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条件
    看着面前的秦风,邓朴脑子里飞速的盘算着这件事的利敝得失,有秦风的敢死营和没秦风的敢死营可是两支截然不同的部队,前者虽勇,但不过是匹夫之勇,最大的可能是沦为一支流寇,但后者却极有可能再在此人的凝聚力之下,重新成为一支让人头疼的部队。

    敢死营现在是友还是敌?邓朴一时之间无法判断。虽然过去的敢死营曾经是秦国边军的死敌,但邓朴这样的人,考虑问题自然而然地会着眼于更远处的利益,过去的仇恨难以忘记,但更重要的是未来,如果利益相合,那么,仇人变成朋友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因为这不是私恨,而是国仇,是国家利益的较量。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秦风的敢死营,邓朴不会将其放在心上,但现在秦风不但活着,而且看起来性情有了极大的变化,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落英山脉初见秦风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倔强的略显青涩的热血青年,但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却显然是一个历经沧桑的沉稳将领。虽然他现在还很弱小,但并不妨碍邓朴将他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之上来讨论这一件事情。

    “在我们讨论这件事情之前,我想要确认一件事情,是不是从此以后,你与大楚将成为仇敌,并因此而将我们大秦视为友军?”邓朴问道。

    秦风笑了笑,“邓将军,现在说这些你不觉得为时过早吗?现在的敢死营,人不过千,比起一些土匪队伍尚不如,我们没有资格来谈与谁为友,与谁为敌。敌友的判断,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之上的,没有实力,一切免谈。就像大将军你,内心深处,现在可真将敢死营当成一个对手或者一个平等的盟友?”

    邓朴想了想,“以前或者不屑一顾,但既然你回来了,敢死营在我心目之中的地位,自然会大幅度的提高。如果你以后会与大楚为目标并矢志复仇的话,那么,我们便有了谈判的基础。”“不错,从我死而复生的那一刻,大楚就成了我的目标之一,因为我的仇人,是他们的皇帝。”秦风坦然道,“不过现在这对我来说,是高不攀的目标,饭得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现在我的目标,就是先折断了那些残害我敢死营袍泽的刀子。”

    “你准备留在落英山脉发展?”邓朴又问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不!”秦风断然否决。“落英山脉看着虽大,却没有我们生存的空间。因为这里已经有了你们,出山,有楚,进山有秦,呆在落英山脉,我们永远只能是一只土匪队伍。所以我在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会很快离开,这一点,邓将军完全可以放心,我们不会对你们有任何的威胁。”

    邓朴点了点头:“我理解你的选择,但你为什么不考虑另外一个可能呢?比方说,加入我们大秦。”

    邓朴站了起来,看着秦风:“不要先忙着拒绝,你可以先听听我的条件,如果你加入我大秦边军,我给你一支两万人的部队的指挥权。秦风,这是一个很高的了,在你这个年纪,能掌握如此权力的人,放眼天下,也没有几个。你想要报仇,而我们大秦需要更强大,在某一个层面上来说,楚国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合则两利,分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但对你来说,可就失去了登山的一条捷径。”

    秦风微笑着拱手向邓朴施了一礼:“多谢邓将军的好意,也感谢邓将军对秦某的看重,但我的回答是,抱歉!”

    邓朴耸了耸肩,重新坐了下来,脸上倒也没有太多的失望之色,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答案,只是他想从秦风的嘴里亲耳听到一般。

    “我可以知道理由吗?”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一个马前卒,拼命的战斗,努力地去挣取活着的机会。如果加入秦国,的确会有一个高的,但同样不也是一个马前卒吗?不过是以前为楚国,今后为秦国而已,我不想这么活了。以后的日子里,我要做自己生命的主人。”秦风道:“这个理由,邓将军还满意吗?”

