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三百四十五章:烟
    吴世雄千算万算,错算了一件事。他没有想到楚军居然敢出城迎战。要知道,整个交东城只过有六千余守军,其中一半还是战斗力孱弱的顺天军。是的,在吴世雄的心目中,顺天军是孱弱的,比起他统率的军队要远远不如。如此的力量,便是据城而守也略显不足,刨开预备队,能登城作战的人是可以想见的。

    利用遮天蔽日的浓烟,展开全方位的攻城,然后根据对手的反应伺机调整攻击重点,这便是吴世雄的如意算盘,但江涛的反应,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以乱对乱么?可自己还有人数上的优势呢?最初的惊诧之后,吴世雄反而高兴起来,那就杀吧,现在这种状况,大家能发挥出来的能力也相差不多吧!

    但战况的发展,却大大出乎了吴世雄的意料,他对面的敌人,都是程务本从东部边军之中调出来的身经百战的士卒,曾经是程务本仗之以与齐人对抗的最精锐的一批人,是程务本嫡系中的嫡系,他们面对的敌人的强横,战况的复杂程度,有很多较之现在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吴世雄毕竟只是一名郡兵将领,并没有打过太多硬仗,有一点他没有想到的是,越是复杂的情况,越考究士兵的应变能力,适应能力。

    不幸的是,他对面的敌人,恰恰就是这几种能力极强的军队,临危不乱,是一支强军最基本的素质。

    出城的楚军一个紧挨着一个,排成了一个大大的圆阵,里三层外三层,居于最中间的便是指挥官程文杰,军官的身边,都配备着一名甚至数名鼓手,他们依靠鼓点节奏的变化来适时调整自己的战术。

    这人圆阵凝立不动,但凡碰到这个圆阵的吴部,顷刻之间便被剿碎。这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正在源源不色的吞噬着吴部士兵。

    在吴部的面前,敌人就像是一块坚硬的礁石,任由他们这些潮水疯狂的拍打,可除了响亮的声音之外,一无所获。

    一名吴部穿着的士兵,幽灵般的游走在战场之上,处在混乱的吴部之中,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个人正在队伍之中游走。

    贾信,在江湖之上一个名声不彰的刺客。他是东部边军由程务本组建的一支神秘的部队中的佼佼者,他的武功并不算特别出色,八级而已,但却是最有经验的刺客和杀手。伪装,隐藏,刺杀,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在东部边军之中,他们是一支让齐国也为之头痛的部队,他们身份神秘,并不存在于明面之上,无从查找他们的资料,连齐国的鬼影对于这支部队,也只有一鳞半爪的认知,而这些,却只有在杀死这些人之后才能得到一些零散的消息。

    之所以说是杀死而不是俘虏,是因为这支部队从组建开始到现在,数十年间,还从来没有被活捉过一个,要么他们便是逃走,要么便是死亡。

    江涛是程务本的心腹爱将,这一次来宝清更是肩负着重任,程务本这才将贾信调到江涛身边对他贴身保护,有贾信在,基本上刺杀什么的就没有戏了。

    贾信出城之后,并没有与楚军大部队在一齐,而是很快便在浓烟之中混进到了叛军的队伍当中,无声无息的杀死了一名叛军,除下他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混在对方队伍之中,寻找着对方的最高指挥官,吴世雄。

    不像楚军用鼓点指挥军队,吴世雄的队伍还基本上靠嗓子喊,对一支部队来说,普通的士兵好训练,但一名合格的鼓手却不是那么容易便能培养出来的,一个鼓手在战场之上只要敲错一个节点,带来的便会是毁灭性的灾难。没有数年的培养,根本不敢上他踏上战场,而在战场之上,即便是平时在训练之中合格的鼓手,也有可能因为紧张而出现错误,这样的人才,没有长时间的积累,是根本不可能拥有的。而且在战场之上,这样的鼓手,更是对方重点殂杀的目标,一场仗打下来,搞不好就会损失好几个这样精心培养出来的鼓手。

    正是一名鼓手鼓养的难度太大,而且在战场之上目标也大,所以敢死营抛弃了这一传统,而改为用竹哨。训练难度一样大,但目标却小得多了。

    游走了半圈,贾信很快便听到了浓雾之中传来的吴世雄愤怒的吼叫声,他正在摧促着他的士兵们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循声而去,浓烟之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东西,贾信慢慢的靠近,赫然发现那竟然是一口棺椁,而吴世雄,就站在棺材的一边。在他的面前,数名将领正被他骂得抬不起头,浓烟之中,交战已经快半个时辰了,他们竟然还是被牢牢的摁在城外一百米左右的所在,交东城的轮廓便在浓烟中时隐时现,可楚军却正似一个巨大的磨盘,正在不停的磨去他们的血肉。

