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三百七十章:迷茫而不知前路的人生
    白茫茫的雪原之中,一个身披蓑衣,斗戴斗笠的汉子提着一个长长的黑色包袱,艰难地跋涉着,每一步下去,在喀吱喀吱的响声中,积雪便没过了小腿。呼啸的北风将他披散在肩上的满头黑吹得向后飘起,露出脸上一道长长的有些狰狞的伤疤。

    脚印在雪原之上笔直的向前延伸,却不知最终的目的地会在哪里?

    他是杨致,一个无国,无家亦无亲人的流浪汉。

    在卧牛山,与昭华公主分别之后,他便漫无目的开始游荡,他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今后的路要怎么走。

    报仇,曾经是支持他在万剑阵中活下来的理由,但残酷的现实却告诉他,即便他跨过了九级的大门,成了这个世上武道修为顶尖的那一批人,但在他的仇人面前,他仍然不够看。因为他的仇人比他走得更远。

    论个人武道他差了一筹,而论起世俗势力,他更是望尘莫及。他的仇人现在一呼百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他自己,却快要沦落为人人喊杀的落水狗了。

    在大楚朝廷这几年不遗余力的抹黑之下,他的父亲,那个曾经为了大楚王朝沤心沥血,耗尽了一生精力的人,在百姓的心中,正在过去的贤相,一点点化身为贪婪,残暴,阴险的伪君子。

    便是在礼泉县这样的偏僻乡下,百姓们现在提起过去的那位左相,很多人也会狠狠地往地上吐一口唾沫,骂一句狗官。

    “我们这么穷,却是被这个狗官害得。”

    听着这些乡下无知愚昧的人的痛骂,杨致只是感到一阵阵的悲凉。

    他走进了深山,在里面毫无目的游荡了一段时日,终于走出来的那一刻,他却现,自己迷路了,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到了何方,不过他也不在乎,赤条条来去一身无牵挂,又管他到了哪里呢?

    他笔直的向前走着,身后的脚印便宛如一条镌刻在雪地的黑线。

    视野的尽头,出现了一道黑线,有缕缕炊烟升起,却又迅捷的被北风吹成四散飘零的雾蔼,孤身一人在深山,雪原之中走了多天的杨致心中却升起了一股淡淡的喜悦,原来,自己还是脱不开世俗世界,重新到了有人烟的地方,尽让也能让自己心中那一潭死水微微荡起涟漪。

    加快脚步,他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以他现在的武道修为,他完全可以做到踏雪无痕,但他却仍然深一脚,浅一脚的有些艰难的向前走着。保存自己每一份真力,将每一份力量用在该用的地方,是他在万剑阵中学到的最为深刻的一条道理,因为示谓的浪费,会让他在最需要这一丝力气的时候,却现他们已经被自己白白的消耗掉了。

    这是一个不大的镇子,但让杨致惊讶的是,却有着异乎寻常的繁华,短短的数百米街道之上,店铺林立,人来人往,更让他警惕的是,这里是齐人的地方,因为踏入街道的第一步,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驿站,从外面一眼便可以看到,这么一个小地方,居然养着十数匹好马。而街道之上,不时也能看到有零星的齐人军人走过。

    不是一般的郡兵,而是齐人正规的野战军。与楚人一样,齐人正规的野战军与郡兵隶属于不同的军事部门,在服饰之上也有着很大的差别。

    其实不止是这两个国家,秦楚也是一样,四个国家不约而同的这种军事体制,来缘于他们的前身,大唐帝国,那个时候,唐军便是分成了两个系统,野战军负责国防,郡兵负责安内,各司其职。

    杨致伸手拉了拉斗笠的下檐,头也更低了一些,缓缓的走在街道之上,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街道之上,像他这种打扮的人,尽然有不少,一看便都是走江湖的,自己还将剑裹在黑布之中,而那些人,却是堂而皇之的将武器拎在手中,而那些来往的人,似乎也对这些习以为常,根本就没有人去过问。

    这让杨致放心不少。

    精神一放松,肚子里倒是咕咕的叫了起来,随意走进街边的一家饭馆,选了一个靠近墙角的地方坐下,这个地方能对整个店里一览无余,关键是一边临着上楼的梯子,一边却又靠着窗户,对于他这样心怀鬼胎的人来说,当真是不二选择。

    当然,对于店子里已经坐了不少的人来说,这个地方并不合适,因为不但会从楼梯上有风吹下来,那间窗户上的窗纸也破了一个大洞,冷风正在嗖嗖的灌进来,两相夹攻,一般人坐在哪里,只怕要不了多大会儿便要变成一根冰棍了。

