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二百八十二章:光复之战
    刘老太爷挺直了身子,眼睛里闪烁着的是狂热的色彩。

    “半年的准备,一个月的苦战,我们等得就是这一天。集合全城所有兵马,所有能拿得动武器的人,现在是我们反攻的时候了,我们不但要击溃围城的敌人,我们更要乘胜追击,一直打到千柳山下,与太平军汇合,前后夹击,彻底击败莫洛。”

    举着手里的拐杖,刘老太爷大声吼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带你们去战斗了,反攻,反攻!”

    命令在城内传达着,一扇扇紧闭着的大门打开了,男人们提着武器,从屋里沉默的走了出来,屋檐之下,无家可归栖息在哪里的难民站了起来,沉默的走向武库,那里正在分发武器。城内空地上,一个个临时搭起来的窝棚里,无数人的走了出来。

    城内的各个角落,不断地出现一条条的人流,他们涌向武库,领取一件武器,然后在一名名引导员的带领下,向着集结地走去。

    他们,逃难近半年了,他们,被憋在城内,足足快两个月了,每个人,心里都窝着一股火。

    是反击的时候了。

    城墙之上,无数的火把点了起来,黑压压的人群抬起头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沙阳郡城内现在绝大部分人都认识这位老者了。他就是刘氏家家族的掌控者,刘老太爷。

    刘老太爷本来是高高在上的,他们这些普普通通的百姓,绝大部分终其一生,恐怕也无法看到刘老太爷的本尊,但在这一个多月的围城中,这个看起来瘦小干枯的老人,几乎大部分时间,都稳稳的坐在城头上,几乎已经成了沙阳郡城不倒的象征。

    看到刘老太爷,成千上万的百姓,便感到心神安稳了许多。

    刘老太爷居然全身着甲,难道年逾七旬的他,居然也要亲自出城攻击么?

    下一刻,刘老太爷给了他们答案。

    “为了我们的沙阳!”

    “为了我们的女人孩子!”

    “将这些强盗赶走!”

    刘老太爷洪亮的声音,传遍城内每一个角落。点燃了城内所有人心中的怒火,他们本来生活的好好的,有结实的房子,有肥沃的土地,有温柔的女人,有可爱的孩子,可顺天军来了,逼迫着他们放弃了他们拥有的这所有的美好,沦为了一无所有的穷汉,不赶跑这些土匪,如何能有安生的日子过?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直响云宵。

    “赶走土匪!”

    “为了我们的女人孩子!”

    刘老太爷在呐喊声中走下了城墙,刘保等在哪里,手里牵着两匹战马,刘老太爷一跃上马,手中拐杖一指城门,厉声喝道:“开城门,反攻!”

    紧闭了一个多月的城门在令人齿酸的吱呀声中,被缓缓推开,刚刚打开一条可供人通行的缝隙,刘老太爷两腿一夹战马,已是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在他身后,如潮的人群紧跟着涌出。

    顺天军大营,李寒心里一直有些惴惴不安,这种不安来自于千柳山那边,一直在不停的从他这里调取军队。

    从长阳郡杀出来的时候,吴昕一共训练了三万精锐士卒,在李寒看来,这三万精锐,比起越国的郡兵只强不弱,这也是他们打出长阳郡之时,信心满满的原因,他们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们便可以拥有五万,十万,甚至更多这样的精兵。

    只是长阳郡太穷了,他们必须要先杀出来,拿下富裕的沙阳郡,这样才会有足够的财才来养这样一支军队。

    杀出长阳郡,他们便遭到了当头一棒,沙阳郡的坚壁清野政策,让出大片土地却死死坚守城池的政策,让他们几乎一无所获,没有足够的补给,已经让顺天军陷入到了困境当中。

    紧接着半路之上又杀出了一支奇兵,自称为太平军的雁山土匪,让顺天军连接栽了大跟头,三万精锐,被包不凡硬生生的折腾得没了将近一万人,被那个什么捞什子的太平军,两仗就打没了。本来李寒还以为这是包不凡但无能了,但千柳山这一仗,却让他终于认识了这支部队的厉害。

    顺天王亲自出发,带走了一万五千名精锐士卒,数万辅兵青壮,原以为是十个指头拿田螺,十拿九稳,岂料数天打下来,损失惨重。

    当李寒从回来调兵的人嘴中听说,顺天王亲自出手,率队突袭上山,也被对手杀了回来,带上去的上百名好手一个也没有逃回来的时候,李寒的嘴巴,当时便再也合不拢了。

    增兵。可他手里只有几千人的精锐了,一下子再调走五千,自己可就成了一个光杆。但顺天王的命令是不可能违抗的,对于这一点,李寒很清楚。

    五千军队开赴千柳山,现在李寒只剩下千把多训练有素的人了,这也是他自己的亲卫部队了,部队临走之时,他耍了一个小小的花招,把前去增援的部队的服装与大批民壮对调,这样看起来,他的大营里,仍然拥有着数量足够的人手。

