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二百七十六章:接你一箭又何妨
    千柳山上旌旗招展,位于最顶峰的长达三米,宽为两米的鹰旗更是被风吹得在空中呼啦啦作响,一支展翅昂头,两爪探出的雄鹰宛如活物一般在空中飞翔。

    此时的千柳山,当然没有了他赖以成名的千株柳树,光秃秃的只剩下了无数裸露的石块以及一些肉眼可视的简易建筑。

    数匹战马缓缓从大队人马之中驶出,最中间一人,正是顺天王莫洛。凝视着矗立在莱水之中的这座山峰,莫洛冷笑着道:“想要跟我玩背水一战么?呵呵呵,那我就送你们下水去会会龙王吧!”

    千柳山位于沙阳郡一侧,背靠着的正是莱河,渡过莱河,便是兰陵县了。

    “大王,对手只不过区区两三千人马,想要与我数万大军野战,那自是痴心妄想,不过这地儿倒也选得不错,易守难攻,想要打下来,只怕伤亡不会小。”鲍华揪着胡须,脸色却是有些沉重,千柳山的进攻面实在太窄了一些。一次投入的兵力不可能太多,这种地形,对于进攻者来说,如果要强攻,唯一能采用的便是添油战术,一次次的投入兵力,与对手慢慢的消耗人命。

    “伤亡?”莫洛哈哈一笑,“我们最不怕的就是伤亡。让辅兵营先上,慢慢地与他们耗着,我倒要看看,他两三千人,究竟能与我耗上几天。”

    让辅兵营先上,便是让这些没有经过多少训练的青壮们去送死了,用他们的性命来铺路,以便让精锐们在最后来一次致命突击。

    “戎山友,你过来!”莫洛突然扭头,对着一员隔他颇远的将领叫道。这是莫洛在破长阳郡时俘虏的一员越国将领,他可不是郡兵一系,而是正儿八经的越国野战军的将领。

    “大王。”戎山友赶紧摧着马匹,一溜小跑的到了莫洛跟前。

    “你瞧瞧,这山要如何打才对我们最有利?”莫洛问道。

    戎山友心中一惊,以他专业的眼光来看,这样准备周密,早有防范的地方,能不打是最好。但莫洛是挟怒而来,一心要为四大金刚之一的包不凡报仇,这话,他又怎么敢说?作为一员降将,在莫洛麾下,地位本来就尴尬得很。他现在地位窜升,也不过是因为吴昕被贬,莫洛要利用他才得以有幸站到莫洛的跟前。

    凝视着千柳山,山不大,一眼便能尽览全貌,但却够险,就如果一个小型要塞,其实这样的地方是最难打的,难度比起打沙阳郡城还要困难。沙阳郡城太大,看起来城墙高大,但弱点同样也很多,但眼前这样的一座小山,却是几乎找不到弱点的。别看对方只有两三千人,但两三千驻防这样的一个地方,已是足够。更重要的是,对方的战斗力极强。能在野战之中全歼包不凡,便已经表明了他们的强悍。

    虽然包不凡也只有三千人,但包不凡还有数万青壮助战啊!

    山上很安静,数千人驻守的阵地,戎山友看了好一会儿,居然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没有听到战鼓,没有听到喧哗,似乎这山除了飘扬的旗帜,根本就没有人一样。

    这种安静让他有些心寒。

    “大王,除了正面强攻,以人命拼消耗,对付这样的阵地,并没有太多的办法。”戎山友小心翼翼地道。

    鲍华哧的一声冷笑:“戎山友,就这样的办法,还用你说,我们谁不知道啊!”

    戎山友看了一眼鲍华,接着道:“大王,在进攻之时,集中我们所有的远程武器,对进攻部队进行掩护,减轻部队的损耗,压制敌的反击能力,看这样的地形,敌人应当有针对我们采有人海战术的办法。另外,可以在部队之中精选武功出众,又精通水性的好手,在入夜之后,举入莱河,从他们的背面爬上山去采取奇袭,这千柳山靠水一面,悬崖峭壁,对方应当不会驻守太多军队。”

    “嗯,第二个办法倒不错。正面强攻,背面偷袭,鲍华,你去组织一批这样的好手。”莫洛点点头。

    “是,大王!”