    “进攻,进攻,不计一切代价的进攻,楚人也是人,也只有一个脑袋,一刀砍下去,他们照样会流血,会死。”吴世雄疯狂的大叫着,挥舞着手里的大刀,“不要跟我提什么伤亡,回头看看,吴将军在看着你们。”

    “将军,如果我们不计伤亡,就算打败了楚军,拿下了交东城又能怎样?我们还有力气去打莫洛吗?”一名将领悲愤的大叫起来,“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吴世雄听了这话,不怒反笑,状似癫狂,“哈哈哈,青山早就没有了,那里还有柴,打光了怕什么,我们打光了,他们就好受?莫洛,莫洛,老子就算死了,也不会让你好过的。哈哈哈,知道吗,太平军一直就在我们身后,老子拼光了莫洛这个杂种的帮手,等到太平军来了,莫洛还能有活路吗,哈哈哈,你杀我老大,我便毁了你所有的一切。”

    看到疯狂的吴世雄,众多将领一个个脸色惨白,他们着实没有想到,他们的领头者,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赢,只是想要拿着这数万人当消耗品,成为太平军成功的垫脚石。

    “将军!”

    “不要说了,我意已决,这是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吴将军在看着我们能不能替他复仇呢!他在棺材里盯着我们呢!”一掌握在棺材的一角,猛力一掀,棺盖飞走,双手按住棺材的一端,棺材半立而起。棺椁之内,顶盔带甲的吴昕脸色苍白,一双大大的无神的眼睛,正自凝视着前方。

    贾信脚步一错,已是到了棺材的后方,手腕轻轻一抖,一柄极细的剑出现在手中,整个身子几乎完全贴到了棺椁之上,缓缓的抬手,细剑无声的穿过棺椁的夹缝,从棺椁之中缓缓的探了出来。

    一寸寸,一分分接近,突然加速,哧的一声,足足半尺长的细剑骤然从棺椁之中完全探出,准确的从吴世雄的软胁刺入。

    吴世雄咆哮的声音骤然凝住,艰难的,不敢置信的回头,看着从棺椁之内探出的这一柄细剑。

    而面对着吴世雄的一群将领更是都傻了眼,在他们的角度看来,似乎便像是吴昕突然从棺材之内抽出了剑,一剑插进了吴世雄的腰胁。

    “吴将军!”一名将领失声大叫起来,双腿一软,居然卟嗵一声跪倒在地上。

    贾信是杀人的大行家,这一剑下去,哪怕吴世雄武道修为过人,也只不过是回头看了一眼,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便重重的倒了下去。

    吴世雄以浓烟遮天蔽日来掩藏自己的进攻,却万万没有想到引发的乱象,却成了葬送自己的最致命的原因,如果是摆明车马的硬打,贾信便是再厉害十倍,也不可能靠近身在千军万马之中的吴世雄,就算靠近,也不可能不引起吴世雄的警觉,以吴世雄的修为,一击不能得手,便根本不可能再有第二次的机会。

    “吴世雄让我们白白送死,这样的人,我们还要他干什么!”一击得手,贾信细剑也不要了,捏着嗓子大吼了一声,身子骤然后退,瞬间便消失在浓烟之中。

    贾信一走,棺材顿时轰然落地,几将叛军将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棺椁之中的吴昕,躺在一边鲜血正在缓缓流淌的吴世雄,面面相觑片刻,突然同时点了点头,各自转身,奔向了浓雾之中。

    片刻之后,叛军如同潮水一般的退了回来,四处都响起退兵的吼叫之声。浓烟之中,程文杰一时也搞不清楚状况,担心这是对方的阴谋,一时之间也没有下达追击的命令,这样的浓烟,一旦展开追击,便再也无法保持队形,那可真是要被吴世雄拉回到同一水平线上了。

    楚军原地静立,保持着戒备,而从对面飘来的浓烟却是愈来愈稀薄,视野渐渐的清明起来,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副巨大的棺椁。

    而叛军,此刻已经只留给了他们一个背影。(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