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二百二十一章:交易与威胁
    昔日繁华的丰县县城,如今已是门可罗雀,大街之上,几乎所有的店铺都关着门,偶尔有几个行人走过,也是步履匆匆,脸带惊恐之色,走在大街之上,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如此凄凉之景,让刘保不由暗自叹气。

    只怕现在城里的人也逃得没有几个了。站在县衙门前,回望着清冷的大街,刘保心中暗自想道。

    此时的刘保,不复在刘老太爷面前的卑躬屈膝,而是气宇轩昂,在县衙门口那么一站,气势颇是逼人,再加上身后跟着的几个随从,一眼便能看出与常人大不相同。即便是在丰县气焰嚣张的齐兵,站在刘保面前,也是小心翼翼。

    从怀里掏出一张名贴,递给门口的卫兵,“去禀告你家梁将军,就说沙阳郡刘老太爷的管家来访。”

    卫兵不知道刘老太爷是谁,但看这人高高在上的架式,倒也不敢怠慢。“请这位先生稍等,小人这便去回报。”

    片刻之后,刘保已经坐在了梁达的面前,士兵不知道刘老太爷是谁,梁达自然是清楚的。

    “刘老太爷让大管家前来,不知有何事要与梁某商量?”梁达坐在主位,神态就然傲慢。赵老太爷的确名气很大,但作为战胜国的将军,梁达自然有着他的道理,能见这位管家,他觉得已经给了对方很大的面子了。

    刘保却不以为意,自顾自地慢慢地饮着茶,看着梁达,不紧不慢地道:“老太爷让在下来,是想尽快使这一次的事件平息下来,大家都不伤和气。”

    “只要贵国的刘将军能将雁山贼匪尽数剿灭,我自然就退走了。”梁达哼了一声,“当然,我还要带走杀害我部将的凶手。”

    刘保笑了笑,“如果是这样,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梁将军,雁山贼匪已经不存在了。他们现在已经被刘兴将军剿灭了。”

    “是么?”梁达呵呵的笑了起来,“但我要的人呢?”

    “梁将军很清楚,杀害寇将军的人是一名九级高手,而起因,我相信梁将军也应当清楚明了,梁将军认为,一名九级高手有可能被生擒活捉吗?”刘保淡淡地道。“或者梁将军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撤出丰县?”

    梁达呵呵笑了起来,“随你怎么想,左右不将凶手绳之以法,我大齐军队是绝不会退出丰县的,如果你们不行,我们就自己来。”

    刘保点了点头,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匣子,放在梁达的面前。

    “刘管家这是什么意思?”梁达放下茶杯,手轻轻地敲击着匣子。

    “老太爷给梁将军的一点小意思,不多,区区十万两银子而已。”刘保淡淡地道:“梁将军想来也清楚,丰县是沙阳的丰县,而沙阳却是我们老太爷的沙阳。老太爷不希望在沙阳在生出什么事端来。”

    “要是我不答应呢?”梁达狞笑道。

    “那梁将军可就太不懂人情了。”刘保呵呵地笑了起来:“梁将军所率兵马是郡兵,驻扎于登县,主要的任务可不是作战,而是为齐队筹措粮草,军费,这几个月来,我们沙阳郡可是有求必应,情愿自己饿肚子,也保证了你们的要求,这也是我们老太爷的善意,但如果梁将军连这点小小的要求也不能答应的话,我敢保证,从下个月开始,你将会筹不到一粒粮食。”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梁达冷笑。

    “谈不上威胁,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现在我们大越与大齐是盟友,支援盟友粮食,是友情而不是义务。便是朝廷也不能强逼我沙阳郡。想来大齐皇帝陛下也没有什么可以指责我们的,我们无所谓,但于梁将军的前程只怕很有关系,只怕一个办事不力的考评那是少不了的。听闻贵方郭云济将军一向以脾气火爆闻名,不知道他得知梁将军不能按时给他筹措到足够的粮食,对梁将军会有什么评价?”

    “你们不给,难不成我不会自己动手吗?”梁达冷笑,不屑地看着刘保。

    刘保微微一笑,“梁将军别忘了,现在我们可有五千大军便在丰县境内,梁将军要抢,可得先掂量掂量。”

    “就凭你们这些酒囊饭袋也想阻我大军?”梁达仰天长笑。

    刘保哼了一声,“我们大越郡兵比起贵军的确是差了一些,但梁将军所辖可也不是大齐精锐,更何况,如果咱们沙阳郡兵之中多了两个九级高手呢?那又如何?”

