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二百章:与流寇的区别
    野狗带来的三百人,其中两百是敢死营的老兄弟,另外一百余人,却是跟随着邹明一齐逃亡到雁山的人,这些人中,不少人身上带着伤,到了这里,虽然做不得重活,但却可以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当然,也是让他们在共同的工作之中,培养起彼此之间的感情,让他们能更快地融合到敢死营这个团队之中来。

    粮食,现在他们是不缺的,抢了丰县给齐人上贡的十万余斤粮食,现在的他们,可算是一个小小的土豪,这深山老林之中,只要勤快一点,想改善生活,也是非常轻易的事情,特别是敢死营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缺德冒烟儿的家伙,他们一进这老林子,这里头的原住民们可就倒了大霉,便连深藏于洞中正在呼呼大睡的熊瞎子,一个不小心也会被他们从洞里揪出来,变成他们的腹中餐。

    “老大,新鲜的熊掌,大补!”野狗笑呵呵的递给秦风一大碗的干货。

    “好家伙!”秦风摇头道:“你们来了这些天,只怕这里的野兽被你们快要打干净了吧?”

    野狗哈哈大笑:“还行,老大,你不是说要在这里建城吗。我就想了,到时候肯定有很多很多的普通老百姓们要移居到这里来,可这里有如此多的凶兽会威胁到他们安全啊,这可怎么行?所以我每天都派一个小组出去狞猎,反正隔三岔五都能弄一点干货回来。”

    秦风点点头,“看得出来你们的生活不错,瞧这一个个的,冰天雪地里如此辛苦,可居然还养得油光水滑,满面红光的。”

    “公私兼顾嘛!”野狗得意地笑了起来,“现在便好多了,我估计再要弄到上等货色,便要向更远处去寻找了。这是昨天掏的一个熊瞎子洞,上千斤重呢,老大回去的时候,给小猫他们带一些回去,他们那地方啊,我估计弄不到这样的好东西。”

    “得亏你还惦记着好兄弟!”秦风笑着。“不然以后小猫看见你,必然要将你揍得满地找牙。”

    野狗叽叽地笑着,也递了一碗给王厚,“王先生,来,这是你的,这么说来,以后咱们两个要暂时搭伴了,我拓荒,你建设,咱俩可就珠联璧合,相得益彰了。”

    “野狗,你就拉倒吧,没文化别瞎吡吡,没得让王先生看笑话,王先生可是读书人。”秦风大笑。

    “哪里哪里,不第秀才,落拓文人,当不得官儿,就只能做一个刑名师爷而已。”王厚连连摆手谦逊道。

    “书读傻了的人我可不要,像王先生这种人情练达,洞悉实务的人,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秦风笑道,“王先生,这里以后就要拜托给你了。野狗啊,回头在这里,给王先生建一所最大的最好的房子,王先生可是有女眷得,到时候都得搬到这里来。”

    “放心吧,老大,这事儿便交给我,保管让王先生住得满意,住得舒心。”野狗连连点头。

    “还有啊,王先生的女眷在这里,要是有人敢打主意骚扰?”秦风道。

    “哼哼,谁要是敢打这样的主意,我野狗当场便劁了他。”野狗冷笑,“王先生尽管放心,在这里,我老大,你老二。”

    “什么你老大,在这里,你到时候可要听王先生的。”秦风斥道。

    啊!野狗瞪大了嘴巴,看着秦风认真的神色,又无所谓的点点头,“行,老大,你说让我听他的,我便听他的。”

    王厚一边喝着汤,一边观察着这个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要与自己合作的家伙,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没啥花花肠子,耿直,但也鲁莽,对秦风忠心不二,这样的家伙好对付,凡事只要抬出秦风来,保管他服服帖帖。

    到现在为止,王厚已经基本明白了秦风想要做什么,不过这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情,要是秦风这一伙人当真是一群悍匪,除了杀人放火抢劫别的什么也不干的话,自己对他们又有什么重要的?现在他们想做一番大事业,要沉下心来从最基础的做起,这才有自己这样的人发挥作用的机会,不管将来会怎么样,至少现在,自己对他们是重要的。

    未来如何,现在想这么多干什么呢?左右现在王氏已经不可能再在正常的世界里去安稳的生活了,或者现在,王氏一家已经上了朝廷的通缉名单吧,现在的越国人,杀了秦国的将军,那可是泼天的大事。

    看秦风他们这些人,行事稳重,有条有理,倒是让王厚凭添了几分底气,能不能逐鹿天下暂且不说,只要能形成气候,站稳脚跟,能让自己一家人安安稳稳地活下去,便已经很好了。再者王厚也清楚,如果秦风真能做到一定程度,真能从这片大山里走出去,那时候要洗白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自己用心替他们做事,在他们的体系之中占据更重要的位置,到走出大山的那一刻,到在这一片大陆之上有资格发出自己的声音的时候,别说只杀了一个齐国的将军,便是杀了十个又如何?