    “传令三军,埋锅造饭,先吃得饱饱的,然后再来收拾这些兔崽子。明天一大早,我要到千柳山上看日出!”莫洛一挥手,豪气干云地道。

    众人都是大笑。莫洛勒马向前走了几步,看着那山顶之上飘扬着的鹰旗,突然冷哼一声:“如此嚣张,看得让人当真是不舒服。”

    一反手,穿云弓已是握在手中,两指一夹,一枚羽箭已是搭在弓上,并不是用的穿云箭,只不过是一支普通的铁箭而已。穿云箭太过于珍贵,射出去如果收不回来,那损失可就惨了。莫洛可舍不得。

    弯弓,搭箭,弓如满月,丝丝真气贯注入铁箭之中,胯下战马两蹄骤然之间向下陷了几寸,竟然踏入到了地面之下。在众人的眼中,那支普普通通的铁箭,此刻在他们的眼中,竟然变得有些模糊不真实起来。

    “倒!”莫洛一声低哼,手指一松,没有任何破空之声,铁箭在众人的眼前瞬间消失,再出现之时,已是到了千柳山上空,箭身犹如星火,急剧缩小之中,直奔那招展的鹰旗。

    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直等那山上鹰旗倒的那一刻,便会马上高声欢呼庆祝,这一路之上,他们已是见惯了这样的场景,一箭既出,从不落空。

    山顶之上,骤然现出一道人影,一刀冲天而起,声如龙吟,即便是在山下的众人,也听得清清楚楚,人影升空,正正的挡在了箭矢的前头,下一刻,所有人的眼中看到的,便是一层层的刀浪喷勃而出。

    当当当之声不绝于耳,震耳欲聋之中,那如星火一般的箭矢在众人眼中迅速地缩小,最终消失在刀丛之中。黑影落下,正好站在那招展的鹰旗之下,手高高举着,捏着的正是铁箭箭头,随着他松手,当的一声,已经只剩下一个小小的锥形箭头的箭矢当的落在山石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山上那人长刀前举,戟指着山下的莫洛,放声大笑。

    “莫洛,本将正想见识见识你的穿云箭,如何就拿了这样一个廉价的玩意儿来糊弄我?你的穿云箭呢!”

    声音如同雷霆滚滚自九天而落,山上之人不觉得如何,但到了山下,却已变得声如霹雳,靠近千柳山的一些普通士兵脸色苍白,摇摇欲坠,便是鲍华等一些将领也是脸色有些苍白。

    “九级高手!”鲍华失声道。

    莫洛冷哼一声,“无知小儿,不过刚窥九级门径,便敢如此张狂,当真不知天高地厚。”

    莫洛的声音不大,但却恰好将从山下落下的霹雳之声抵消。

    “那又如何?即便刚窥九级门槛,收拾你这土匪却已是足够了。”山上的声音仍然很狂傲,“莫洛,可敢于本将单打独斗么?”

    莫洛大怒,自成名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他叫嚣,单打独斗,你够看么?

    “大王,莫以怒兴兵。”边上的戎山友突然叫道:“对方明知不是大王对手,还敢如此叫嚣,必然有其凭仗,大王切莫上了他的当,大王统兵数十万,一言一行,无不关系到无数人生死,岂可像江湖人士一般去单挑斗殴,只管纵兵而上,踏兵千柳山,到时候还怕他能飞上天去?”

    莫洛深吸了一口气,强自压下心头的怒气,横眉怒视了一眼山头之上嚣张跋扈的对手,转头策马便走。

    他本想给山上这家伙一箭,但以对手的能力,接下他一箭肯定不成问题,到时候这箭,可就收不回来了,那可不值当。

    山上,看着莫洛转身便走,秦风放声大笑。

    随着他的笑声,山上突然响起无数的喝彩之声。“将军威武!”数千人齐声高呼,声势惊人。

    不过站在秦风一边的野狗与大柱却很清晰的看到,秦风垂在一边的手,正在微微颤抖。两人都是心中暗惊。

    “老大,怎么样?”野狗有些担心地问道。

    “操他娘!”秦风将铁刀往边上一插,不停的甩着腕子,“这箭可真不是那么好接的,震得我手都酸麻了。”

    “那老大我还叫嚣要与对方单打独斗,与莫洛单打独斗,你非输不可。”野狗不满地道:“要是这莫洛答应了下来,你如何下台?”

    “如何下台?自然是邀他上山来打啊!”秦风格格一笑,“他要敢上山,我自然是群殴他。”

    “老大,你可真无耻!”野狗摇头无语。

    “他莫洛自号顺天王,统兵数十万,一语不合便要与人单挑,真这样愚蠢的话,我不坑他坑谁?”秦风腆着脸道:“野狗,我今日再告诉你一个真理,活着的人才能讲道理。如果莫洛真被我坑在这儿,后世人说起来,只会说他蠢,不会说我无耻。”

    “有道理,有道理!”一边的大柱却是听得满脸崇拜之色,连连点头。

    “有个球的道理!”野狗敲了大柱一记。

    “就是有道理嘛,都说成王败寇,成王败寇,你都死了,不埋汰你埋汰谁!”大柱圆瞪大眼,不服气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