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敢嫁,你敢娶吗
    这是我们的新房!

    今天我要嫁给你啦!

    我敢嫁,你敢娶吗?

    一句接着一句,犹如炸雷一般,在秦风的耳畔依次轰响,不由让他有些头昏目眩,直怀疑自己仍在梦中。

    “我是在做梦吗?”他盯着闵若兮。

    回答他的是大腿软肉之上传来的一阵剧痛,闵若兮揪住那里,狠狠一转,现在的秦风都当了好几个月的病号,虽然不至于肩不能挑,背不能驮,但原本紧梆梆的肌肉早已经松松垮垮了,这一下拧得他顿时叫了出来。

    “原来不是做梦!”他喃喃地道,看着眼前那张泛着红晕,娇羞无限的脸庞,心中陡地便生出无限感慨。

    “兮儿,我要死了,没几天活头了。”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一只小手已经紧紧地堵住了他的嘴,“秦风,不要说,不要说,哪怕你就是只活一天,只活一个时辰,我也要嫁给你,我也要做你的新娘。”

    秦风摇头,“兮儿,我怎么能害你?怎么能让你做寡妇?”

    “怎么会是害我?你不娶我,反倒是害我。秦风,你让我碰到了你,你让我爱上了你,这一辈子,我怎么还看得上其他的男子,这都是你害的。你想始乱终弃吗?你想让我一辈子孤单单一个,连一个回忆都不能拥有吗?”闵若兮两手捧起秦风的脸庞,定定地盯着秦风的双眼:“除了你,我谁也不嫁。哪怕只能做你一天的新娘。”

    不等秦风回答,闵若兮已是用她的红唇。紧紧地堵住了秦风的嘴唇。

    热烈而令人窒息的长吻,让秦风瞬间便迷失在闵若兮的热情当中。除开落英山脉之中的迫不得已,在漫漫的归途之中。哪怕是已经明确了两人的爱情,双方却也是发于情而止于礼,像今天这样的热烈,却还是第一次。

    感受着对方炙热的红唇,柔软的身体,一股热自一下子冲上了秦风的脑袋。伸出双手,紧紧地拥着闵若兮纤细的腰肢。

    “我敢嫁,你敢娶吗?”倚偎在秦风的胸前,头顶着秦风的下巴。闵若兮再一次问道。

    “敢,当然敢。娶妻如你,夫复何求?哪怕就此死去,也再无遗憾了。”秦风大声道。

    两人依偎着走到床沿之上,对面而坐,手牵着手,相互凝视着。

    “兮儿,这里还是那间牢房吗?”秦风微笑着问道。

    “是。秦风,原谅我。我无法将你活着带出诏狱,只能将这里布置成我们的洞房。”闵若兮满脸的歉意。

    秦风大笑起来,“恐怕自诏狱立起之日起,在这里举行婚礼的。也就只有这一次吧,不仅是前无古人,肯定也是后无来者。兮儿,你给了我一个与众不同的让人记忆深刻的婚礼。相信这在后世将会成为一个美丽的传奇,会被人写进书里。唱在戏里,我的名字,也会随着这些而流传后世呢。”

    看着秦风,闵若兮却是流下泪来。

    伸手擦干闵若兮脸上的泪花,秦风微笑道:“别哭,别哭,既然今天你要嫁给我,那今天可就是咱们的大喜的日子,新嫁娘应当高高兴兴的呢!”

    “新嫁娘都是要哭的,不是吗?”闵若兮哽咽道。

    “可咱们不一样,咱们与众不同,不是吗?咱们应当笑,开心地笑。”秦风伸手揽佳人入怀,道。

    闵若兮用力的点点头。从秦风的怀里钻了出来,大声叫道:“瑛姑,瑛姑,我们要拜堂啦!”

    铁门在吱呀声中被推开,瑛姑站在门边,看着携手从屏风后转出来的闵若兮和秦风,眼眶红红的,点头道:“公主,都准备好了。”

    在秦风惊讶的目光之中,喜乐之声在铁门之外凑响,瑛姑将一条带着大红花的红绸递到了两人的手中,一张喜帕盖上了闵若兮的头。

    “昭华公主闵若兮与秦风婚礼现在开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新人入洞房!”

