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三百一十章:齐国皇帝
    长安是大齐的国都,也是这天下最大的城市,自千年之前大唐建国定都伊始,千余年来,长安一直都是都城,辉煌雄伟的古建筑比比皆是,而大齐皇宫,则是这些雄伟建筑之中排名第一的那一个。

    在大齐国民之中森严高贵而不可侵犯的皇宫,在束辉的眼中,也不过就是寻常家舍一般,自小便被亲王曹冲收养的他,出乎皇宫便如出入自家一般。皇叔曹冲深得皇帝信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一生痴迷于武道修为,连成家也不愿意,唯一的传人便是束辉。

    穿过了重重宫殿,一路向着后花园行来,行到月亮门附近时,宫里的大太监杨忠鬼魅般的从一丛花树之后闪了出来,看着束辉,一根手指头放在嘴唇之上,轻轻地嘘了一声。束辉会意的停下了脚步。

    “杨公公好。”束辉笑咪咪的从怀里摸出一串珠子,“这次出去得了一件好东西,别看他们只是一串石珠子,但每枚石珠子里都有一点红,而且位置还一模一样,这可就难得了。”

    杨忠笑咪咪的接过了珠子,塞进了怀里,道:“别人送我东西,我是断断不敢要的,但辉哥的东西嘛,就不一样了。”

    “陛下又在……”束辉指了指内里,压低了声音道,其实不用杨忠说,以他的耳力自然也能听得清楚内里的动静,女子那压抑的呻吟声和他们的皇帝陛下快意的笑声,是如此的清楚。他们这位皇帝正当壮年,什么都好,就是太好女色,到处洒种,虽然还只有四十出头,但儿子女儿却已经差不多有了二十余个了,有时候束辉也觉得奇怪,皇帝陛下如此耽于色之一道,一身武道修为是怎么在四十出头上就达到了宗师修为,在大齐国内仅次于自己的恩师曹冲而已。

    杨忠笑而不语,闭眼假寐,见此情景,束辉也只能束手而立,等着内里完事了。

    这一等,可就足足等了大半个时辰,眼见着四个宫女一个个衣衫不整,满脸红晕的从内里跑出来,一看到竟然还是有一个外臣在此,更是个个惊呼出声,掩面而去。杨忠却是面不改色,往月亮门中一站,亮出了他的公鸭嗓子:“陛下,束辉束大人求见。”

    “小辉子来了啊,进来吧!”内里传来皇帝曹天成宏伟的声音。

    束辉整了整衣袍,迈步走了进去。

    月牙般的小湖边上,有一块大大的平整的白玉石,束辉以前一直不知道在这里放这么一块石头干什么,完全跟周围的境色不搭,就园林的角度来讲,这完全就是一个败笔,但今天他终于明白这是干什么的了。

    他们敬爱的皇帝陛下,现在正袒胸露乳,以手支头斜躺在那块白玉石上,石上血迹斑斑,清晰可见,看得束辉一阵阵牙疼。

    “见过陛下。”束辉正待要跪下行礼,曹天成挥挥手,“罢了,你是皇叔唯一的亲传弟子,从小这皇宫便如你的家一般,这里又不是朝会,用不着如此多礼。”

    他这一拂,束辉却是跪不下去了。曹天成却也是面露惊讶之色,“这短短的一年多时间,你居然已经跨入九级中段,皇叔选弟子,果然是慧眼有加。”

    “陛下夸奖了,落英山脉之中,与左立行,邓朴先后一场大战,便有所悟,后来师傅与卫庄大师秉烛夜谈,束辉也有幸在一边端茶倒水,颇受启发。”束辉道。

    听到这两人的名字,曹天成即便是以皇帝之尊,也坐正了身子,连连点头道:“这二位夜谈,你能在一旁听那是你的福分,可惜朕的身份不容许朕这样去做,不然当时一定也会去听一听墙角。”

    束辉哑然失笑,皇帝不是因为身份不容许他去做,而是他有他的自尊,不屑于去做这样的事情罢了。

    “师傅和卫庄大师进了那处地界,还没有出来吗?”他低声问道。

    “杳无音讯。”曹天成摇头,“那地界你也知道,他们不出来,外人强行进去可是不行的。”

    束辉摇头叹息:“宗师之上是什么,师父又何必如此执着,顺其自然岂不是更好?”

    “这等感慨,等你到了你师父的境界时候再说吧!”曹天成大笑:“我的心愿是一统天下,四海一家,再现大唐雄风。你师父的心愿便是想要去看一看宗师之后是什么?如果没有人做过这件事情倒也罢了,可偏偏却有人做过了,你说以你师父之傲,他岂有不去拼一拼之理?小辉子,你的心愿是什么啊?”

