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二百二十四章:暴露
    凛冽的风雪,对于有钱有闲的人来说,是一种情趣,但对于穷人来说,则无疑是难熬的季节,而现在,于那些在风雪之中背井离乡逃荒的人来说,是不折不扣是一道鬼门关。路上,不时能看到冻饿倒毙在路边的尸体,尸体形状千奇百怪,赶路的人早已见怪不怪,连瞟一眼的心情也不看,只是将自己裹得紧紧的,力图让自己能更多地保持一点温度。

    齐国大举入侵的后果,便是带来了大量的逃荒百姓,这些人有些聚集在沙阳郡外,另外一些,则向着更远方前进,因为现在沙阳郡也算得是前线了,对于他们来说,入侵齐人残暴,越国军队的无力,更了他们太多的伤害,不知什么时候齐人就又会打来,要知道,现在沙阳郡,越国可是连一支正规军也没有。

    或者,逃得更远一些,能让他们在心理之上会更安全一些。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冬天,比起往来,寒冷了太多,风雪没完没了,一波刚刚停歇,下一波便又紧接着而来,就好像如今大越的国势,冰冻到了极点。

    喻大山裹了裹身上破破烂烂的棉袄,将狗皮帽子两边的护耳系得更紧了一些,一块布蒙在脸上,只剩下两只眼睛露在外面,他的背上,扛着一床破破烂烂的背子,身上的棉袄不少地方都露出了变成黑色的棉花,而被子被撕烂处,里面露出来的不过是一些干草。怎么看,他都只是这逃难人群之中再普通不过的一员了。

    他当然不普通,此刻他的身上,带着足以让整个沙阳郡翻天覆地的东西,只要这些东西到了越京城,那么,现在掌控沙阳郡的那些人,一个个的归宿将全都是深牢大狱。

    他自然也不是一个人,在大路之上形形色色的逃难的人群之中,有四个他的同伴隐藏其中。喻大山是沙阳郡土生土长的人,对于刘老太爷的威势,自然是深有体会,任何小心都是不为过的。哪怕这些年,自己从来没有露出过任何破绽,而这些年来,自己也的确没有执行过任何任务,这是他的第一次。他深信自己能无声无息的离开沙阳郡,抵达越京城。

    当他再一次回来的时候,将不再是一个小杂货铺的店主,而将是堂堂的官员了,沙阳郡会大洗牌,旧的权贵将倒下,新的权贵将在旧人的尸体之上重新崛起,而自己,就将是站在哪里的一些人中的一个。

    刘老太爷如果不倒下,沙阳郡就永远只会是这个样子,旧有的秩序不打破,新的秩序如何能建立?沙阳郡在刘氏的统治之下太久了,他们形成了一个牢固的利益圈子,外人想要在沙阳郡崛起,比母猪上树也不会多少希望。

    从沙阳郡出来,在厚厚的积雪之中,步履蹒跚地走了一个多时辰了,没有任何异样,他不敢坐车,也不敢骑马,只能以这种方式缓缓前进,不过现在看起来,他似乎是成功了。

    他已经看到了提前安排在前方的马车,那是他在沙阳郡城外的一个手下,在接到他的消息之后,准备了马车在这里等候,接下来的路程,他将不用再这样苦巴巴地靠着两条腿了,而且,马车也会让他的前进速度大大加快。

    心情激动起来,他加快了速度,越过了周围的人群,向着停在前方的马车走去。

    马车上的手下手里握着马鞭,坐在车辕之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脸上似乎在笑着,但喻大山却突然感到了不对,因为他的手下直到现在,还稳稳地坐在哪里,似乎并没有跃下车辕的意思。

    不应当是这样的。他一下子停下了脚步,瞪大了眼睛,他手下的确在笑,可是却是在苦笑,那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让喻大山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

    马车的车门被推了开来,一个老者慢吞吞地从车内走了下来。

    喻大山只觉得一盆冰水从头上直接浇了下来,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了,如坠冰窖,不敢置信地看着对方。

    这个老人,是刘老太爷的大管家,刘保。

    “喻大山,你怎么打扮成了这副模样?”刘保笑咪咪地看着他,“你在沙阳郡也算是小有资产的人,再不济也不至于置办不起一身像样的衣服吧?”

    “刘管家?”喻大山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

    刘保慢慢地向前走着,“喻大山,这几年,老太爷对你还不错吧,刘家需要什么,都去你的杂货铺采购,让你每年的收入都不错,至少,比你的薪俸要高得多吧?你的身份,我们不是不知道,但这些年你一直都很安份,老太爷也觉得你很老实,愿意让你多赚一点钱,让你过得比很多人要舒服得多,可你怎么就不满足呢?”

