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帮我查一个人
    (我去,上一章的标题居然有两个敏感字,晕倒,大家自己猜去吧。∈♀)

    郭九龄坐在昭华公主对面,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昭华公主,身着孝服的昭华公主,有着另一种惊人的艳丽,只是看了一眼,郭九龄就微微转开了视线。

    “不知公主心中有何颖惑?”他谨慎地问道。

    闵若兮抬眼看窗外,月儿刚刚挂上树梢,清冷的水光因为雾里的香炉中的重燃烧所腾起的轻烟而显得有些朦胧,也让半边脸庞沐浴在月光下的闵若兮显得缥缈起来。

    “我去过大哥那里了!”她淡淡地道。

    郭九龄点点头,“我知道。今天那里所有的内卫人员都换防了,黄真以失职被下狱,恐怕不可能活着走出内卫大牢了。”

    脸色微微一紧的闵若兮眼光闪烁了一下,旋即回复了正常。

    “大哥说不是他做的。”她接着道。

    郭九龄冷笑一声:“殿下,难道他说不是他做的,就不是他做得吗?”他的眼神之中满是厌恶,如果闵若诚不是前太子,不是闵若兮的大哥,只怕他当场就会发作,恶语相向了。

    这一次的西部之行,除开西部边军死伤殆尽之外,另一个受到绝大损失的就是郭九龄本人了。他本是九级武道高手,这一次在西疆连翻恶斗,虽然侥幸捡了一条命回来,但一身武道修为却折损得七七八八。

    一个人如果不曾站到山巅之上,自然不可能看到高处的风景,在他的眼界里,便只有那低处的景色,虽然艳羡高处的风光,但也仅仅是羡慕而已。可当一个人曾经站到了高处,领略了高处的荣光,甚至在展望更远处之时,却被打回原点,那心中的失落,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郭九龄在所有人的面前,表现得都很洒透,都很大度,可内心的痛苦,却也只有他自己知晓。

    毁掉的不仅是他的武道修为,还有他的前程。虽然归来之后,仍然担任着内卫的副统领一职,闵若英也曾当面承诺仍然还是会委以重任,但郭九龄清楚,自己的仕途已经结束了。皇上的话虽然说得漂亮,但你可不能当真了。皇上为了让属下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自然便要将事做得完美,但他不可能不识趣。过上一段时间,让这件事情冷却下来之后,老老实实的递上辞呈,辞职回家养老才是正经,才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老着脸皮呆在内卫之中,杨青这个统领当得不自在,自己也别扭,内卫中人或者现在还能对他保持尊敬,但时日一长,谁还能对一个武道修为跌到这个样子的老家伙毕恭毕敬?

    郭九龄不能不怨?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就是如今被圈养在东宫府里的闵若诚吗?为了皇家颜面,不得不留他一条命,但却为此搭上了秦风的命,还有敢死营那数千忠心之士。

    郭九龄如何不恨?

    闵若兮脸上有些茫然。“我不知道他说得是不是真的?因为现在能剩下的只是一些物证,凡是参与此事的人基本上都死了。”

    “殿下想要做些什么?”

    闵若兮挺直了腰身,“他害死了我的爱人,害死了西境数万军士,我恨他,我更恨他在我的面前,还是那么一副平静的样子,郭老,不瞒你说,那一刻,我真是有些动摇了。我需要找到铁证来让他在我面前无话可说。”

    “铁证?”郭九龄有些迟疑地看着闵若兮。

    “是,铁证,我要找到铁证,然后,我要亲手杀了他。”闵若兮放在桌上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郭老有什么办法?”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我就不信所有的细节都查清了。”闵若兮道。

    郭九龄沉吟了片刻,“殿下,其实这些天,我一直在内卫翻阅着这件事情的档案,有一个关键的人证并没有死,但是他消失了。”

    “谁?”

    “内卫副统领杨毅!”郭九龄道:“他是这件事情中最关键的人物,进诏狱见刘震的人就是他。但这个人,居然在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杨毅却又是闵若诚的心腹手下,这事儿就显得有些奇怪了。如果能找到他,或者便是公主殿下想要的铁证。”

    “内卫那边为什么没有去查这个人?”

    “内卫也在找这个人。这几天,杨青正在为此事苦恼,好像因为找不到杨毅,而受到了皇上的斥责。”郭九龄道。

    “郭老,我相信你有法子。”闵若兮盯着郭九龄,“你有法子是不是?你与杨毅共事几十年,对他的为人,性格,处事方式,行为习惯极为了解。”

    郭九龄干笑了几声,“殿下,杨毅身为内卫副统领,对于内卫太熟悉了,想找到他是极难的。我们的一些行事手段,他一清二楚,内卫在他面前是没有秘密的。”

    闵若兮摇了摇头:“我知道郭老行的,郭老之所以现在不发声,是因为杨青没有来求你对不对?如果二哥将这件事交给你,恐怕你早就找到线索了。”

    郭九龄嘿嘿笑了起来。

    “这件事我拜托郭老去查,不要惊动内卫那边,更先不要让二哥知晓。”闵若兮沉吟了片刻,“他指责这件事情是二哥栽赃陷害,那么,我便给他这个公平,找到了杨毅,一切便水落石出。”

    “可是不用动内卫系统的话,我便没有足够的人手可用。”郭九龄道。

    “郭老在内卫之中,肯定有自己信得过的一些人,剩下不足的,瑛姑会来帮你解决。”闵若兮道。

    “用江湖中人帮忙?”