    诏狱的大门口,这里一向是生人勿近,一向都是一个戒备森严而且极有威严的地方,但今天,就在大门口,居然摆上了一张案子,一个小火炉,案子旁边,坐着一个彪形大汉,正操着一柄巨大的刀在切着一条羊腿。

    硕大的刀在他的手中,宛如有生命一般,将羊肉切成极薄的肉片,周围渐渐聚拢起来的人,无不惊叹地看着这一切,外行看热闹,只觉得这大汉的力气好大,而且好傻,居然有这样大的一把刀来切肉,而内行的,看着那大汉手起刀落,一片片羊肉摊开了案上,却是身上寒气四溢。因为那大汉每一刀切下的肉片,厚薄均匀,绝无一片厚一些,一片薄一些,每一刀都堪堪将肉切下,并没有丝毫的触及案子,控刀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武道大高手,现在做得却是一个下人的活儿。这个人他们并不认识,但那个烤肉的,在上京城却是大大有名,那可是集英殿里的霍光。此刻,霍光正将肉片一片片地摊在面前小火炉上的铁板上,一手持筷,一手拿着小刷子,不停地将佐料刷到肉片之上,翻来覆去,每烤好一片,便盛在小碟子里,恭恭敬敬地放到一个头发胡子如雪赛霜的老头面前。

    细细地咀嚼着,慢慢地吞咽着,吃一片肉,喝一小口酒,不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声。

    两个九级大高手,像奴仆一般在服侍着那个老头。

    围观的人群之中,不时传出拼命想要压低的惊叹之声。

    马蹄之声自远处而来,霍光眼光闪动,抬头看向远处,却见一队队的士兵正从街道的两头奔行而来,不停地驱赶着正在向这里聚集的闲散人等,拳脚交加,只赶得人屁滚尿流,不少人不是没有抵抗的能力,但一看来的士兵身上所穿的服饰,却是不得不闭紧嘴巴,赶紧夹起尾巴滚蛋。

    士兵身后,一抬风辇正快速地向着这里奔近,看那规格仪仗,竟然是太皇太后亲临。霍光不由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身上有些发紧,手上动作微慢,一股微焦之意顿时传来,手上正在烤的一块肉片已是毁了。

    “霍光,你知道你为什么这十余年来再无寸进吗?”老人放下酒杯,若所所思地看着霍光。

    霍光垂下了头。

    “你不能沉下心来,你心有所盼,有所惧,有所求。”老人点了点那个仍在自顾自地切着羊肉的大汉,“瞧瞧他,十年之前,他与你在伯仲之间,但现在,你如与他交手,最多撑得过百招。”

    霍光看了一眼那大汉,眼中情绪有些复杂。

    “不用猜啦,他已经看到了那扇大门,只要机缘到了,便能跨过那道门槛。”老人笑道。

    “恭喜贺兄。”霍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那大汉道。

    “虽说看到了大门,但真要跨过那道门槛,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天下,像他这样的人不少,但真正能跨过那道门槛的又有几人呢?霍光啊,这事了了,我看你在集英殿也是混不下去了,如果没地方可去,便来我的菜馆端盘子?”老人笑道。

    “文老肯让我去端盘子?”霍光眼睛一亮。

    “只要你这位九级大高手肯去。”老人呵呵的笑了起来,“以前我不大喜欢你,但看你现在敢陪着小丫头做这件事,倒也还算得是重情重义,大楚死了左立行,这损失可不小,以后日子艰难着呢,或者能再多两个大宗师,也算是稍有助益。”

    “多谢文老,等了结了公主这件事,我马上向公主辞行,去给文老端盘子去。”霍光大喜过望。

    凤辇停在了诏狱门口,仅仅穿着常服的太皇太后脸上愤怒与惶急交夹,急步走下了凤辇,径直走到了老人的面前。

    “文大哥,你想毁了我的兮儿么?”看着对面的老人,太皇太后厉声喝道。

    无数跟随而来的士兵听到太皇太后这一声呼唤,无不是侧目而视,能被太皇太后称呼为大哥的人,身份自然不同凡响,但此人,竟是无人识得。

    文汇章长身而起,目光炯炯地看着太皇太后,淡淡地道:“弟妹,只怕毁了兮儿的不是我吧?”

    太皇太后不由一噎,对别人,她可以喝斥,可以以身份压人,但在这个老人面前,她却很清楚,根本就没有什么用,要不然,儿子就不会让自己来了。

    “文老哥,我要进去,我不能让兮儿胡来,她会将她这一辈子都糟践了的。”

    文汇章摇摇头,“不行,我答应了丫头,今天,没有人能踏进诏狱一步。”

    “文大哥,我求你了。那是我的女儿,也是你的侄女儿啊,你就不替她的今后想一想吗?她,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文汇章叹了一口气,“我欠了丫头一个人情,她拿着玉牌来还给了我,要我在这里坐上一天一夜,没办法,弟妹,当年闵威用一块玉牌,便拴了我几十年,今天,我同样无法拒绝丫头的要求。再者,丫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是母亲,难道还不清楚吗?就算你进去了,便能改变丫头的主意。你不进去,还会有一个活着的丫头出来,你进去了,只怕到时候要抬出来一双。”

    太皇太后看着文汇章,身体不停地摇晃着,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