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小心思
    郑潇垂着双手,低着头,心中虽然恼怒之极,但脸上却不敢有丝毫的表现。∽↗因为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秦国边军的统帅邓朴。没有任何通报,邓朴就突然从照影峡来到了井径关。

    他曾想过邓朴肯定不会对他假以辞色,但万万没有想到邓朴居然表现得如此激烈,当一迭文件劈头盖脸地被扔在自己脸上的时候,他真被整蒙了,半晌才会过神来。

    “我在雍都之时,便听卞帅说你是我们大秦年轻一代之中的翘楚,这才同意将井径关交给你,可你瞧瞧,这你弄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你居让想让我们尽起大军,去剿灭一支六七百人的残军?你是脑子里进水了吗?你知道落英山脉有多大吗?你知道大山里有多险峻吗?就算我们十万边军一齐出动,在落英山脉中也只能算是沧海一粟,这样徒费钱粮却毫无收益的行动,居然是我们大秦年轻一代的翘楚想出来的注意,当真让人失望之极。”站在郑潇面前,邓朴肆无忌惮地喷着口水,一根手指头险些便要戳到对方的鼻子上。

    满屋子的将领们,有的笑盈盈地看热闹,有的则是低着头,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之色却又无可奈何,只余下粗重的鼻息之声。洋洋得意的自然是邓朴带来的将领,而另外一些,当然是郑潇的人手。

    “大将军,敢死营是我们边军的死敌,哪怕他们现在已经是半残了,但打蛇不死,必有后患啊!末将也是存了为边军复仇之心,此刻正好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郑潇低声解释道:“更何况,安阳城中出十万两银子,也足以弥补我们的军费损失了。”

    邓朴从鼻中重重地哼了一声,返身走回到大堂中间,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区区十万两银子,便想驱使我们大秦边军如牛狗吗?我们虽穷,但也不收这样的银子。”

    听到这里,郑潇知道这事儿肯定是没戏了,“是,既然如此,那末将便将对方先行预付的五万两银子给人退回去。”

    “已经付了五万两啦?”邓朴却是哈的一声,“楚人可当真豪富啊,既然已经收了,干嘛还要退回去?不退!”

    郑潇抬头,看着邓朴,脸色有些发红:“大将军,这,这大丈夫立于世,当言必信,行必果,收了钱就得办事,如今大将军既然决定不理会这敢死营,这钱,如何还能留下,这岂不是让楚人戳着我们的脊梁骨骂吗?”

    邓朴哧的一笑,想不到这郑潇还是一个正义感爆棚的家伙,看着对方,心里蓦地有了一个主意。

    “我不同意大军出动,但并没有说不允许小股军马出动嘛!”他看着邓朴,笑容可掬,“让楚人将另五万两银子也拿来,我们才会动手。”

    “大将军的意思是?”听到有了转机,郑潇不由兴奋起来。

    “现在敢死营不过六七百残军,而且群龙无首,那个章小猫可早就不是敢死营的人了,现在他们窝在落英山脉之中,说不定这章小猫早就控制不住了,何需我们出动大军。这事儿既然是你接下的,那我便给你一千精锐,进山去灭了这股残军,拿了他们的头颅来祭旗,如何?”邓朴盯着郑潇,“正好也让我看看你的能力,井径关现在可是我们边军的重镇,虽然你得到了卞兄的大力支赞,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呢!边军和雷霆军可是完全不一样。”

    听到邓朴的安排,郑潇心中一惊,从雷霆军调到这里的时候,卞帅可是再三强调要他当心邓朴,卞氏这些年来,莫名其妙地折损在边军的人可真是不少了,而且一个个的都死得正大光明,让卞无双根本抓不到一丝把柄。现在邓朴此举,是不是又存了借刀杀人的心思。

    就在他迟疑的片刻,邓朴却是身子向后一靠,淡淡地道:“当然,你刚刚来落英山脉,对这里的地形地貌完全不熟悉,你也可以拒绝。毕竟只是一股六七百人的残军,弃之虽然可惜,但食之也是无味,要是因此折损了我大秦一员大将,可就太不值当了。”

