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二百九十八章:变局
    统领府后院里呐喊之声震天,正式接收沙阳郡已经半个月了,秦风也终于理出了头绪,该交待的事情都已经交待下去,清理田亩,清理隐户的事情,没有了五大家的挚肘,郡府已经组织人手,正式拉开了这项事关重大的大戏的大幕。小猫,野狗与邹明开始了扩军,一批批的新兵进入了兵营,而暂时闲下来的秦风,也将重心转移到了自己的亲卫营和童子营身上。

    原来郝宅后院的大花园,现在变成了训练士兵的基地,花花草草被拔了一个干净,连一个大大的荷花池,水也被排出了大半,剩下的水刚刚能没过膝盖,而此时,上百名亲卫营士兵正在这个池塘里乱战。

    水不是问题,问题是厚厚的淤泥,站到池子里,连移动都困难,可这些新兵还要在内里进行搏杀。

    搏杀没有规则,也没有固定的对手,目标只有一个,最后站着的人,便是获胜者。穿着几十斤重的盔甲,站在这样的场地之上,便是一身横练功夫的大柱,站在池边也连连倒抽凉气。将军定下的这个规则也太操蛋了,池塘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对手,一组只有一个胜者,而这一组,可有足足一百人。

    “胜利者将是这一百人的队长。”秦风宣布了搏杀比赛的规则之后,便好整以暇地坐在一边看热闹了。现在大柱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将军宣布他将亲自训练亲卫营之后,为什么野狗要看着自己嘎嘎地望着自己怪笑了。这些天来,一个接着一个闻所未闻的练习项目,便是大柱自己也觉得疲惫之极,更别说那些普通的新兵了。

    每天训练完毕之后,这些新兵每一个都像一摊烂泥一般,趴在床上,踢都踢不起来。今天这一场搏斗,事关着众人的前途,自然会更加激烈,好在大柱自己不用参加。

    而距离训练场不远的地方,书舍里传来了童子军们琅琅的读书声,对于童子军,秦风的要求又不一样,他们是半天读书,半天训练,秦风专门请来了夫子教这些娃娃们读书,这在大柱看来有些多余,将军需要的是能上阵搏杀的勇士,读书有个卵用,打起仗来,用书本去砸人?

    但对于秦风的决定,他自然是不敢吱声的。

    在这样的地方搏斗,体力上的消耗远超其它地方,不到一柱香功夫,便已经决出了胜负,出乎大柱的意料之外,获胜的不是他最看好的,而是一个看起来很有些猥琐的矮个子,看着这个家伙在泥池里狂呼乱喊着庆贺着胜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将军,这小子完全是诡计取胜,我觉得实在不配当这个队长。”

    秦风呵呵一笑:“能在这样的场合之中耍诡计,而且还成了最后的胜利者,我觉得他当这个队长绰绰有余,大柱啊,战场之上,士兵需要勇气,领导者却需要智慧,你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

    “这个……”

    “一个勇敢的领导者,会带来胜利,但也会带来巨大的伤亡,而一个有智慧的领导者,他在带来胜利的同时,却会最大程度的减轻伤亡。”秦风道:“而且,既然已经在事前定下规纪,他每一个就得遵守他。”

    “是,将军,我懂了!”大柱点点头。

    第一队的人精疲力竭的爬出了泥池,早已守候在一边的士兵们提起水桶,劈头盖脸的冲过去,将身上的泥水冲洗干净,第二组已经纷纷跃入了池中,准备着第二轮的搏杀。

    马猴步伐轻快的从外面奔了进来,到了秦风身边,将一张薄薄的纸递到了秦风的手中,看完纸上的内容,秦风脸上露出一丝异色,伸手招来大柱,低声吩咐几句,转身迅速离去。

    权云与王厚接到通知,匆匆赶到统领府的时候,看到秦风正站在地图之间,目不转睛地盯着地图出神,两人也不作声,自寻了一处地方坐下,权云还是不太习惯这间大厅里那怪异的圆桌设计,总觉得这样一下,上下尊卑完全乱了套。

    只到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小猫,野狗,邹明三人连袂赶来,秦风这才转过身来。

    “长阳郡的局面,只怕要出现极大的改变了。”秦风的第一句话,就让在场的五人一惊,特别是权云,更是霍的站了起来。

    “统领,是不是陈家洛他们出事了?”他失声惊问道。

    “不是!”秦风摇了摇头,“相反,陈家洛在鲁县的第一仗,便又击溃了顺天军鲍华指挥的一次反攻。”

