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三百一十二章:丰收年
    太平城,东来村,孙德亮手握着镰刀,看着田里一株株玉米杆上挂着的玉米棒子,满脸的皱纹都舒展开来了,虽然他们脚下是今年才开垦出来的生田,但架不住这山里地肥,平日里又照料得仔细,农人们都恨不得将床搬到田间来睡了,竟然在第一年里就迎来了一个大丰收。不仅是玉米棒子,套种的大豆也压弯了枝条,这一季的收获,竟然是远超先前的估计。

    “开镰啦!”高高的举起手里的镰刀,孙德亮声音响亮的大吼了一声,弯下腰去,将一簇大豆秧拢在手里,举镰割了下来。

    随着孙德亮下了第一刀,早已在一边迫不及待的东来村的村民们欢呼着涌入田间地头,女人和孩子们欢笑着瓣着玉米棒子,男人们则挥舞着镰刀,收割着大豆和玉米杆。这些玉米杆砍下来后,用铡刀切得细碎,装好了袋,送到太平城,可也是能卖钱的,这些都是送到军中充作牲畜饲料。

    这是收获的季节,与东来村一样,围绕着太平城而建的数十个村子,几乎都在同一天开始收割他们这一季的收获。

    而太平城,也开始将早已经空空如也的库房清理干净,准备迎接新的粮食入驻。辛辛苦苦一年,终于撑到了收获的季节,太平城主葛庆生一颗忐忑的心终于可以坦然的放进肚子里了,对他来说,仓里有粮,心里不慌嘛。

    按照与周边那些村子的约定,前三年的收获,一半归太平城,一半归老百姓。今年是个丰收年,装满这些库房应该不是问题。

    十数天的辛劳之后,田里已经变得光秃秃的,不过村子里的公仓里,却装满了粮食,一村子的人集中在公仓前的平地上,等着他们的村长孙德亮来分配所有人的收获。

    站在石头碾盘上,孙德亮回首看着大开的仓门里那流淌着的玉米粒,心里满满的都是喜欢,一年前,他们还是无依无靠的流民,每天的生活指望就是那一碗稀得能照见人影儿的粥,一个个都面黄肌瘦,有气无力,只不过是一个吊着一口气的衣服架子罢了,但一年后的今天,他们有了自己的房屋,有了自己的田地,还有了这些粮食。

    “老少爷儿们。”他大吼了起来。

    “在哟!”回答他的,是同样充满了喜悦的吆喝声。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正在逃命,正在乞讨,今年,我们却拥有了房子,土地,粮食,还有平静安稳的生活,大家说说,我们要感谢谁?”他大声问道。

    “太平城!”回答他的声音依然响亮。

    “是的,太平城。我们老百姓,最重恩情,,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有了太平城,有了李将军。”他转过身,向着太平城的方向,深深的弯腰鞠了一躬。

    “按照与太平城的约定,我们今年收获的粮食,要上交给太平城一半,先前有人找我,希望我可以少报一些收成,这样大家便能多分一些,我毫不客气的痛斥了他一翻,人无信不立,太平城相信我们,给我们造了房了,分了农具,分了牲畜,给了种子,更给了我们度过艰难岁月的活命粮,可到了我们该报答的时候,却有人想将这种报答打折扣,大家说,应不应该?”

    “不应该!”

    “这种人该打嘴!”

    人群里响起了斥责声,好几个人面红耳赤的低下头,悄悄地缩向人群的后边。

    “好,我们东来村还是有信义的爷们儿多。”孙德亮连连点头:“今年我们丰收了,但粮食怎么分,还得有个章程。我与几个长者商量过了,今年我们还得紧巴着过日子,不是因为粮食不够,而是得为以后思量。仓里没存粮,任谁都心里慌啊,特别是我们这些挨过饿的人,大家说是不是?”

    “对,村长说得是。”

    “所以我们决定,这第一年按人丁分粮,只要是村子里的一员,男人按一天三斤,女人和娃娃们一天两斤这个数目来分。这样分下来后,还剩下的粮食,便存入公仓,以备不时之需,大家觉得公平否?”

