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祸水要东引
    众人的目光都第一个看向了上首第一个的马向东,他是左相,百官之首,自然该有他来先发言。m

    马向东在座位之上向闵若英躬了躬身子:“陛下,昨天,程务本到臣下的府上去了,臣也问了他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哦,他怎么说?”闵若英身体向前倾了倾,程务本是大楚东部边军的统帅,却因为与前太子关系非浅,在闵若英获胜之后,被调回朝,在兵部挂了一个闲职,平素基本上是看不见人影的,对朝政也基本不发表任何看法,老老实实的在上京当一个富贵闲人。

    程务本的这种态度,闵若英还是挺满意的,他不是不想动程务本,但程务本在东部边军二十年,劳苦功高不说,在东部边军的威信实在太高,轻易动了他,东部边军不免军心不稳,二十万东部边军,可是大楚的精华,罗良上任半年了,也只能缓缓图之而不敢大动干戈。

    “他说,莫洛难于成事,此人在武道之上是一个奇才,跨进宗师门槛,或者只是时间问题,但在国政大略之上,却见识肤浅,假以时日,必然大败亏输。”

    “为什么这么说?”现任的兵部尚书贾政道不解地道。“莫洛在短时间内便聚兵数十万,就算有水份,这也很了不得了,以越国现在的态势,只怕还真得很难扼制他。”

    马向东笑了笑,“臣不太懂军事,当时也是这么问程务本的。程务本只说了两个字,后勤。莫洛的这种搞法,的确可以在短时间内席卷大量的人口,壮大他的造反队伍,但相应的,他也承担了太大的后勤压力,走一路,抢一路,吃一路,如同蝗虫一般,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但如果有一天,他抢不到了呢?”

    闵若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如果越国也有一个这样的明白人,不需与莫洛野战,只需坚守城池,坚壁清野,用不了多久,只怕莫洛就坚持不下去了。”

    “程务本正是这么说的,他说,莫洛或者能将越国捣一个稀巴烂,但想动想越京城的统治,并不太可能,而且在越京城,还有数万虎贲军,如果这支虎贲军出京,莫洛也必然不是对手。别看他现在气势汹汹,可也不过是打了越国一个措手不及而已。越国又为秦国所牵制,腾不出手来罢了。”

    闵若英拍手笑道:“要的就是他们腾不出手来啊。越国越烂,对我们反而越有利,马相,我觉得我们要给莫洛一些支持,让他对坚持的时间更长一些,最好能让他在拿下长阳郡之后,立即挥兵,扑向沙阳郡,沙阳郡富裕,想来莫洛也必然是垂涎三尺。”

    马向东点头道:“而且沙阳郡现在与齐国相邻,莫洛大军占了沙阳郡,齐国肯定不能无动于衷,像这样一支动辄便是数十万人一涌而上的队伍,冲到那里,那里都吃不消啊!”

    “派人过去。”闵若英笑道:“杨青,这件事情你来办,派人带着钱过去,资助莫洛,同时要诱导他攻击沙阳郡之后,向齐国方向发起进攻,他是越人,对齐国占了他们大片土地,说不定便有着刻骨的仇恨,而且进攻那些曾经的越国领地,更会令他在道义之上占据制高点,对,就是这样。”

    “陛下,我下去之后马上便办这件事情。”杨青连连点头。

    “户部那头,设一个专项款,专门运筹这件事情。”闵若英看着户部尚书连波,道:“不要怕花这个钱,于我们来说,这是一本万利而且没有风险的事情,成功了,将牵制齐国大量的兵马,失败了,我们损失的,也不过是钱而已。可我们大楚,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他大笑起来。

    “陛下明见万里!”连波拱手,马屁立刻滚滚而上。

    闵若英一笑,转头再看向马向东:“程务本其实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可惜与朕政见不合,只能让他靠边站,他找你去,究竟有什么事情?”