    喻大山的手背到了身后,慢慢地摸向后腰间的刀柄。

    “人啊,就怕不满足,一旦不满足,贪欲一涨,就会做出错误的判断,而错误的判断是会要人命的。”刘保看着喻大山:“你是沙阳土生土长的人,老太爷不为己甚,将东西拿出来,老太爷给你留一具全尸,不会为难你的家人。”

    喻大山盯着刘保,眼睛渐渐地眯了起来,他看到,自己的几个手下,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慢慢地向着刘保靠近。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喻大山的手上多出了一把短刀,“刘管家,刘老太爷是什么人我清楚得很,我既然踏出了这一步,就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你在沙阳郡的家人也不管了?”刘保淡淡地问道。

    “我若逃出去,你们便不敢动他,我若逃不出去,他们也不会好过,那还不如一齐死了吧!”喻大山惨然一笑,高高地举起了刀。

    “杀!”他怒吼道。

    他并没有动,在喊出杀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向着道路的一侧逃去,而与此同时,他的四名手下都是高高跃起,四柄长刀从破棉被中抽了出来,凌空斩向刘保。

    刘保冷笑。周围的雪地之中,陡地传来弩箭破空的声音,无数声弩箭从雪下射出,四名跃起在空中的汉子,连一丝反应也来不及做出,便被射成了刺猬,重重地坠在了雪地之中。

    喻大山只逃出了数十步,身后刘保便已经赶了过来,大手径直抓向他的后颈。喻大山狂吼声中,短刀用力回斩,当的一声,手刀相碰,竟然发出金石相击之声。短刀被刘保一把抓住,轻轻一扭,已是将其夺了回来,随手在手上揉了揉,竟然变成了一个铁团子,向前掷出,啪哒一声,正击在喻大山的小腿骨上,一声惨叫,喻大山左小腿骨顿时折断,一下子仆倒在雪地里。

    刘保走过去,看着倒在地上的喻大山,摇了摇头,“正是何苦来哉?”一伸手,哗拉一声撕开了喻大山身上破烂的棉袄,露出里面考究的内衣,看着绑在喻大山腰间的东西,他冷笑着一把抓了过来,随手翻阅了几下,脸色微变。这东西如果真让喻大山带走,送到了越京城,只怕就是老太爷身后的那两人,也救不得老太爷了。

    反手一掌击在喻大山的脑袋上,卟的一声,顿时将脑袋打得稀乱。站起身来,大步走回马车,看着喻大山的手下,冷哼道:“回郡城去。”

    郡城之内,郝家大宅。

    郝宗义似乎终于从丧子之痛中缓过劲来了,走出了家庙,开始正常地处理起家族的事宜,这让郝家的人都松了一口气,郝家没了大少爷,要是再没了老爷,那可就真要倒了。只是大夫人仍然因为伤心过度,病卧在床。

    “夫人还是不肯吃药!”看到郝宗义跨进门来,小妾如沙端着药碗站了起来,为难地道。

    从如沙手里接过药碗,郝宗义走到了床边,坐在了床沿上,“夫人,吃药吧!”

    看到郝宗义,躺在床上的夫人顿时泪如泉涌,“老爷,老爷,家国没了,你不能不管啊,我要那些人死,都去死。我要他们给家国陪葬。”

    郝宗义脸上闪过一丝异色,轻轻地舀起一匙汤药:“夫人,我保证,他们都会死,害了家国的那些人,一个也活不了,全得死。”

    听到郝宗义的话,站在他身后的小妾如沙,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但马上却又低下了头。

    “老爷,刘老太爷过来了。”门外,响起了家人的禀报之声。郝宗义微微一怔,站起身来,将药碗递给了如沙,“他这个时候过来干什么?”

    “老爷,还有黄家,田家,陈家,方家四位家主。”站在门口的家人咽了一口唾沫道。

    “全都来了?”郝宗义沉思片刻,大步向外走去。

    刘老太爷拄着一根拐棍,站在大院子里,这些天,郝家一片忙乱,院子里的积雪都没有人打扫,垃圾到处都是,显得杂乱不堪。但刘老太爷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两眼看着正门大堂之上那块匾牌,很有感触地道:“郝家,可是我们沙阳的老户了,这块匾牌,与我家大堂上的那一块,差不多都是一个时代的,算下来,也快有百年了吧,这上面,沉积得可都是家族的历史啊!”

    踏出大门的郝宗义,刚好听到了刘老太爷的这句话,看到刘老太爷身后的四大家主脸色都很不好看,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祥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