落在身上却是要命的。

    又是两个九级高手,不不,其中一个竟然已经是超越了九级的大高手。郭云济眼前发黑,今天这是撞了什么鬼了?先前鬼影的情报显示,对方的大高手不是只有一个傅抱石值得关注么?可现在傅抱石已经被陶智海引走了,但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

    “加速,赶过去,包围他们。”他厉声怒吼起来。

    他气得两眼发黑,另一边的罗虎却是已经笑得合不拢嘴,高高的举起手中的长枪,大吼道:“全军出击!”

    郭云济的预备队全部去对付这些突然出现的高手了,自己的预备队却还没有动用,自时不给对手致命一击,还待何时?

    战鼓轰鸣,军号嘹亮,楚军最后的预备队在罗虎的率领下,冲向了战场。

    山顶之上,郭九龄急得真跳脚:“公主,公主也冲进去了,天啊,公主陷进了齐人的战阵之中。”

    杨致霍的站了起来,看了看下面的战况,叹了一口气,反手拔下背在背上的巨剑,一跃而下,向着山下的战场疾冲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