    “郭老,我掌管集英殿多年,深知蛇有蛇道,鼠有鼠道,江湖中人,也有他们厉害的地方。放心吧,瑛姑给你的人,绝对是信得过的。”

    “好,既然殿下看重,这件事我便伸手管一管。找到杨毅,将他交给公主殿下。”郭九龄站了起来,郑重地承诺道。

    “有劳郭老了。”闵若兮冲他微微点了点头。“郭老伤势未荃愈,便又要出外奔波,若兮心中很是过意不去。”

    郭九龄微微一笑:“殿下言重了,像我现在,在内卫之中,别人看我的眼神,都像在看一个废物,难得公主殿下还如此看重我,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心中愉快,便谈不上辛苦。”

    “回就之后没有找御医看看吗?修为当真不能恢复了?”瑛姑端着茶走了进来,恰好听到郭九龄的回话,将茶杯放在郭九龄的面前,问道。

    郭九龄站了起来,瑛姑可不是一般的人,这世上,能让她端茶倒水的,还真没有几个。“多谢瑛姑了。”郭九龄道:“没希望了,不仅让御医看过,前几天我还求抱剑老人给我看了看。抱剑老人说,据他所知,千百年来,武功尽毁之后,又能重新站上巅峰的,只有一人,那便是千年之前的李清大帝。我如何能与李清大帝相比?所以也就死心了。”

    听到抱剑老人都下了如此断语,闵若兮也只有摇头叹息。

    “公主殿下,秦风他……”郭九龄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说了出来:“秦风兄弟已经走了,虽然我与他只是数面之交,但朋友之交,贵在知心,我想他在天之灵,必然也不愿意看到公主殿下现在如此自苦吧?您才双十年华,今后的人生还很长呢?”

    闵若兮微微一笑,站了起来,走到供桌之旁,伸手拿起灵牌,轻轻地擦拭着本来就一尘不染的灵牌。

    “郭老,借用你一句话,贵在知心也。我有了秦风,虽然只是一天一夜的夫妻,却已胜过其它人十年百年一辈子的厮守。有了这个念想儿,我这一辈子也就足够了。”

    郭九龄有些难过地看着闵若兮,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子,这一辈子就这样被毁掉了。他叹息,摇头,站了起来,“公主殿下,还没有恭喜你武道修为大进呢!真是难以想象,如此短短的时间内,您竟然连越数级,一只脚已经跨进了九级的门槛,当年万剑宗的宗主曾说过,您有可能成为这天下最年轻的宗师,当时我们还都以为他只不过是想讨先皇的欢心,现在看起来,他果然是法眼无虚啊。”

    “武道什么也好,宗师修为也罢,于我而言,并没有多大的意义!缘来便是,缘去便罢,如是而已。”闵若兮毫不在意地道。

    “无相神功,本是佛门神功,公主心境,想来正是契合了这门神功的要旨。”郭九龄道:“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公主如果成了宗师,与大楚而言,那是有极大裨益的,于皇族来说,也是意义重大,现在四大皇族之中,那一家没有宗师坐镇,先皇已去,现在倒是闵氏皇族显得最弱了。殿下,别忘了,十年一度的四大皇族会盟已经没有几年了。到时候,皇族如果没有人压得住场面而要倚靠外力,哪怕是万剑门宗主或者抱剑老人亲去,那也是落了口实给别人了。”

    “现在齐国正在大举进攻越国,越国颓势已不可逆,这四大皇族会盟还会举行吗?”闵若兮奇道。

    “当然会举行,那不仅是皇族的会盟,更是国力的较量。而且,曹氏齐国老谋深算,他们不会将越国一棒子打死的。适可而止,他们知道度在哪里,这一次秦国也好,我们大楚也好,都因为国内之事而无力援救越国,三国联盟抗齐之势,只怕要就此逆转了。四国会盟,将会成为最好的标签和镜子,那时候,将会定下未来多年这片大陆之上对抗之局势。”

    “总之,于我们大楚都是不好的了!”闵若兮皱眉道。

    “是,很不好。陛下清洗国内势在必行,西部糜乱,如果越国战败,我们在东部面临齐国的压力便会大增,从哪一方面来说,我们楚国在未来的几年里,日子必然是极不好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