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二百一十五章:沙阳郡的真正主人
    桐宫,沙阳郡最豪华,也是最神秘的一处所在,能在这里出没的,基本上都是沙阳郡的头面人面,等闲人等,即便有钱,也是难以踏足其间,像很多外来者,甚至都没有听说过沙阳郡还有这样一处所在。

    这里是沙阳郡真正的头面人物的沙龙,既是他们休闲享乐之所,自然也是他们谋划、交易的所在。

    桐宫并不在郡城之内,而是建立在距离沙阳郡城数里之外的明湖之畔,桐宫有十数位东家,但只有一位是永亘不变的,那便是刘家,其它的东家,多年以来,已经换了许多。每一任的沙阳郡守一旦上任,也会自动成为桐宫的股东之一,当然,他拿得是干股,拿到他离任之时,这股东之位自然便也没有了。从桐宫建立起之后,还没有那一位郡守大人会拒绝这一股东之位,因为哪怕只是拿着一份干股,每一年的收益,也是他当郡守十年的俸禄也无法获得的。

    每一任郡守上任之时,刘老太爷向来都是胡萝卜与大棒齐飞,听话的,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乖乖的不别出心裁,刘家老太爷给你的利益,能让你拿到手软,拿到心惊胆战。如果你想在沙阳郡撇开刘家老太爷来一个大权独享,你便马上会发现寸步难行,你的命令,连郡守衙门都走不出去。

    数十年下来,所有来沙阳郡上任的郡守,也都学乖了,一至沙阳郡城,不是先去官衙,而是会先去刘府,拜访一下刘老太爷,表示一下自己绝不会坏了以往的规纪。

    郡守有规纪,刘老太爷自然也是很给面子,除了私底下的那些花红之外,明面之上,刘老太爷那也是绝对恭恭敬敬的。

    当然,这是在明处,暗底下,画风可就完全变了。

    就像今天,在桐宫之内,高据上桌的便是刘老太爷,而笑得很开心在一边作陪的正是沙阳郡的最高长官郡守权云。

    权云权郡守在沙阳郡郡守之位之上已经呆了三年了,今年正是朝廷考功的年份,来自朝廷的监察御史大驾光临,对权大人这三年的功过进行考查,是留任,贬斥还是升迁,来考察的监察御史自然是大权在握。

    权云不想升迁,但也不想被调任,因为这三年,他在沙阳郡呆得很舒服,大事小事儿刘老太爷替他办得妥妥贴贴,每到年底,大批的花红会准时送到府上,这样的日子,哪里寻去?离开了这里,哪怕是到了越京城中去任职,又怎么能比得了这里的舒坦?在沙阳郡,除了刘老太爷,就是自己,到了越京城,自己这个郡守算个屁啊!

    但他也明白,今年这一关,自己是很难过的,因为左相张宁,想将沙阳郡握在自己的手中。越国丢掉了大片膏腴之地,沙阳郡现在虽然位处齐越边境,时时刻刻受到威胁,但却是越国最富裕的一个郡治了。

    他的希望,只能寄托在刘老太爷身上了。

    刘老太爷自然也不希望这位听话的郡守大人就这样离去,在刘老太爷的心目之中,这世上所有人都是有价钱的,如果买不动的话,便只能说明自己的出价还不够,张宁想拿下沙阳郡,他亦是心知肚明。不过即便张宁现在贵为左相,想从刘老太爷的嘴里掏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刘老太爷在朝中也是有人的。

    “周大人在越京城,自然是听惯了那堂皇大雅之音的,到了我们这穷乡僻壤之所,这等乡间俚曲可还听得入耳?”刘老太爷举起了酒杯,向着坐在自己左侧的监察御史周文龙遥遥举杯。

    赵老太爷有怪癖,这在沙阳郡是人尽皆知,不喜大雅之音,只爱听些乡间俚曲,今日席间献唱的可是权云特意找来的一对流浪到此的父女。

    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者盘膝坐在地上,双目微闭,以二胡伴奏,站在他身侧的却是一个村姑模样打扮的人,一手拿着一只碟儿,以一枚筷子敲击,边敲边唱,曲调婉转,曲音却是悲怆莫名,唱得正是家乡被齐人侵占,亲人流离失所,朝不保夕的歌词。