    淡淡的几句话,却是让郑潇的脸顿时涨红了。轻描淡写之间,却已是将郑潇不动声色地逼到了死角。

    身为井径关大将,对于自己驻守的地方完全不熟悉,这事可轻可重,但结合先前邓朴所说的话,无异是给了邓朴撤换他一个重重的借口。主将发话,部将拒绝,不奉号令,虽然邓朴说不会追究,但这必然也会是自己的罪状之一。最后强调对方只是六七百人的残军,自己如果不敢去,那他便可以质疑自己的能力,勇气。有了这些借口,只怕邓朴撤换自己,连卞帅也无话可说,只会觉得自己不争气。

    “末将愿意奉命,带一千精锐进山,取了敢死营的人头回来。”他向前跨了一步,抱拳道。

    “好!”邓朴重重一拍桌子,赞赏地看着对方,“果然不愧是我大秦的栋梁,这样吧,你对落英山脉不熟,你带来的这些人吧,也是一样,大本营的斥候营会在前期出动,探明敢死营残兵现在的驻地,然后再通知给你,如此,也省了你不少的力气。”

    “多谢大将军。”郑潇松了一口气,大本营的斥候营对落英山脉可是熟悉异常,有他们来探知对方的落脚所在,自然会让自己轻松不少。

    “再者,楚人送来的十万两银子,大本营只要五万,另外五万,便赏给那些将随你出征的一千将士,以鼓舞军心。”邓朴看着对方上钩,心下大悦。敢死营的确只有六七百人了,可当秦风回来之后,那支曾让秦国边军闻风丧胆的部队,必然会重振旗鼓,更何况,如今的秦风可有着九级武道的好手,当郑潇出现在敢死营面前的时候,便是他的毕命之期。想在边军之中安插人手来一点点地培植卞氏在边军中的势力,卞无双未免想得太简单了。

    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体内真气的流动,脸上笑容更甚,那个舒大夫,果然是神医无双,虽然还只过去了短短的几天,但自己已经能明显地感受到了身体内的暗伤正在好转。这些暗伤不仅是这一次留下来,还有自己从小习练武道而慢慢积攒下来的,舒畅这一次的出手,不仅让自己的担心尽去,而且让自己步入宗师殿堂的希望大增,一个武者,特别是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跨出这一步的关隘不仅是悟性,机遇,身体上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这些暗伤,也是要命的因素之一。

    边军只能是邓氏的,这样秦国才能保持平衡,李挚大帅这一次受伤颇重,几年之内恐怕都得养伤,卞无双显然有些肆无忌惮了,想必皇帝陛下也能看到这一点,到时候郑潇死了,也不会有太多的后患。

    至于与卞氏的关系,呵呵呵,邓氏与卞氏之间的关系,又什么时候好过啦?

    安阳城,安如海拿着来自秦国边军大将邓朴的书函,翻来覆去的看着,仿佛这书函之中藏着什么玄妙。

    “大将军,这邓朴不怀好意,根本不必理他。”谭俊对此不屑一顾,“眼下秦军势大,我们无法与之对阵,但大将军的存在,便是对他们的极大威胁,我看这邓朴是想将大将军骗出去,然后对大将军不利,如果大将军有什么闪失,西境可就又要塌天了。”

    安如海微微摇头,“虽然猜不透邓朴的用意,但这样的手段,料他还不会使出来,而且就算他使出来,我要脱身也不是什么难事。”

    “大将军准备去吗?”谭俊略显紧张。

    “去,当然得去。现在齐人大举侵越,保持了多年的平静已经被打破了,等朝廷缓过劲来,只怕陛下便要对齐人用兵,东境自此必然战火重燃,那个时候,西境的和平,便很关键,我们在那个时候不能后院起火。邓朴是秦国边军在我们西境的统帅,如果能与他有很好的沟通,或者到时候对国政大有裨益。”

    “大将军,说实话,我是不赞同现在对齐人用兵的。”谭俊有些苦恼地道。

    “这不是我们能够置喙的,谭郡守,我奉劝你一句,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上书陛下。”安如海道:“陛下的心思,便是能打垮齐国,一统天下。”

    谭俊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安如海转头看着一边的剪刀,“你这一期练的兵我看了,很不错,颇有了一些精兵的模样。这一批兵,我接受了。接下来,你要迅速地再次招兵,练兵,只要你能保持练出精兵的这个速度与规模,我上书陛下为你请赏。”

    “多谢大将军,末将一定努力,不会让大将军失望!”剪刀躬身道。“不过这批兵虽然看起来像模像样了,但还没有结过战场的洗礼,恐怕还只是一个样子货。”

    “不必担心,这一次他们只要有个样子就行了。我去见邓朴,又不是与他火并。”安如海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