    束辉微微一顿,抬起头来,看着皇帝的眼睛,“陛下,臣的心愿便是追随着您一统天下的脚步,建功立业,在史书之上能够留下我的名字。”

    “嗯,然后建立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大家族,永传后世对不对?”曹天成大笑道。

    束辉啊了一声,接着赫然道:“臣的这点小心思,总是瞒不过陛下的眼睛。”

    “你也没有想过瞒朕吧,不然像你伙同梁达赚钱这样的事情,想要瞒还是瞒得过朕的。你倒好,做得大大方方的,生怕朕不知道似的。”曹天成笑道。“这几个月赚了多少啊?听杨忠说,你竟然还将主意打到朕的头上来了,想要替朕这皇宫重新装修一遍?”

    束辉讪笑道:“只是问了问看有没有近期修缮的宫殿,这杨公公,说好了不跟陛下讲的。”

    “嘿嘿,就算你送他再多东西,他还是会讲的。”曹天成大笑。“不要打岔,这几个月赚了多少?”

    “不敢欺瞒陛下,这几个月微臣赚了五十万两银子。”束辉老老实实地道:“一半微臣入了家里的私帐,一半拿去入了鬼影的公帐。昨天回长安来,刚刚办好。”

    曹天成看着束辉,笑道:“算你老实,你拿着国家公器去赚钱,要是全都入了你家的私帐,今天我就让杨忠去抄你的家了。”

    “陛下恕罪!”束辉头一低,有些羞愧地道。

    “拿着国家公器去捞好处的,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你还行,捞了钱还记得入一半公帐,做得也是正当生意,我有什么可恕罪的,可我们大齐有些人啊,嘿嘿,简直把国家公器当成了自己的私物,这种人才最可恨。”曹天成捶着白玉石,有些气愤起来,“偏偏老子还动不得他们,你说这气不气人。”

    “陛下,大齐家大业大,偶尔出几个蛀虫也不稀奇,这等人,用不着陛下去收拾他们,迟早会多行不义必自毙。”束辉劝道。

    “哈哈,你可不太会劝人,朕更不相信多行不义必自毙,朕反倒相信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曹天成大笑,“算了,你也不用去打那几个人的主意,朕都动不了的人,你想都不要想,拿来吧!”

    束辉不解地看着曹天成。

    “你这一次回来给杨忠都带了礼物,难不成没有给朕带什么?”曹天成戏谑地看着束辉。“可别说什么朕富有四海,皇宫里啥都有,什么也不缺,朕缺的是这份心意。”

    束辉不慌不忙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还真有一件东西是特地从那边带来给陛下的。”

    曹天成接过盒子,一边打开一边道:“送给杨忠一串石珠子,给我的不会也是石头的吧?”

    “陛下一言中的,正是石头,不过是一个石头酒杯。”

    从盒子里掏出酒杯的曹天成将杯子拿在手里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除了入手冰凉之外,再也看不出任何别的蹊跷。

    “陛下,请往这杯子里倒上酒。”束辉笑道。

    白玉石下边便有现在的酒壶,束辉提起酒壶,向着皇帝手里的酒杯慢慢的倾倒下去。随着酒杯被注满,曹天成的眼睛也慢慢地瞪大了。

    酒杯底部,先是一个小小的红点,然后这个小红点渐渐扩大,渐渐地显出图案,竟然是一条红色的龙,从杯底盘旋而上,渐渐地占满了整个杯壁,随着酒一荡漾,这条红色的龙也似乎在杯中盘旋飞舞。

    “哈哈,真是好东西。倒也不亏你给朕弄来。”曹天成顿时爱不释手,一边把玩着一边问道:“这样的玩意还有吗?”

    “陛下说笑了,这样的东西,一件已是世上罕见,那里还有第二件,与我合作的那一方在山中发现了这件东西,雕成酒杯之后发现了这种异像,他们哪敢留在手里?自然是想着要献给陛下。”

    “多半是你勒索而来!”曹天成大笑道:“如果要献,他们也会献给他们自己的皇帝陛下,岂有给我的道理。仅此一件,嗯,不错,不错。不过小辉子,你不会是仅仅因为这样一件玩物便返京的吧?”

    “的确有一件大事要禀告陛下。这份情报也是那边转交给微臣的,臣要先向陛下请罪,楚人做出了如此大的动作,可负责鬼影的微臣却毫无所知,实在是有罪。”束辉道。

    “与楚人有关?”曹天成的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齐楚大战,不可避免,双方在边疆上的冲突已经愈来愈升级了,这个时候,任何与楚人有关的情报能让束辉紧急回京的,自然不会是小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