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二百一十三章:投降吧
    朋友?!这词从对方嘴里说出来,让陆丰有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他是官,对方是匪,但对方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自然而然的态度,倒让陆丰似乎生出了一种高攀的高觉。

    他隐隐感到丰县只怕要变天了。

    一股多达千人的战斗力惊人的土匪,不,不不,他们不是土匪,他们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他们有两个九级大高手,他们还有数个八级,七级高手,这不仅仅是对于丰县,即便是对于沙阳郡来说,只怕也是一股难以抵御的力量。

    特别是现在沙阳郡的最后一支防御力量刘兴文的郡兵全军覆灭之后,更是如此。大越在向齐国割地赔款之后,沙阳郡已经成为了齐越交界之地,现在越国全力与秦国对抗,齐国要去找楚国的麻烦,在这块地界之上,根本就没有一支足以震骇这些人的力量了。

    陆丰似乎看到了一支新兴力量齐越交界之处茁壮成长。

    有些事情,不想则已,细思则极恐。

    很显然,这样一支有规模,有组织,有着强力领导的力量,不会是从石头缝里突然蹦出来的,他们也不是漫无目的流窜而来的,而是经过极其周密的考量,才选定的这个地方,正好在当今的局势之下,处于齐越两国权力的真空地带。这便是俗语所说的天高皇帝远,双方都无力管,而且也没有心思来管。

    或者在上面人的心目之中,了不起便是一群土匪而已,即翻说破了天去,又能有多大的作为?但陆丰哪怕只与他们有着短短的交集,却已经看出了太多不同的东西。

    这些人对于官场,军队系统极其熟悉,对于官场的运作,更是了然于胸,这让陆丰猜测,这是不是这片大陆之上其它的国家,刻意派出来的一支深入敌后的武装力量,不论是楚国,还是秦国,都有理由这么做。

    大乱之世到了,这天下,恐怕马上便会翻天覆地,而作为个人,在这片惊涛骇浪之中,能做的,恐怕就只有是随波逐流,如果说那些大人物,还能算是怒涛之中的一叶扁舟的话,陆丰觉得自己就只能算是一片枯叶,运气好,能随波飘荡,运气差,那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秦将军,你需要我做什么?”陆丰一瞬间便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在这些人面前,自己就只是一个小人物,小人物便当有小人物的生存之道。

    “陆县尉是一个聪明人!”秦风笑了起来,“聪明好,我秦风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这样便少去了许多麻烦,我想以后我们会有很多交集的。先来说说眼前的事吧!”手指点了点谷底,“这样的寒夜,这样的冬雨,下头的人,坚持不了多久的。也许他们能挺过今夜,挺过明天白天,但他们挺不了更多的时间。你们没有援军,即便有,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我想,不用指望现在还在丰县的梁达来救你们吧?”

    陆丰无言的摇了摇头。

    “我只不过是自保而已,并不想杀太多人。”秦风微笑道:“现在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陆丰再次苦笑:“如果秦将军愿意将我当成朋友,那是陆某的荣幸。”

    “你去告诉刘兴文,投降吧,我保证他们的个人安全。”

    畹谷之内,一片凄风冷雨之中,郡兵们瑟缩地挤在一起,几千人挤在这个并不大的死谷之内,寒风袭人,自天而降的冻雨无孔不入,身上早就湿透,在这样的季节里,那是会要人命的。谷内连树都没有几棵,一些低矮的灌木对于几千人来说,完全是杯水车薪,到了下半夜,生起来的火堆,基本上已经变成了一堆灰烬,寒冷,如同挥舞着镰刀的死神,正在向他们步步逼近。而饥饿,也在向他们袭来,现在的他们,身上可是连一颗粮食也没有,在这个山谷之内,便说吃的了,便连草,也看不到几根。

    “刘将军,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啊!”一批将领围坐在刘兴文的身边,刘兴文脸色煞白,白天与秦风的直接交手,让他受创不轻。体内气息紊乱,勉力将其纳入丹田之内,但却时时都有再次失控的风险,对手的内息太古怪了,虽然驱赶得七七八八,但仅剩下的那一丝丝,却如同毒蛇,隐藏在他身体的角落,随时都会择人而噬。