    “满意,也不满意。”邓朴摇摇头,“这个世界之上,除了少数的几个人,谁不是马前卒?就像我,身居高位,手握重兵,在外人看来自然是志得意满,但我何尝不是马前卒,我是大秦皇帝的马前卒,我是我们邓氏一族的马前卒。秦风,有志向是好的,但志向如果偏离了实际,便会成为空想,幻想,并最终会伤及己身。”

    “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走不走得通。”秦风笑道。

    “好吧,你还很年轻,失败得起,不像我们,已经失去了这股心气了。人各有志,也不必强求。既然你不想加入我们,那么我想问一问,我帮你,会有什么好处?没有收益的事情,我可不会去做。可能你还不知道,安阳郡出了十万两白银,要我们去剿灭你敢死营剩下的那些人,公文还摆在我的大案上呢。”

    听到这话,秦风不置可否:“邓将军是极聪明的人,怎么可能傻乎乎的去接受这样的提议,我估摸着提出这个方案的人,大概对于落英山脉并不了解吧。纵然您尽起十万大军,在茫茫大山之中,想要找到一支几百人的队伍也如同大海捞针吧。当然,你也许只是想骗这十万两银子而已。”

    邓朴大笑,“说说你的条件,不然我做做样子,然后宣称把敢死营都杀光了,想来那些楚人也找不到敢死营的踪迹,这十万两银子照样稳稳落入我的空袋。”

    “杀剪刀,于我是复仇,于你们,则是根除后患,剪掉安如海的羽翼。”秦风道:“容剪刀一直活下去,以后便会是你的大麻烦。”

    “你如此看重剪刀?”邓朴有些惊讶。“我看不出他在军事之上有什么特别的才能,也只不过按部就班,稍有灵气罢了。”

    “在敢死营中现在的部将当中,我是最看重剪刀的。因为他好学。”秦风沉吟了一下,道:“想来我能得到邓大将军您的看重,并不是我能打敢拼吧,这样的部将你麾下多得是。”

    “不错,我看重的是你训练部队的能力和整合部队的能力。”

    “剪刀别的不说,在训练部队和整合部队作战能力的方面,已经得到了我的真传。”秦风看着邓朴,“其实最近两年,我已不太介入新兵入营的训练,而都是由剪刀来完成。现在他是安阳郡兵,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相信,剪刀会让安阳郡兵从现在开始,彻头彻尾地变个样子。他的这种才能一旦被安如海发现,你能想到后果吗?”

    秦风笑了笑:“或者他训练出来的部队及不上敢死营,但只要有敢死营一半的战斗力,就足够你头疼了吧?”

    听着秦风的在,邓朴不由自主地伸手从桌上的案卷之中,捡选出了一张,这一张,正是他在安阳郡的探子发回来的关于剪刀练兵的内容。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理由。安如海是一个厉害的对手,资历辈份经验都比我要高,如果他能在剪刀的帮助之下,建立起一支不输于以前的楚国边军的部队,的确让人很头痛。不过这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办到的事情,而且现在闵若英上台,楚人的战略重点肯定会转向东方,安如海即便有威胁,我想我也能应付得来。没有别的条件了吗?”

    “我个人欠邓将军一个人情,将来会在你需要的时候还给你。”秦风淡淡地道。

    “你个人欠我一个人情?”邓朴失笑道:“秦风,这话里头的讲究可就大了。至少就现在,你的人情还值不了多少啊!”

    “你也看到了,现在我已经九级武道修为了,而我今年刚刚满二十二岁,用不了多少年,我必然会跨入宗师的行列,邓将军,要让一位武道宗师欠你一个人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邓朴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隐痛,缓缓点头,“你说得不错。让一位未来的宗师欠我一个人情,的确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如果你能活到那个时候的话。”

    听着两人的对话,一边一直沉默着的舒畅突然开口道:“邓将军,我再添一个条件吧。”

    “舒大夫也有条件?”邓朴感兴趣地转头看向舒畅。

    “邓将军受过不轻的伤,而且现在看起来,这些伤恐怕还有隐患未消吧?”舒畅笑盈盈地看着邓朴。

    邓朴太阳穴突突地跳动了几下,“你怎么知道?”

    “你知道我是大夫,望闻问切,这只是最基本的功夫吧。想来这些隐患已经影响到了邓将军你以后的武道之路,我可是听说卞无双已经站在了宗师的门槛上了,而邓氏,现在武道修为最高的就是你了吧。如果说,我能让你体内这些隐患消除的话,你觉得这个条件如何?”

    犹如石破天惊,邓朴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你有办法?在雍都,可有名医已经给我下了断言了。”

    “请不要拿我与那些庸医相比,郭九龄你知道吧,你们秦人将他送到我哪的时候,已经跟死人差不多了,但现在他活蹦乱跳,一身武道修为也保住了一半。相比起他,你受的这点伤,对我来说,只能算是一件有点麻烦小事情。”舒畅洋洋得意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