    杨致当然不在乎,武道踏入九级之后,内息自然流转,对于他来说,早就寒暑不侵,即便是他现在赤条条的坐在这个地方,也不会让他有寒冷的感觉。

    “一壶酒,三斤羊肉!”他简单的对满面笑容走过来的小二道,他知道自己的口音与这里的人有很大的区别,能少说话,就尽量少说话。

    他不想说话,但店小二便如同天下所有的小二一般,有些饶舌,一边从肩上取下抹布用力的擦着桌子,一边笑道:“好汉也是去前线助战的吗?一看就肯定是啊,这几天,可66续续有不少好汉自前去前线助战了。”

    “嗯!”杨致轻轻地嗯了一声。

    得到肯定的答复,小二显得更兴奋了一些,“楚狗好生卑鄙,居然动突然袭击,咱们大齐这一次可是小小的吃了一个亏,消息传出,大家可都是义愤填膺,这左近好汉们一个个都迫不及待的去前线帮忙呢!”

    一边罗嗦着,一边飞快的奔到柜台那边,取过来一大盘切好的羊肉和一壶温好的酒,放在杨致面前。“今天可是从驿馆传来了好消息,咱们扳回一阵来了。”

    杨致面无表情的抬起头,脸上的伤疤显得更吓人了一些,看得小二一个哆嗦,杨致从怀里摸出一小锭银子,塞进小二怀里:“多得是你的。”

    “多谢客官,多谢客官。”小二大喜,这锭银子怕不有二两重,这几天自己可真是了不少小财了,这些江湖客果然都豪放大气得很,不枉自己在他们面前小心侍候着。

    小费到手,小二不再聒噪,看得出来这位不大爱说话,笑嘻嘻的说了一声客官慢用便退到了一边。

    杨致慢慢的喝着酒,吃着羊肉,这些天尽吃些生冷的野物,第一次吃到热乎东西,甚是觉得香甜可口,至于齐人与楚人打个你死我活,现在与自己还有关系吗?

    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四五个人掀帘而入,四个男人一个女人,最出奇的是,那个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襁褓。

    杨致微微一凌,这几个人的武功都不错,但除了那个女人之外,其余的人却都是身上带着血迹,竟似在不久之前刚刚经历了一场搏杀。

    “店家,上酒上肉。”几个人毫不客气的走到店中靠近火炉的位置,为一人拍拍桌子便开始赶人,原本那桌上的也似是几个江湖好汉,一瞪眼睛刚要作,刚走进来的一群人中的一个汉子突然掏出一块牌子仍在桌子上,几位江湖好汉一见之下,立时便矮了一截,脸上显出了惊恐的表情,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一般一下子跳了起来,点头哈腰的让开位置。竟是立即便结帐走人了。

    鬼影!一角的杨致脸色一变,身子向着内里缩了一缩,他倒不是怕了这些人,而是不想让这些人现自己的踪迹。

    既然这里靠近前线,鬼影出现倒也不足为奇,奇的是什么时候鬼影还带着孩子出任务了?杨致心中奇怪之极。

    孩子哇哇的哭声打断了杨致思绪,那个女人明显不是孩子的母亲,对于孩子的哭闹,竟然有些手足无措,手忙脚乱的哄着孩子,却让孩子哭声更大了一些。

    “九妹,这孩子饿了,要不你喂他一点奶吧?”一个粗豪的汉子怪笑起来,看着那女人道。

    “你才要喂他奶!”女人却也是毫不示弱。

    “我倒想,可没那物件啊!”汉子两手拍了拍他达的胸肌,嘿嘿笑着。眼睛却在那女人丰满的胸脯上来回扫视着。

    “周小眼,你是想找不自在么?”女人勃然大怒。

    “好了好了,九妹,不过开个玩笑嘛,你去后厨,找点米汤来喂这小祖宗,其余人快点吃,这里离大营不远了,吃完了赶紧上路,到了大营,便完事了。”为的不耐烦地敲敲桌子,道。

    女人站了起来,将手里的孩子一把塞进刚刚调笑他的那个汉子手里,“给你。”

    那汉子却是完全不会抱孩子,小小的孩子到了他的手里,他两手举得远远的,捧着孩子,大叫道:“我可不行,我抱不好的,我粗手大脚的,一不小心捏坏了这孩子可吃罪不起。”

    看到被那汉子举在手里的孩子,杨致的血一下子涌上头来,悬在空中的孩子头脸正歪向他这边,脖子上一块小小的碧绿色的牌子坠在空中。

    这面容,还有那块造型特别的玉牌,这不是昭华公主的孩子么?那一夜,他也曾在摇蓝前,深深的凝视着这两个孩子。(未完待续。)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