    “你!”梁达大怒,霍然站起,盯着刘保,脸色涨红,却是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好叫梁将军得知,雁山群匪之中,的确有两个九级高手,不过现在他们已经与我们老太爷达成了协议,将成为我们老太爷的臂助。梁将军哪果想来硬的话,那说不得,咱们便只能硬来一场了,先不说输赢,咱们两家打起来,坏的可就是两国之间的盟议,上面追穷下来,我们老太爷不见得有事,但我敢肯定,梁将军你肯定有事。”刘保端起了茶杯,笑吟吟地看着梁达。

    半晌,梁达终于缓缓地坐了下来,“你待怎样?”

    刘保微笑着将小匣子推到了梁达的面前:“梁将军,千里为官不过为财而已,成人之美,却又能将国事办好,何必为了一时之气而坏了我们之间的和气?梁将军想为大齐开疆拓土原本不错,但却与现实格格不入。大齐现在想干什么想来梁将军清楚,如果因为这么一点点小事而坏了贵国陛下的大事,梁将军恐怕吃罪不起。何不就此罢手,你好我好大家好呢,以后大家合作愉快,一齐发财岂不是更好?”

    “寇群就白死了?”

    “一个小小的牙将而已,死了便死了,有什么打紧的?不过是些许银两便能摆平的事情。”刘保淡淡地道。

    梁达呼吸粗重,脸色变幻,半晌终于咬了咬牙,一把抓起了桌子上的小匣子,“好,你回去告诉刘老太爷,我退出丰县,也不再纠缠寇群之死,但每年我需要筹措的粮食,老太爷可不能少了我一丝一毫。”

    “自然。”刘保满口答应,“此中乃小事一桩,梁将军,以后咱们便是朋友了,国家征战,输输赢赢,那是经常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发财,赚钱,那才是正经。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沙阳郡被你们齐国占了,刘老太爷照样能呼风唤雨,但要是你们大齐输了,梁将军只怕下场就堪虞,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咱们老太爷有钱,扎根于民间,不管是谁当政,都需要咱们老太爷这样的人,但像梁将军这样的,多你不多,少你不少。梁将军,要想成为咱们老太爷这样的人,你还任重而道远呢,一齐合作,一齐发财,这才是正经。”

    梁达被刘保一席话气得脸红脖子粗,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位嚣张的管家所说的都是实话,自己在这里,看起来是高高在上,但在齐国,算个屁啊!

    铁青着脸,梁达啪地一合茶碗盖,怒道:“来人,送客!”

    刘保微笑着站了起来,微微欠身,“梁将军,后会有期,以后若到登县,在下一定会再来拜访。”

    走出丰县县衙的大门,刘保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对付梁达,他并没有太多的担心,左右不过是一个贪财的将领而已,又想发财,又想升官,这样的人,自然好对付,让他担心的,反倒是大山深处的那支显得神秘莫测的土匪队伍。

    绝不能将他们看成一支简单的土匪队伍啊。他们,必将成为以后沙阳郡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这一点,必须要让老太爷有清醒的认识,在无力消灭他们的时候,与他们搞好关系,便成了必须的事情。

    对于赵氏来说,谁当政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刘氏还能在沙阳郡掌握话语权就够了,但这支土匪队伍,只怕不是那么好打交道的。以后赵氏在沙阳郡的权威,说不定就会遭到他们严重的挑战。

    再入雁山,第一批释放的人已经被送到了雁山,一名将领,五百名士兵,按照先前的约定,五百人,却只有一半人有武器盔甲,出了雁山,刘氏必须要先给这些人重新配齐武装才能重新集结,戏,自然是要做全套的。丰县给了秦风,他们以后将化身为丰县县兵,而数千郡兵,自然也会气宇轩昂地返回郡城,不给越京城的那位对沙阳郡虎视眈眈的左相有任何的借口。

    说起来,这一次刘氏当真是损失巨大啊!刘保叹了一口气,但愿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刘兴将是最后一个被释放的人,这也是雁山匪徒们对刘氏的制约。

    “刘先生,我,我怎么办?”丰县原来的县令葛庆生瑟缩着站在刘保的面前,这位县令无疑是最倒霉的一个家伙了,先前县城被梁达占了,他不便去尝了尝大牢的滋味,这段时间还在外饱受风雪之苦,现在好不容易齐人要走了,可丰县,却不是自己的。

    刘保看了一眼葛庆生,“葛县令,这一次,你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老太爷很赏识,不会对你没有安排,你耐心地等着。”

    “多谢老太爷了。”葛庆生喜出望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