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七百六十一章:无法拒绝的提议
    陆大远一夜没有睡着,而是一直怔怔地看着身边放着的两口薄皮棺材。这是随军的工匠,昨天连夜拆了几辆马车打造的,而薄皮棺材内,装着的就是邓朴,邓素的遗体。

    邓氏算是完啦!陆大远在心中哀叹起来。作为邓氏的心腹将领之一,他当然知道,李挚死后,看似风光无限的邓氏其实蕴藏着极大的危机,皇室猜忌,卞氏仇恨,而邓系的另一员大将,坐拥重兵的虎牢关肖锵心怀不轨,意图自立门户。种种因素,这才促使了邓洪,邓朴下定决心联手齐人,蛮人一起对明国发难,想要打一场漂漂亮亮的翻身仗,替明国夺取大片的肥沃的土地,创造大秦代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光辉战绩。

    如果这一切变成了现实,那毫无疑问,邓氏的功绩将彪柄史册,在大秦的地位将无人可以动摇。而在出兵之初,邓氏内部也进行过多番讨论,都一致认定,无论如何这一场大仗都没有失败的理由。

    可还是失败了。

    失败在哪里?陆大远想来想去,哪怕到了现在,他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可失败就是失败。一个原本看起来毫无问题的计划,到了最后,却是满盘皆输,看着两具棺材,他不禁苦笑起来。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他站了起来,看着周围的士兵。一个个的黑眼圈,表明着他的士兵们同样是彻夜未眠。也是,被敌人重重包围,性命危在旦夕,又有谁人能睡得着?

    对面的敌人阵营之中,已经升起了一股股炊烟,随风飘荡过来的香味,让他的不禁吞了一口唾沫。

    “埋锅造饭,让弟兄们吃一顿饱的吧。”他低声对身边的副将道。

    “陆将军,我们随军的粮食不多。”副将刻意压低了声音向他禀告道。

    陆大远苦笑:“你觉得,就算我们让弟兄们只喝稀粥,又能撑多长时间?”

    副将哑然。

    “让弟兄们吃一顿饱的,然后,准备突围吧!”陆大远道。

    副将打了一个寒噤,“陆将军,这样突围,没有骑兵押阵掩护,我们能突出去多少?”

    “能回去多少是多少。”陆大远叹了一口气。

    副将黯然失色,垂下头默然的走向远方。

    陆大远提着刀,走向阵地前沿,明军看起来没有进攻的迹象,他们的骑兵,比昨天退得更远了一些,此刻只放出了一些游哨在自己的周围晃荡。

    突围作战,最难对付的就是这些骑兵,最大的伤亡,也会是由这些骑兵造成的。可是没有办法,如果昨天,大秦的那些骑兵没有逃,自己还有把握,带着大部分的人回去,可现在,十停里有个一二停回去就了不起了。事到如今,陆大远也不想埋怨骑兵,自己在知道了邓朴,邓素双双阵亡之后,自己不也是亡魂皆冒,完全失去了战斗的勇气了吗?

    向前走出几步,他一个人孤独地拄刀站在阵列之前,看着远处飘扬着的那面大明日月旗,心中却是感慨万千。

    一个五年之前,还一无所有狼狈逃亡的小小楚军校尉,如今却开创了偌大的基业,不但覆灭了越国,现在更是又将秦国打得摇摇欲坠。

    陆大远心中对秦风没有多少仇恨,相反的,他倒对这个虽然年轻却充满着传奇的人物相当的敬佩,他知道,这个人现在就应当在他的对面,能与他对战一场,就算是死在他的刀下,那也算对得起自己这一生的戎马生涯了。

    这个时候,从明军的阵列之中,竟然也走出来一个人,与他遥遥相望片刻,竟然迈开大步,直接向着他这里走了过来。

    陆大远微怔。

    那人越走越近,丝毫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听到了身后有无数张弓弩张开的声音,他抬起手,摆了摆,示意不要妄动。

    那人越走越近,陆大远终于看清了,那是霍光,是明国的兵部尚书。当然,也是一位武道大高手。他心中微怒,心道别说你还不是宗师,就算你是宗师,难不成还想来单挑我一万人的军队不成?

    哪怕你们会获得最后的胜利,但我还不能硌掉你们几颗牙么?