    “为什么是鲍华,而不是莫洛?”小猫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个似乎不是问题的问题。

    秦风从桌上拿起一张纸,在众人面前晃了晃:“我们在顺天军中埋下的钉子第一次发挥作用了,他送回了一份关键的情报,不得不说,吴昕,可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呢。”

    “究竟出了什么事了?”野狗耐不住性子,紧吼吼地问道。

    “顺天军在鲁县集聚溃兵,意图反攻,这一切,都是假象,顺天军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吴昕设计了一个骗局,不过骗的对象不是我们,而是正阳郡的张简。”秦风呵呵一笑。“顺天军在沙阳大败亏输,可如果让他们扳回这一局,那战略环境可就大为改善了。”

    “张简?”屋里几人都迷惑了。

    “长阳郡叛乱,短时间内席卷长阳,莫洛在战据长阳之后,立即发起对沙阳郡的进攻,而越京城的当权者出于自己的目的,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而只是让张简率领五千虎贲军进驻长阳。坐山观虎斗,希望两方打个你死我活,再由他们来捡便宜的心思昭然若揭。在越京者当权者心中,沙阳郡虽然仍在明义上归于越京城统治,其实与叛乱的长阳郡并没有什么两样。”秦风道。

    “莫洛在沙阳郡的惨败,显然出乎了越京城的意料之外,莫洛大败亏输,实力几乎损失殆尽,这似乎给了驻扎正阳郡的张简的机会,而张简,似乎也并没有找算放过这样的机会。”

    小猫站起身来,走到地图前,仔细观察了一番:“这么说来,吴昕给张简设下了陷阱,而张简极有可能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不错,所谓的顺天军鲁县反攻种种,都是吴昕给张简的一种错觉,让张简觉得顺天军的残余力量还在努力地想扳回沙阳郡的局势。”

    “但虎贲军是越国的最强兵力,在正阳郡虽然只有五千人,但战斗力仍然不是顺天军能够抗衡的,吴昕就算布下陷阱也不见得能获胜啊!”小猫盯着地图道。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张简极欲取得胜利,在莫洛还没有来得及率军退回长阳郡之前,便一举攻陷长阳郡,打下莫洛的老巢,将莫洛再一次逼向沙阳郡,如果张简是这样想的话,那么,他便只有一条道路可选。”秦风的手指向墙上的地图,那一片葱郁的所在。

    “青铜峡!”小猫变色道。

    “从我们内线的情报来看,吴昕在分水关还拥有一支部队,由他的亲信心腹吴世雄指挥。”秦风笑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可以断定,张简的失败不可避免。如果这支虎贲军被吴昕干掉了,那么顺天军必然会紧接着出青铜峡,席卷正阳郡,就算拿下不正阳郡全郡,至少靠近长阳郡的部分,必然不保。”

    “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战果,可就因为张简的愚蠢而丧失得差不多了,顺天军可就获得了宝贵的喘息机会和一片固定的后勤补充地,正阳郡可比沙阳郡还要富裕,更重要的是,如果张简失败了,急切之间,越京城是无法再调集军队反攻的。”权云恼火地敲着桌子。

    “顺天军是敌人,可越京城也不是我们的朋友!”野狗却是满不在乎地道:“老大,他们狗咬狗,一嘴毛,我们能从这里头捞点什么好处回来?”

    “好处有限!”秦风叹了一口气:“这一仗,我们虽然打垮了莫洛,但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伤筋动骨呢,沙阳郡也打不起一场大仗了。”

    众人想起现在沙阳郡的军力以及财政状况,也都是叹了一口气。

    “如果一切如我们所料,那长阳郡,沙阳郡,以及与越京城之间,将在短时间内形成一个微妙的三方鼎立之势,将会僵持一段时间了。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一件坏事,正阳郡对于越京城太重要了,所以越京城一定会想法设法反攻莫洛,我们与莫洛倒会太平一段时间了。传令给陈家洛,不要被顺天军的假象给骗了,全力进攻,将鲍华逐出鲁县,同时拿下蒙山,为以后我们攻略长阳郡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整军速度要加快,要尽可能的早一些形成战斗力。顺天军如果这一仗打赢了,将来我们再对上的时候,可就不像现在这么好打了,吴昕,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不过他与莫洛的关系,这一仗之后,恐怕会更加恶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