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二百八十三章:伏击
    道路两边,原本都是大片大片的良田,但现在,杂草却是将青苗尽数淹没,正是春暖花开时节,一夜春雨,便能让无数的杂草疯长,数月无人照料,这些良田,却早已是荒芜了。

    一道人影骤然出现,身形雄壮,手提铁枪,抬眼看了看周遭,弹身而起,脚尖踏在青草之巅,青草微颤,人影却已是弹身飞向远处,起落之间,瞬间便已远去。

    一个破落的村庄出现在汉子的眼中,脸上露出一些微笑,加快脚步,迅速向着那个方向奔去。村头,一株数人才能合抱过来的大槐树枝繁叶茂,横生的枝丫之上,半边铜钟悬挂其上,另外半边却是坠落在地上。脚下,青石板路被杂草遮挡,但却依稀仍可看到他们一直延伸到村子里头。

    整个村子似乎全被杂草占领了,便连屋顶之上,也蓬蓬松松地长着它们,在风中得意地摇曳着他们的身姿。可即便如此,仍可以看出,以前的这个村子还是很富裕的,白墙青瓦,青石铺路,可现在,村子却犹如鬼域,静悄悄地一个人影儿也看不见。

    汉子向前踏出一步,却又猛然停了下来,看向前方,手中铁枪却是抬起,径直往上一戳,当的一声嘶响,却是头上的半边铜钟被他戳个正着,发出了嘶哑的鸣叫声。

    “我是邹明,别躲着了,常小猫呢?”他扛着枪,笑嘻嘻地道。

    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前方一处屋顶之上,突然站起来两个人,身上插满了杂草,一起身,毛绒绒的更像是一个人熊,手里提着的却是强弩。

    “邹将军?”其中一人面露疑惑之色。

    “你们是从丰县加入的太平军吧?难怪不认识我?去告诉你们常将军,就说邹明来了。”邹明笑道。

    “请邹将军稍候。”两人中的一个站在原地不动,另外一个却已是转身,如飞而去。

    邹明也不急,站在原地,环顾四周,“倒是找的好地方,喂,千柳山那边打得怎么样了?”

    “回邹将军,小的不知道。”人熊摇着头,身上的杂草跟着一齐晃动,“邹将军,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邹明哈哈一笑,“先不说你们的呼吸之声难以瞒过我,便是你们刚刚也已经露出破绽了。”

    “不可能!”小兵连连摇头,“我们藏得很好的。”

    邹明指了指他背后插着的草,笑道:“刚刚一阵风来,屋顶之上其它的杂草都向着后方吹去,可是你们两个发现了我,却在向前移动,这草可与其它的动静就不一样了。”

    “这都能看出来!”小兵咋舌道。

    “他当然能看出来!”远方响起一阵大笑声,伴随着一阵脚步声,小猫出现在邹明的眼前,“邹将军以前可是混江湖的,大名鼎鼎的邹大侠,你们这点小玩意儿想在邹大侠面前耍,还真是提不上台面。老邹,回来了?一切顺利?”

    “一切顺利!”邹明也是大笑着迎了上去,两人重重地来了一个熊抱。“千柳山那边如何?将军以二千余人迎战莫洛数万大军,这人数之上,相差却着实有些悬殊啊!”

    “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小猫微笑道:“莫洛这一次撞到了铁板上了,打到目前,尸横遍野,却难越雷池一步。我们敢死营老兄弟布下的防守阵势,昔日连秦国雷霆军都不敢轻捋虎须,更何况莫洛这样一群乌合之众。”

    小猫伸出拳头,擂了擂邹明的胸膛,“老大跟莫洛交过手了!”

    “如何?”邹明脸露紧张之色,莫洛可是天下知名的九级高手,相传距宗师也不过一步之遥,秦风虽然敢是九级高手,但两者之间,差距还是很是明显的。

    “莫洛铩羽而归!”小猫骄傲地道。

    虽然有几分震惊,有几分不可思议,但邹明却不会不信,喃喃地道:“将军,将军这么厉害了么?”

    小猫打了一个哈哈,“对了,你哪边情况怎么样?”

    “刘老太爷已经全盘答应了我们的计划了。”邹明重重地点头道:“现在,顺天军的援军已经离这里不远了,而在沙阳城,刘老太爷将会发起反攻,然后驱兵向千柳山与我们会师,前后夹击莫洛。”

    “我问的不是这个!”常小猫摇摇头道:“我问得是其它的事情。”

    “打赢这一仗,沙阳郡就是将军的了。”邹明看着小猫,一字一顿地道。

    小猫嘿的一声,握紧了拳头,在空中挥了挥,“这一战,我们必胜无疑。老邹,你来得正好,既然顺天军的援军已经离此不远了,那我想,你的长枪也已经在跃跃欲试了吧?”

