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二百一十二章:好多肥羊
    陆丰其实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至少自己现在还有一个小小的窝棚能为遮风挡雨,虽然被封住了全身的真气而让他此时冻得浑身哆哆嗦嗦,但一想起现在被封在谷底的那些人,已经是幸福多了。

    冷雨打在人字形的窝棚上,中间还夹杂着些许雪籽,发出唰唰的响声,这样的寒夜,也不知会有多少人扛不过去。

    苦笑着摇头,现在自己已经自身难保,还想着别人干什么?也不知道那些土匪会怎么处置自己。叹了一口气,蜷缩得更紧了一些,或者这是自己活着的最后一个夜晚了,凄风冷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落幕?

    觉得自己已经开始了生命倒计时的他,突然无比的思念起家人来。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觉得,以前那种向上爬的念头是多么的可笑,将以前那些莫明其妙浪费掉的时间,如果能花在陪伴家人身上,或者在临死之前,自己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遗憾了。

    这一仗,输得莫名其妙,输得心有不甘。对方的人数多达千人,而且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百战老兵,与那些人打过一仗之后,陆丰能够确认这一点。这些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不是齐人,当然,更不是越人。

    两个九级高手。想到这一点,他更是苦笑连连,同时也是郁闷无比,陆一帆那个王八蛋,将他吭得够苦。这两个九级高手,唯一都见过的,便只有陆一帆那个混帐,可他却偏偏告诉自己,他们是同一个人。成功地误导了自己的后果是严重的,严重到足以让自己送命,可惜自己没有机会去找他算帐了。

    那个家伙,胆小如鼠,但却又滑如泥鳅,现在自己要完蛋了,那个王八蛋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也许自己坟头草都长得有人高了,他还会活得好好的吧!

    陆丰不无郁闷地想着。

    外头响起沉重的脚步声,一个硕大的脑袋探了进来,“陆丰,出来。”

    是那个瘸子。陆丰对此人映象颇深,一只腿长,一只腿短,偏生打仗的时候,倒是冲在最前头,内息怪异,凶狠无比,每一次出招,似乎都在准备着与敌人同归于尽,每砍一刀,都会声嘶力竭地吼叫,那嘶哑的犹如铁片摩擦的声音,就足以让一个心志不坚的人心烦意乱。

    “要杀我了么?”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到了这个时候,仍然禁不住心头一片冰凉,手脚发麻,声音都有些抖了起来。

    瘸子嘎嘎地笑了起来,“不错,陆县尉,怕了?尿裤子没?要不要我扶你一把!”

    陆丰大怒,挣扎着站起来,士可杀不可辱,自己可不是陆一帆那没胆的杂种。

    “不用!”他硬气地答了一句,弯着腰钻了出来,谷顶之上,无数的火把在菲菲细雨之中烧得毕毕剥剥作响,整整一圈,便似乎是畹谷之上生出了一片火红的腰带,雾气迷漫在这些火把之上,居然十分好看。

    他留恋地,贪婪地看着这一幕。

    “请吧,陆县尉!”瘸子在一边怪笑着。“我已经替你选好地儿了,风水宝地,保管能让你后人升官发财的。”

    “升官发财倒也不必了,安安生生地活一辈子便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陆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既然已经要死了,总要死得有尊严一些,好歹自己也是一个七级武道高手,在丰县,沙阳郡也算是头面人物了,即便是在敌人面前,也不能显得太窝囊了。

    瘸子怪笑着,一瘸一拐在前边走着,陆丰也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身后,瘸子是生理缺陷,而他,则是在小窝棚里窝得久了,两条腿是真的麻了,两人一前一后,倒也相映成趣。沿途之上,不少黑衣人提着刀来来去去,不时有人和瘸子打着招呼。有人叫他副尉,有人叫他野狗老大,乱七八糟的,但陆丰还是从副尉这个称呼之上,听出了一些端倪,这些人,原来都是正规军的人。只是不知他们原来隶属于那一支部队,齐人侵越,沦落为匪的原正规军可也不在少数。

    他压根儿便没有生出逃跑的心思,不说这些黑衣人了,便是眼前这个瘸子,别看他在前头根本就没有回头看自己一眼的意思,但自己如果想要跑的话,铁定马上便被他摞倒。现在的自己,真气被封,毫无还手之力。

    走了一会儿,离崖顶越来越近了,陆丰的心愈崩愈紧。

    “喏,自己过去吧!”瘸子停下了脚步,转过头,下巴抬了抬。

    “自己过去?”陆丰讶然,前方,两个有些模糊的人影站在哪里,是准备砍自己脑袋的刽子手吗?