    “说得还是老一套。”马向东摊摊手,“他仍然坚持在东线,我们应当以坚守为主,不要轻易进攻。他让我劝陛下,说陛下春秋正盛,不必急在一时,以大楚如今的财富,只要善加经营,徐图缓进,终有一天,能压倒齐国。”

    “徐图缓进?”闵若英冷笑一声,“让他去问问齐国的皇帝,可会给我们大楚这个时间?与其被动挨打,不如创造机会打出去。算了,不必理会他,他在东线守了二十年,大概都守出毛病来了,患上了恐齐症。”

    “陛下,第二件事,他仍然想告老还乡,前头几本奏章都被陛下留中不发,他来求臣下在陛下面前为他说说好话。”马向东笑道。

    “你以为呢?”闵若英看着马向东,问道。

    马向东看到皇帝眼中一闪而过的警惕,心里顿时一凌,程务本这样多次找自己,不定陛下就会误会自己与他有什么私下交易。当下道:“陛下,程务本此人,还是留在朝中比较好。”

    闵若英点点头:“你说得不错,程务本虽然与朕理念不合,但对于大楚,还是忠心耿耿的,朕将他调出东线,他也二话不说,立即便回来了,也没有给罗良添什么乱子,若非如此,我岂肯容他到今天。你回去告诉他,安安心心地给朕练兵,他是楚国的老臣,楚国将要与齐进行一场事关国运的大战,他安坐一帝,可能安心?马相,回头你亲自拟一封旨意,加封程务本为上柱国,一等公,参谋本兵部事。”

    马向东看了一眼兵部尚书贾政道,点了点头,“臣明白了。”

    听到闵若英这道旨意,贾政道顿时低下了头,额头上出现了涔涔汗水,这是陛下对他表示不满意呢。

    闵若英的确不满意,莫洛此事,程务本只是听马向东说了说,立即便一语道出了莫洛的本质,可贾政道却如此迟钝,如果不是自己囊中实在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又怎会让他当上兵部尚书这一职,好在他胜在忠心,虽没有出奇之策,但却守成,稳重,萧规曹随,兵部在他的治理之下,四平八稳,和平时期倒也不错,但如果齐楚当真爆发大战,他的能力可就要捉襟见肘了,把程务本丢到那里去,虽然只是挂一个参谋的头衔,但也是自己上的一道保险,以程务本的性子,如果发觉不对,定然会对贾政道直言,而贾政道是个没主意的人,如果程务本坚持,他必然就会按着他说得去办。当然,为了不让贾政道轻视现在的程务本,给程务本加两个虚衔,一来是体现自己对老臣的尊重,二来也是让贾政道明白自己的用心。

    众臣散去的时候,早已过了午夜,不比闵若英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这些大臣们可一个个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自然已是精疲力竭,可是摊上这么一个勤政的皇帝陛下,也只能强打着精神奉陪,皇上可是火眼金晴,如果有什么让他办得不满意了,只怕惩罚便会随之而来,像今天的贾政道,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一言没有答对,身边立即便多了一个又臭又硬的石头,程务本,可不是那么好打交道的一个家伙。

    “杨青,杨毅还没有找到吗?”大殿里只剩下了杨青,闵若英伸了一个懒腰,问道。

    “陛下,此事,还没有什么眉目。”杨青有些心虚地答道,不找到杨毅,杀了他,这件事情,便还有着一个绝大的破绽,落在有心人手里,便是极大的祸害。

    “抓紧一点吧!”闵若英淡淡地道。

    “是,陛下,臣下现在就担心,他逃往国外,那就麻烦了。”杨青低声道。

    “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得抓住他,杀了他,不然我要你们内卫何用?”闵若英眼中厉光一闪,声音已是冷了下来。

    “是,陛下。”杨青一个激凌,大声道。

    “去办事吧。”闵若英挥了挥手,“大过年的,别的部门可以放假休沐,你们却不能,越是这个时候,你们越要小心。”

    “臣明白。”

    闵若英还想嘱咐几句,突然看见皇后身边的小太监秦忠在门口躲躲闪闪,眉头一皱,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等到杨青离开,在殿门外的秦忠立刻便一路小跑着过来。

    “什么事?没看见我这里正忙着吗?”

    “陛下,娘娘让我来看看,陛下什么时候能回去?今天是大年夜,太后她老人家,还一直等着陛下过去呢,小皇子和小公主熬不住,已是在哪边睡着了,娘娘说,太后她老人家今天不开心,已经无端流了好几次泪了,想请皇上早一点过去,宽解太后。”

    听到秦忠的话,闵若英不由双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国事自己处理起来游刃有余,可家事就难了。往年的这个时候,皇宫之中可正是热闹的时候,父皇会将两儿一女全都召到宫中来,一大家子一起守岁,笑语晏晏,那是何等的快乐?可现在,自己已成了孤家寡人一个了,大哥被幽禁,小妹视自己为仇敌,偌大的皇宫,便只剩下了自己这一家人,也难怪母后睹景生情,暗自落泪,可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