    他希望这能瞒得过城内的那只老狐狸,撑到顺天王取胜归来。

    打了一个多月,老狐狸从来没有出城反击过一次,这让李寒也多了几份胆气。希望那只老狐独一只这样胆小如鼠下去。

    但老狐狸却向他诠释了为什么他能叫老狐狸。

    刚刚巡视了一遍大营,疲惫地和衣卧在板床上的李寒,便被震耳欲聋的呐喊之声给惊得跳了起来。

    冲出大帐,映入眼帘的是突然变得通亮的沙阳郡城。

    是的,沙阳郡城突然变亮了,亮得是那么耀眼,那么夺人心魄。

    围城一个多月,每每进入夜中,他看到的最寻常的景象,便是沙阳郡城一圈城墙是亮的,火把,气死风灯,将整个城墙照亮,那是为了防备顺天军偷袭,但站在望楼之上看城内,除了极少数地方,却是满目漆黑。

    但现在,是整个城池都亮了起来。在仅有些许星星闪着微弱光芒的夜空之下,显得是那样的璀璨。

    而更让他胆寒的是冲天的呐喊之声。

    他最怕的事情还是来了。

    沙阳郡城所有的城门都打开了。无数的人流正从内里汹涌而出,扑向顺天军的大营。

    “示警示警,全员作战,全员准备作战!”李寒失态的大吼起来。

    虽然没有了训练有素的军队,但他还有十几万的青壮,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并不是没有一搏之力。

    但他显然忘了,这些数量惊人的青壮之中,有很多是他们裹协而来的,甚至里面还有很多,本身便是沙阳郡人,这些天来,在刀枪的协迫之下,他们不得不与顺天军为伍,但现在,沙阳郡城的反击到来,却是这些人的机会。

    不需要他们反戈一击,实际上,他们也没有这个胆量,但他们能做一件事情,那就是逃,逃得远远的。

    密密麻麻的顺天军大营,在示警的号角声中,在激烈的战鼓声中,乱了。

    大批的人提着武器向前面冲来,但也有数量众多的人却在这一时刻,趁乱冲出了栅栏,一头扎进了夜色之中,不要命的向着远方逃去。

    刘老太爷挥舞着他的拐杖,冲在最前方,夜风拂起他满头白丝,让跟在他后面冲锋的士卒们,平添了几份悲壮之感。

    最前面的是郡兵。刘兴文与刘保两人一左一右,稍稍落后于刘老太爷,从雁山回到郡城的数千郡兵,经过这一个多月的血战,几乎已经换了一半的人手,但战争,总是让人成长得最快的地方,这支军队,战斗力反而比以前进步了许多。

    这支郡兵,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这一点,秦风也在那场大战之后指出来了。如果不是错误的情报,如果不是指挥官的自大,如果不是他们被诱进了那样的绝地,以当时雁山秦风手上的兵力,是很难吃下他们的。

    知耻而后勇,刘兴文在吃过这一场败仗之后,倒是长进了许多。

    郡兵之后,便是几大家族的私兵,这些人或者不具备郡兵这样的战斗体系,但论起个人的战斗力,却是远胜郡兵,对付正规的军队,他们不堪一击,但对付现在李寒这样的乱七八糟的一群敌人,他们却能最大程度的发挥他们的战斗力。

    以刘老太爷这个勉强还能保持九级修为的高手的带领之下,在四大家族的族长几个八级高手的辅佐之下,他们几乎没有费吹灰之力,便轻而易举的锲进了顺天军的大营。

    而在他们身后,是更多的沙阳郡城百姓,沙阳郡城之内,本来便有着十数万常住居民,战争暴发之后,沙阳郡城更是收纳了不低于常住百姓的难民,刨去那些老弱妇孺,现在,他们都冲了出来。

    全民皆兵。这一时刻,两支军队倒是有着不少的相同的地方。不同的是,沙阳郡城领头的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而顺天军,却没有了。

    这是一场乱战,夜色之中的乱战。

    顺天军在双方接触过后不到盏茶功会,便崩溃了。

    一支是在沙阳郡城之下苦战月余毫无进展的疲惫之师,另一支却是满腔怒火,一心想要赶跑土匪,光复家完的复分之旅,在双方的顶尖战力出现逆转之后,这才战事,本身便没有多大的悬念。

    李寒跑了,带着他的千余名亲卫,在见势不妙之后,立即便杀出了一条血路,向着千柳山方向狼狈逃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