    “咳咳,你们有什么办法?”刘兴文看着他们,问道。

    “刘将军。”一名军官压低了声音,道:“现在我们已经身处绝地,带着这些累赘,我们连一丝逃走的机会也不会有。”

    他转头看了看四周一团团,一簇簇挤在一起抖抖索索的士兵们,“畹谷虽然不大,但土匪的人数也并不多,不可能密不透风地都看住,咱们这些人,最差的也是六级好手,这山谷,咱们还是有把握能爬上去的。”

    此话一出,在场的将领们都是怦然心动,一齐看向刘兴文。

    刘兴文苦笑一声:“山谷是很大,土匪的人也并不多,可是你们别忘了,他们有两个九级高手,而白天,据我看到的,他们至少还有两个八级高手,你觉得,他们有必要将他们的人一个个摆在谷顶上吗?他们只需要在各个节点之上设置岗哨便可以了,一旦发现我们有逃跑的踪迹,只需一个警讯,他们的高手便能马上出动,你们觉得,你们是两个九级高手的对手呢,还是有信心能从那几个八级高手的手下逃出去?”

    众人顿时哑然。

    “我们的倚仗,便是这些普通士兵,只有与他们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能与那些高手对抗,离开了他们,在谷顶那些人眼中,我们什么也不是,他们能轻而易举的收拾掉我们。”刘兴文叹息道。

    “难道我们就在这里等死吗?”另一人急了,“这样的日子,只要再持续一两天,这里的人,便再也熬不下去了。”

    “等吧,我有一个预感,那些土匪不会轻易让我们这样死去的。”刘兴文抬头,看着谷底那些在风雪之中隐约飘扬的气死风灯,若有所思地道。

    似乎是在印证着他的话,就在所有人抬头看向谷顶的时候,一枚火箭带着凄厉的响声自谷底射下,带着一溜火光,自天而降,叮的一声插在离刘兴文不远处,箭上的火光犹自在燃烧着。与此同时,一个举着火把的人,从谷底开始一路跳跃着向下,那支火箭是给谷底的人报信的,而这个人,自然才是真正的目标。

    刘兴文站了起来,“他们来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

    看到自谷顶下来的人站到自己的面前,刘兴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陆丰,怎么是你?”

    “刘将军!”陆丰苦笑,“我们留在外面的人,全完了,在谷口被封的时候,我们遭到了土匪的攻击,成校尉当场战死,一千郡兵,当场便被杀了一小半,剩下的,都被生擒活捉了。”

    虽然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但陆丰真正说出来时,众人还是不禁一阵黯然。

    “他们不是一般的土匪,他们更像是一支军队,战斗力,实在是太恐怖了!”陆丰有些悸然地道,他是县尉,带着的是县兵,并没有真正踏上过千军万马搏杀的战场,而他对面的那些黑衣士兵,一个个却都是尸山血海里爬出的,那种对生命的漠视,对死亡的淡然的那种气息,让陆丰不寒而栗。

    “他们让你下来,带来了什么话?有什么条件?”刘兴文直奔主题。

    “将军,他们的头领说,并不想大造杀孽,只要您肯投降就好。”陆丰道。

    “投降?让我投降一支土匪?”刘兴文勃然变色。

    “刘将军,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想利用将军您来勒索钱粮!”陆丰叹了一口气,“他们的头领说,您投降之后,绝不会受到亏待,当然,前提是您的家人,必须要拿出数目可观的钱粮来赎您回去。”

    “肉票!”刘兴文一张脸顿时黑成了锅底,作为郡兵统领,剿了一辈子匪,到头来,却成了匪徒手中的肉票,想想也觉得窝囊。

    “是,他们就是这么想的。包括这谷内所有的人,只要家里出得起他们开的价,他们都可以释放。当然,只能是军官,那些普通士兵,只怕就回不去了。”刘丰压低了声音道。

    “当真如此?”刘兴文身后,一众将领顿时兴奋起来,不就是钱粮嘛,可他们就是了,重要的是,自己能够安全回去。

    “的确如此。他们让我来通知刘将军与各位,如果你们答应,接下来,我还要去沙阳郡城通知各位的家人。”陆丰道。

    “将军,此时此地,此情此景,我们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先逃过这一劫再说吧,不然死在这里,也未免太不划算了。”一众将领哗啦一声围住了刘兴文,七嘴八舌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