    如此场合,却唱着这样的曲子,自然是与气氛极不搭调的,周文龙眉头微皱,这曲儿便是刘老太爷给他的下马威了,同样的,也是给他背后的主子张宁的一个明显的拒绝的信号。

    刘老太爷人虽然不在官场,但在朝中的靠山却也硬得很,洛氏虽然倒下了,张宁却也无法权倾朝野,制衡之道,皇帝还是非常精通的,新上任的兵部尚书与老资格的户部尚书,与这位刘老太爷都交情非浅,临来之时,张相也再三吩咐,他要的是沙阳郡,那么,与刘老太爷的合作便是无法回避的事情,拿掉权云却又要拉拢刘老太爷,这便是张宁给周文龙交待的任务。

    可现在看起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拿眼斜睨了一眼满脸媚笑的权云,心道也不知这位郡守大人是怎么讨得了这位老太爷的欢心,竟然让老太爷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左相的好意的。

    谁都知道,张相是主和派,现在与齐人签定的所有条约,都是张左相一手操办,刘老太爷以这种方式表达了他对张相的不满,这让周文龙有些头疼,或者只能给这位刘老太爷更大的好处,才能让他倒向张相一系。

    “这村姑长得模样一般,嗓音倒是极佳。”周文龙顾左右而言他。

    “嗓音还是其次,关键的是情真意切啊!”刘老太爷若有所思地转动着杯子,怜悯地看着场中的父女两人,“辛辛苦苦一辈子,倒得最后,忽然之间什么也没有了,家没有了,房子没有了,田地没有了,不得不沦落到当街卖唱,周大人,你进得城来,可曾看见,这沙阳郡城内内外外,逃难的人群络驿不绝,每日饿死的人可不在少数啊!是不是权郡守?”

    “老太爷说得是啊,每日送往化人庄的都有数十人,大部分都是饿死的,像老太爷这样的大善人虽然设立了粥棚,可架不住逃难的人太多,哪今连官办的粥棚都难以为继了。”权云连连摇头。

    周文龙看着权云,冷笑一声:“这赈灾救民,本是郡守之职,如果有人饿死,哪是郡守失职,权郡守,你可得慎言。”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权云却是丝毫不惧,“齐人割去了五百里土地,这些地方的百姓大量逃亡,其中很多都涌入了沙阳郡,沙阳郡虽然是产粮大郡,可今年,朝廷已经多次从沙阳征调粮食,现在沙阳郡内,多座粮库已经空仓了,让本官有何办法?”

    “权大人,朝廷国策,你最好不要擅议。这可是大罪!”周文龙顿时黑了脸。

    权云冷笑,举杯自饮,既然张宁想拿了他这郡守之位,他自然也不用给他的狗腿子周文龙脸面,反正现在抱的是刘老太爷的大腿,只要刘老太爷不松口,自己便无虞。而刘老太爷可能松口吗,当然不会,刘老太爷松了口,投了张相,可也得罪了另外两个大佬,权云相信,刘老爷子肯定权衡过利敝,做熟不做生,与其现在才去抱张宁的大腿,还不如牢牢地将以前的大腿抱紧一些。那两位,现在与张左相在朝中可也是斗得不亦乐呼。

    两位大人物相互炝口,陪坐的沙阳郡其它富豪权贵可就噤若寒蝉了,眼见着两人怒目而视,众人纷纷低下头,装作看不见。刘老太爷却是微微一笑,“周大人,这是私人宴会,是我老某人作东,在这里,什么都可以说,但出了这个门,自然是都不认帐的,这里又没有外人,权大人发发牢骚,也是情有可原的,他这个郡守,当得辛苦呢!”

    当得屁的辛苦!周文龙腹绯道。“刘老太爷,有些话不是我们当说的。眼下国事是艰难了一些,但在陛下的英明指导之下,在张左相的带领之下,我相信,我们大越迟早会走出困境的,当然,这也需要像赵老太爷这样的国之精英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啊。”

    刘老太爷哈哈大笑起来,“老朽已经年过七十了,隔天远离地近,周大人谬赞了,老朽现在不过是混吃等死,可当不得精英一说。”

    “老太爷年纪虽然大了,但令公子可是正当壮年啊,这一次下官出使沙阳,临走之前,张相还对刘兴文将军赞不绝口呢,说大越军方,正需要刘将军这样的虎将,张左相说了,只要老太爷有意,张相便将刘将军调到越京城,就任虎贲军副统领一职。老太爷,那可是咱们大越的天子亲军呢!”周文龙不动声色地抛出了一个重重的筹码。

    听到周文龙的话,权云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小儿如今正在丰县剿匪,儿大不由爹,现在他的主意大了,不见得听得进去老朽的话了。”刘老太爷微笑道:“不过张左相的好意,老朽一定会转达给他的。”

    “如此甚好。张相是求贤若渴啊!”周文龙举起了酒杯,得意地看了一眼权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