    杀一人为罪,屠万人是雄。这便是这个残酷世界的最真实的写照。

    喝完了汤,野狗却是笑嘻嘻的提了一把刀过来,递给了秦风:“老大,儿郎便可是都盼着一睹你的风彩呢,给大家露一手。”

    秦风一笑,野狗这家伙,看起来粗鲁,心却也细着呢,现在所有人都在这深山老林子里干着砍树建屋的勾当,不定便有人有些不满意,或者看不到前路所在,野狗这是要让自己再立立威呢,特别是现在又有了邹明的这伙人加入。这些人身上的江湖习气极重,可不像敢死营的老兄弟,这些年来,已经被自己整得服服帖帖,生生地拗过来了。

    当然这一层,秦风自不会明说,掂了掂刀,敢死营的制式武器,对他来说,用起来也顺手,“野狗,这真是不放过一切机会来拉夫啊,连我也想着利用上了。”

    野狗一笑,“像老大你这样的好手,难得来一趟,可既然来了,不利用一把怎么行啊,说实话,我还真没有见过九级高手全力施展是什么威力呢?”

    “九级高手都被你拖来砍树了!”秦风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提着刀向前走去。

    看到秦风要露一手,在场的几百号人,一个个都兴奋的站了起来,便是邹正等人,也瞪大了眼睛。

    走到森林的边缘,缓缓地提起刀来,秦风回头望了一眼身后黑压压的人群眼巴巴的目光,微微一笑,双手举刀,向前走去。

    很随意,手里的刀似乎只是轻轻地向前一划,前方便骤然传来了巨大的声响,一大片合抱粗的大树剧烈的抖动起来,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数十株大树便在秦风的这轻轻一挥之间,带着巨大的轰鸣之声,连带着树冠之上厚厚的积雪,轰然倒了下来,溅起满天雪雾。

    左一刀,右一刀,行若无事,眼前的空地却在不断地扩大,短短几个呼吸的工夫,便清出了一大块空地,这块空地,如果让野狗带着他的三百人来干的话,起码也得一天的功夫。

    “我勒个去!”野狗目瞪口呆地看着雪雾之中微笑着走回来的秦风,眼中射出狂热的光芒,“这便是九级高手的威力吗?老大,你要是有空的话多来几趟,岂不是会让我们的工程会大大提前完成?”

    提起大刀,重重地拍在野狗的屁股之上,“你想什么呢,我哪有时间在这里给你砍树?”

    “哪是哪是,老大自然有老大的大事,这些小事还是我们来干得了。老大,你说我这一辈子,还能练到你现在这个程度吗?”

    “为什么不能?”秦风微笑道,将刀还给野狗,“别忘了,你练得是谁的功夫,成就宗师我不敢说,但假以时日,区区一个九级好手是跑不了你的。”

    听了秦风的话,野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那眼中射出的光芒,可就代表了一切。

    两天之后,秦风与王厚踏上了归程。

    “秦老大,这片土地这两天我仔细瞧过了,也不知有多少年这里没有有过人迹了,树下的腐叶足足有数尺厚,换而言之,这片土地,当真是肥得流油,开了春,再过一遍火,这片地方,当真是种什么长什么,都不用人来操什么心。好地方,着实是好地方。”坐在滑杆上的王厚摇头晃脑地道,根本没有注意到在不知不觉之中,他也如同野狗一般,称呼秦风为秦老大了:“我那大王庄,精心伺候的地,可也比不得这里的肥沃啊!”

    秦风点头道:“土地,是一切的根本,粮食,是发展的基石,如果没有一块我们自己的根据地,没有属于我们自己的一块稳固的地盘,那我们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的做成什么事,充其量也就是一帮流寇而已,但有了这个,我们便有了发展的根本,王先生,你明白我所说的吗?”

    “我懂。”王厚会意的点点头:“现在我们力量弱小,便只能躲在山里悄悄地建设一块属于我们的根据地,并以此为根基,向外一点点的蚕食,这样做,不显山不露水,不会在初期引起别人的注意,虽然慢,但却是真正做大事的考量。当我们开始显山露水的时候,便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力量,有了足够抗衡敌人的本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