    “行,就按村长说得办。”

    “村长说得有道理。”

    “既然大家没意见,那三年之内,就是这个章程了,三年之后,村子里会再将所有的田地分到各家,到时候,可就看各家的本事了。”孙德亮笑呵呵的道。

    对于村子里的状况,孙德亮心里是门儿清,有的一家七八口子,壮劳力多,有的一家则只剩下孤儿寡母的,平时也出不了什么力,但作为村长,他也只能在与太平城约定的这三年内尽最大的努力照顾,三年时间,足以让这些困难的家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最直接的就是找个倒插门的女婿,其实像这种情况,不止是他们东来村有,周边的村子里,这种情况也极多,他们这些村长为了这些事也都是愁眉不展,都是老乡,总不能看着这些人受困,但一直这样吃大锅饭,其它人又有意见,也就只能以三年为限,拿太平城来说事了。

    秦风从沙阳郡回到太平城的时候,正好是各村往太平城上缴粮食的时间,一路之上,络驿不绝的尽是运送粮食的独轮车,牛车,驴车等,到真是一派盛世之景,等到了太平城,第一眼看到葛庆生时,秦风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的太平城主正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公仓门前,拈着胡须,笑咪咪地看着一车车的粮食推进了库房之中。

    这是没事儿做吗?

    直到马猴跑到他身边,捅了捅葛庆生的腰眼,这位见粮心喜的城主这才猛醒过来,看到站在一边的秦风,一下子跳起来向着秦风跑过来。

    “丰收了,粮来了,哈哈哈,不愁了!”葛庆生眉开眼笑,手舞足蹈。

    直到陪着秦风回到城主府,葛庆生仍然处在一种亢奋的状态之中。

    “今年的收获超出了你的预估?”秦风微笑着问道,丰收的不仅是太平城,还有丰县以及没有被莫洛波及到的县治,即便是那些被莫洛荼毒过的地方,经过及时的补种,虽然收获大大降低,但养活自己倒也没有多大问题。粮食,曾是困扰秦风的最大的问题,但现在,却是最不需要他操心的问题了。

    莫洛一心想要拿下沙阳郡,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的确超出了预估,而且,这些老百姓的自觉性也超出了下官的预估。本来我还以为总有些村子要打马虎眼少交粮,已经准备好要杀鸡骇猴了,不想却是白准备了这出戏,没有演出的机会。”葛庆生笑道。

    “你是怎么确定他们都上交了一半粮食?”秦风笑问道。

    葛庆生嘿嘿一笑:“不瞒将军,在每个村子里,我都有那么一两个眼线,不需要多少钱,便能知道他们平常的一举一动。”

    秦风耸他耸眉,这是地方官员统治地方的小花招,他也用不着去置喙。

    “我这一次来,倒不是为了你这儿粮食丰收了,而是铁矿那边马上要出第一炉铁水了,我得亲自去看看。到你这儿,只不过是顺便瞧瞧。”秦风笑道,“舒大夫怎么又没有出现?还有王司长呢?”

    “舒大夫说正在研制一味药,差了一味药材,进山去找了,刘老太爷说要活动活动手脚,便陪着舒大夫去了。王司长昨天匆匆下山了,好像是那边又有什么消息传回来,指明要王司长亲自去。那边来的人姓束,好像位置不低。”

    秦风掀了掀眉,姓束,那就必然是束辉了,这家伙,对王月瑶好像不怀好意,这让秦风有些困惑,像束辉这种地位的人,什么时候会缺女人了,怎么对王月瑶有这种心思?看起来好像还下了极大的功夫。莫非真是一见衷情?

    他笑着摇摇头,相信王月瑶在这样的事情上,会有自己的态度。

    “那好,既然如此,我这便要启程前往矿山了,今年粮食大丰收,我就放心了。”秦风微笑道:“你这个城主当得好。”

    “这都是将军的功劳,下官只不过照章办事罢了。”得了夸奖,葛庆生喜滋滋地道。现在他这个城主可不仅仅管着太平城了,丰县因为王厚走了,秦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直接便将丰县划归到了太平城的管辖之下。

    大山深处,数座高炉拔地而起,股股浓烟腾上云宵,巧手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神情看起来也有些紧张。他并不懂如何炼铁,所有技术上的事情,全靠秦风从沙阳郡带来的那一群原本属于刘老太爷的技师,他所做的,只能是督促着这些人做事。对于自己不懂的事情,他心里着实没底儿。

    “有没有把握?会不会出问题?”站在高炉跟前,他已经不知是第几次问身边的这位大匠了。

    “大监,这个问题您今天一天已经问了不下一百遍了,老头子练了一辈子的铁,还能不知道吗?肯定没问题,以前我们那个小铁矿,品相如此之差,我们都能捣估出来,现在这里的铁矿品相之高,是老头子生平仅见,到时候出的毛铁,必然是上品。”

    “这就好,这就好。”巧手又跟先前一样,问过一遍之后,便全身舒泰。这些大匠不知,他可是知道秦风对这里的看重的。铁,对于一支军队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