    邹明提起手中的长枪,在常小猫面明晃了晃,大笑起来。

    “已是饥渴难耐!”

    两人手拉着手,肩并着肩走向村子深处,屋顶上的那个人熊也重新趴伏了下来,整个村子再一次陷入到了沉寂当中。

    夕阳西下,最后一缕余晖照射在高大的槐树之顶,将树冠之上的每一片叶子都映成了金色,闪闪发亮。

    天边突然传来隆隆的声音,地面微微的颤抖起来,大槐树的每一片叶子都跟着颤动起来,树叶晃动,金光散落一地,伴随着这隆隆的震动之声,道路的尽头,出现了大队人马,踏平荒草,填满道路,向着这边急奔而来。

    夜色将临之时,顺天军往援千柳山的援军终于到了。

    “鲍将军,士兵们已经连续奔行数个时辰了,歇一歇吧,不然就算赶到战场,也没有丝毫战斗力了。”一员将领策马奔到回去调取援兵的鲍华身边,大声道。

    鲍华看着身后的军队,除了极少数人,基本上都是露出疲力之极的神色,一停下来,绝大部分都是立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好吧,那就歇一个时辰,让兄弟们喝口水,吃点东西,这里距离千柳山只有不到二十里地了,养足精神,一口气赶到千柳山,将太平军那些杂碎砍个干干净净。”

    “是,将军,那边有一个村子,已经荒废了,但里面肯定还是有现成的水井锅台等物,不如让弟兄们去哪里休息吃饭,倒也省了打水垒灶的功夫。”将领指着不远处的那个杂草丛生的村庄,建议道。

    “去吧,这个村子我来过,已经荒废了,没有人了!”鲍华点头道。

    看到大队人马向着村子涌来,村子最外围的屋顶之上,数丛杂草晃动了起来,慢慢的从屋顶之上溜了下去。

    村子很大,但进村却只有一条路,进得村子里,便是一条条小小的分叉道路,通往每一户农家的门前。疲惫的顺天军成群的涌向村子,涌进一户户被荒废的农家舍里,正如那位将领所说,几乎每一家的院子里,都有着现成的水井,多时不用,前段时间又是多雨季节,水井里的水都快要漫出进沿,一进到院子里,顺天军便惊喜的扑到了井边,伏下身子,大口地贪婪地喝着甘甜的井水。

    攻击,在顺天军最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展开。

    鲍华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会遇到埋伏。敌人是从哪里来的,他想破头皮也想不出来,太平军不是正在千柳山与大王激战么?沙阳郡兵不是还被困在沙阳城里么?敌人是从哪里来的,哪来的敌人!

    他怎么也无法想象,在千柳山上正与莫洛激战的太平军,居然在面临十数倍的敌人的时候,还敢分出一部分人马,早就埋伏在这里,目的就是为了等待他们这一支援军。

    屋顶之上,一蓬蓬杂草突然就长高了,一枚枚弩箭带着尖厉的啸声从屋顶之上射了下来,将毫无防备的顺天军成片的射倒。

    村子里的道路很狭窄,涌进去的顺天军太多,骤然遭到攻击,竟然连转身撤退都做不到,一条条巷子里,挤满了顺天军士兵,任凭鲍华声嘶力竭地吼叫却无计可施。

    鲍华怒吼着,飞身跃上屋顶,手里大刀横争,将所处屋顶之上的弩手尽数砍翻,然后冲向下一处。

    “撤出去,先撤出去。”在这样狭窄的环境之中,人多便成了障碍,更为难过的是,这样的环境之中,更考验士兵的小团队作战能力,而这,正是顺天军所欠缺的。埋伏的敌人,早已经占据了所有的有利地势,将他们的部队死死的封在了村子里。

    “推倒房屋,将所有房屋推平!”跃上屋顶的鲍华,将情形看得更清楚了一些,他们需要更宽敞的地方才能展开。

    “鲍华,你的对手是我!”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飒然风响,一道枪影骤然出现在鲍华的面前。

    小猫看着屋顶之上,邹明与鲍华两人激战在一处,他冷冷一笑,“放哨箭,举火!”

    一枚鸣镝带着尖锐的啸声冲上了天空,伴随着这支鸣镝,村子里一个又一个的火头突然冒出,股股浓烟直冲上天。

    小猫举起了手中的铁刀,大踏步从一处房屋里走了出去,在他身后,一队队的刀手举着大刀,紧紧相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