    他瞪着霍光,提着刀,迎着对方走了过去。

    两人相对而立,陆大远满脸怒气,霍光却是一脸的笑容。

    当然,胜利者是有资格笑的。

    “陆将军,我们可以谈一谈么?”霍光笑咪咪地道:“坐下来谈一谈,你不要这么瞪着我,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单挑,你不是我对手,群殴,你们现在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他指了指自己身后的步兵,又指了指陆大远背后远处的骑兵,此刻,那里的骑兵已经全都翻身上马,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这里。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陆大远恨声道:“邓朴将军,邓素将军都死在了你们的手里,你说,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霍光冷哼了一声,指了指脚下,“陆将军,这是什么?”

    “地,还能是什么?”陆大远一楞,道。

    “是,土地,这是谁的土地?”霍光直视着对方,“是我们大明的,还是你们大秦的?邓朴,邓素死在我们大明的土地之上,怪我们吗?强盗打上门来,还不许主人自卫?这是什么逻辑?难道这是你们大秦的道理吗?”

    陆大远默然。

    “我们大明的道理,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他们来了,那就别回去了,他们不是想要我们的土地吗?那就永远留在这片土地这上好了。”霍光傲然道。“陆将军,你呢,你也想永远留在这片土地上?”

    “将军百战死,有死而已!”陆大远涩然道。

    “他们呢?”霍光指了指陆大远的身后。

    “秦国勇士,向来不惧死。”陆大远微闭双眼,声音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一万个秦国勇士,背后有多少个老弱妇孺?”霍光盯着陆大远,质问道。“死很容易,他们死后,那些人呢?”

    陆大远抬头,看着霍光,“你想劝降我?”

    “对,我就是来劝降的,陆将军,现在的情形你也看到了,你们是逃不脱,打不赢,顽抗下去,注定都会枉死在这里,而这,是可以避免的。”霍光道。

    陆大光嘴角抽了抽:“霍大人,大秦史之上,从来都没有成建制投降的先例,我,也不会成为第一个开创这个先例的人。”

    “怕背骂名?”霍光嘿嘿一笑:“背上一个区区骂名,却能挽救上万条性命,陆将军该如何选择?”

    陆大远痛苦的闭上眼睛,摇头不语。

    霍光干脆坐了下来,抬头看着陆大远,陆大远犹豫片刻,也还是坐了下来。

    “陆将军,大秦大明,关系本来一直不错,很可惜,你们的开平王邓洪,受了秦人的蛊惑,以为有机可乘,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场仗不是我们想打的,就算是到了现不想持续扩大战事,想来你也知道,现在我们在东边,还面临着齐人的攻势,所以我想,很快,我们与你们大秦就会有一场谈判。”霍光淡淡地道。

    “和谈?”陆大远霍然抬起头。

    “当然,肯定会谈判,到了现在,我想你们也打不下去了,而我们,也不想打了。邓氏,嘿嘿,现在恐怕是风雨飘扬了,我可是知道,号称十万大军的这支邓氏边军,真正的精锐最多五万人吧,其它的人,未免就太寒酸了一些。现在这五万精锐,二万骑兵算得上全军覆灭了,在龙游的两万,损失也很大,接下来,他们会损失更大。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这一万人,或者会成为邓洪的救命稻草,现在向我们投降,将来如果谈判顺利,我们把你们整体放回去,也不是没有可能啊?只要邓洪愿意付出代价。”霍光悠悠地道:“我想现在邓洪肯定是指望不上肖锵了吧?”

    陆大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开平王组织了这场对你们的突袭,你们还愿意支持开平王?”他疑惑地问道。

    “当然,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比以前更愿意支持开平王,因为他比以前弱了太多,没有了邓朴这位宗师,没有了邓素的两万骑兵,他会比以前更加的依赖我们。你觉得对不对?”霍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陆大光。“一个弱不禁风的开平王,比一个强大的开平王,更让我们喜欢。”

    陆大远瞪视着霍光,对方这话说得诛心,其内的意思也很明显,那就是明国希望大秦继续保持内部激烈的政争,开平王变弱了,卞氏便显得强了起来,肖锵自立门户会更加的有底气,以前大秦是三足鼎立,以后便成了四方角逐,国内局势会更乱。而明国必然会在其中推波助澜,加大各方的矛盾,持续削弱秦国。

    道理自己都明白,可自己能拒绝么?自己战死在这里,也不可能阻止开平王的败势,开平王彻底失势,自己别说得到光荣战死的荣光,恐怕连家人都会受到牵连,自己可是邓氏的心腹大将。

    他咬着嘴唇,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未完待续……)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