    “对呀,自己走过去,怕了吗?”瘸子哧笑着。

    陆丰咬咬牙,有些艰难地拖着步子,在瘸子的注视之下,向着前方那两个模糊的身影走过去,身后,传来了瘸子的称赞声:“看不出,倒也算条汉子。”

    这个时候得到对方的称赞,陆丰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如果不是万般无奈,但凡还有一线拼搏的希望,自己又怎么会甘心赴死?眼下的镇定,不过是希望在临死之前不再受一些折辱罢了。

    走到近前,他却呆住了,两个站在崖边对着崖下正在指指点点的,一个赫然是白天与自己交过手的一个大汉,另一个,却是那个九级高手。

    他有些呆住了,如果想杀自己,自然是不需要这样的人物来动手的,随意一个士兵上来,便能收拾了自己。

    “陆县尉,你觉得你们这些士兵在这样的严寒条件下,能支撑几天?”那个年轻的九级高手没有回头,手却向着陆丰招了招。

    知道自己在对方眼里,与一只阿猫阿狗也没有区别,陆丰反倒不怎么害怕,如果是一个小兵要砍自己,他还会担心会不会一刀砍不死自己让自己多受些痛苦,但这样的人想要杀自己,必然会让自己死得彻底无比,快速无比。

    他走了过去,“郡兵一向没有边军善战,纪律也不如边军,意志更是远远不如,这样的天气,他们能熬过一夜,就算是不错了。”

    “与我估计得差不多。陆县尉,这支郡兵你熟悉吧?”

    “是,大多数人我都认得!”陆丰点了点头。

    “讲一讲这里头的人物吧?”秦风微笑道:“嗯,我的意思是说,那些家里有些家当的人物,愿意出钱赎他们的人物。”

    “赎?”陆丰的眼睛瞪圆了。

    秦风大笑起来,“当然,我们是土匪啊,好不容易抓了这么多肥羊,当然想卖个好价钱啦!陆县尉,我想这里头,一定有很多肥羊对不对?”

    “你,你是说可以拿钱赎回自己?”陆丰瞪大了眼睛,心里头浮起一丝希望:“你们当真是土匪,那我,可不可以赎回自己?陆某虽然只是一个县尉,但却也有不少身家。”

    秦风与小猫对视一眼,不禁哑然失笑。

    “陆县尉,你的事情呆会儿再说,我现在想知道的是,这里头的肥羊多不多,大概值多少钱粮?”秦风指了指谷里。

    陆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当然,郡兵系统,历来都是权贵子弟的集合场,这里头的军官,倒有七八成家里非富即贵,都是想谋求一些军官来飞黄腾达的。便是白天被这位大侠一刀劈了的那一个,家里也可以随随便便拿出几万两银子出来。”

    秦风一摊手,“得,小猫,你一刀劈了几万两银子跑了!”

    “这个真没办法,那时候,我只想着先将外头那些人收拾了,好去堵谷里头的家伙,这个损失,看来只能在谷里这些人身上找补了,对了陆县尉,这里头最有钱的是那一个?”

    “最有钱的,当然是刘兴文刘将军啦!”陆丰道:“陆家,可是沙阳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在沙阳是根深蒂固的。”

    “如果我拿刘兴文换十万斤粮食,能不能换回来?”秦风身子前倾,脸上的贪婪一览无余。

    “十万斤粮食,对现在的丰县来说,是一个大数目,但对于沙阳郡的刘家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数目罢了。”陆丰道。

    秦风与小猫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兴奋之色。

    “来来来,陆县尉,咱们坐下说,坐下说,你好好地给我讲讲,这支队伍里的肥羊,究竟能换多少钱粮?”秦风热情地一把将陆丰拉了过来,随手一拍之下,陆丰赫然发现,自己被拘禁了大半日的真气,顷刻之间便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之中,微微运转,先前那逼人的寒气,瞬间便消失了大半。

    看到对方盘膝坐在了雪地之中,陆丰也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在对方面前,即便自己武功全复又能怎样?

    大半个时辰之后,秦风与小猫两人得意狂笑,击掌相庆,“发了,发了。”两人得意之极,看得陆丰郁闷不已。

    “两位大侠,我,也是可以出钱粮来赎回自己的。”他小声的提醒道。

    “不不不,你不需要赎自己。”秦风笑吟吟地道,“你只要做好了接下来我要你做的事情,那你不但不用出钱,还可以成为我们的朋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