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一百三十章 :今天我要嫁给你啦
    文老摇着头,转身,倒背着双手,缓缓走出了铁门。⊙闵若兮那平静得宛如古井一般的双眼,让他明白,不必再说什么,这个丫头,从来都是一个有主意的人。这一点,在他很久很久以前,在皇宫之中第一次见到那个灵动的小丫头时,便已经了然。

    文老在霍光和瑛姑敬仰的目光之中离开,两个人联手方才勉力控制住秦风,但在文老手中,却是举重若轻,不费吹灰之力,便让秦风平静了下来。

    这便是宗师与他们的差距么?两人对望了一眼,瑛姑摇摇头,“做事吧!”她低声道。

    霍光转身跟随着文老离去,瑛姑却是一挥手,早已等候在甬道之中的人手立时走上前来,散开他们手里提着的包袱,打开他们扛着的箱子,将一件件物事拿了出来,依次走进了秦风的那件牢房。

    闵若兮似乎看不到那些人的忙碌,她只是紧紧地抱着秦风,专注地看着秦风的脸。

    “你瘦了,瘦了好多呢!”手轻轻地抚过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缓缓地低头,将自己的脸郏贴在对方的脸上。

    瑛姑带来的人手,顷刻之间,便让这间牢房改天换地,灰扑扑的墙面之上便贴上了墙纸,地上铺上了厚厚的红毯,一枚枚钉子敲在石壁之上,幔帐层层拉开,四角挂起了宫灯,原本的床榻之上的褥子被一扫而空,华贵柔软崭新的新棉絮,被褥铺了上去,屏风拉开。将小小的牢房一分为二。

    一个硕大的木桶放在了外面,热腾腾的水倒了进去。瑛姑转过了屏风,看着闵若兮的眼神尽是怜惜之色。“公主,水已经备好了。”

    “我知道了。”闵若兮轻轻地点了点头。

    看着闵若兮,瑛姑欲言又止,最终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点燃桌上的两枚粗如儿臂的红烛,又是叹了一口气,转身出了牢门,轻轻地将门掩上。

    诏狱再一次地安静了下来。闵若兮用自己的脸庞轻轻地摩挲着秦风的脸,感受着对方的胡须刺扎着自己滑如凝脂一般的皮肤那隐隐的刺痛,微笑着道:“你这条懒虫,整天呆在这里无所事事,也不知道刮刮胡子,理理头发,我可是记得,我们在逃亡的时候,你也没忘了做这些事。”

    直起身子。将秦风放平在柔软的褥子之上,伸出双手,拧着秦风的耳朵,就像他们在落英山脉之中逃亡时那般。左右摇摆着秦风的脑袋。

    “懒虫,醒醒啦!”

    秦风觉得很舒服,耳边好像传来呼喊他的声音。可他却是不愿意醒过来,先前。他感到自己如同置身于火焰山之中,火焰撕扯着他的肌肉。从内到外的疼,好像有小刀在一点一点地剐着自己的肉,令人痛不欲生。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被烧成灰烬的那一刻,天上却下起了一场大雨,冰冷的雨点自天而降,浇灭了那熊熊的大火,凉丝丝的落在身上,让他从内到外地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

    他不想醒过来,他就想再好好的享受这天赐的凉爽。

    耳边有人在叫喊,那声音好熟悉,似乎是一个对自己极其紧要的人。

    那叫喊之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那是兮儿的声音,秦风心头大震,他努力地想要睁开自己的双眼,眼皮却似乎有千斤重一般,怎么也无法睁开,他不由大急,想要吼叫,却无法发出声音,想要抬手,却无法挪动哪怕一小根手指。

    “懒虫,醒醒啦!”冰凉的手指轻轻掠过他的脸庞,熟悉的感觉再一次从心头掠过,秦风拼命的,不断努力着,终于,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艳若桃花的面庞。

    果然是兮儿。

    “这是在梦中么?”秦风轻轻地道,“或者我已经死了,来到了你的梦中?”他的眼光掠过头顶那层层的幔帐和角上的宫灯。

    “你这个傻军汉,是不是坐牢坐糊涂了,你活得好好的,这不是梦。”两根手指拧住了他的脸郏,轻轻地扭动着:“疼吗?疼吗?”

    “疼!”秦风老老实实地答道。

    闵若兮双手用力,将秦风扶了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

    “我又发作了是不是,可我为什么动也不能动呢,以前每次发作,可也没有这种征状?”秦风的语气之中透着些惶急。

    “没事的,没事的,你只是刚刚发作得有些厉害,有些脱力罢了,文老说了,过一会儿你就会恢复正常了。”闵若兮微笑着环抱着秦风,“你现在的感觉,一定和我在落英山脉之上那会儿一个感觉,心里慌慌的,是不是?”

    “有一点儿。”秦风吸了一口气,道。

    闵若兮嘻嘻的笑着,伸手去解秦风的衣服。

    “你,你干什么?”秦风一惊。

    “能干什么,闻闻你身上吧,又酸又臭,我帮你洗洗啦。”闵若兮格格娇笑着,手上却没有丝毫停顿,转眼之间就剥去了秦风的上衣。

    感觉到对方柔软的小手摸上了自己的腰带,秦风不由大窘,“我来,我自己来。”

    “你现在动得了吗?”闵若兮轻笑着,笑声之中,却带着酸楚,“在落英山脉的时候,你可是占尽了我的便宜,今天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我可要彻头彻尾地赚回来。”

    纤指拎起秦风的腰带,轻轻一扯,已是将腰带解脱了下来。闵若兮微笑着,跳下了床,双手托起秦风,从屏风之后转了出来。娇小的公主抱着身材壮硕的一个大汉,这画面,怎么看都怎么的有些不和谐。

    将秦风放进木桶里,闵若兮的手指刮着他的鼻子,“秦风,你脸红了。”

    “我脸红了吗,没有吧!”秦风有些不敢看近在咫尺的那张艳若桃花的面庞。

    蒸腾的热气,柔软的小手,艳丽的娇容,一切的一切,都似乎是那么的不真实,自己不是正在坐大牢么?自己不是已经被判处要凌迟处死么,怎么还能见到兮儿,怎么还能与他单独相处呢?这是哪里?秦风用力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

    “这是哪里?”他问道。

    “管它是哪里呢,有你我的地方,自然就是快乐的地方。”闵若兮轻笑着,提着毛巾,轻轻地擦拭着对方布满伤疤的身体,手指却是有些颤抖。

    有你的地方,就是快乐的地方。秦风咀嚼着这句话,脸上却是露出苦笑。“我快要死了!”

    闵若兮的手微微一颤,心中悲苦,长长的睫毛眨动了几下,却仍是强自笑道:“你这个莽军汉,怎么也伤风悲秋起来了,你现在不是还没有死么,不是还活得好好得么,为什么要说这个呢?你就不能说点高兴的么?”

    秦风嘿了一声,“我可从来不是一个视死如归的好汉,我怕死得紧呢,兮儿,我害怕黑暗,可我就要永坠黑暗了。”

    “不,你永远会活在光明里!”闵若兮终于忍不住掉下泪来。“对不起,秦风,我没有法子救你,我救不了你。我甚至不能为你洗刷你的冤曲。”

    “没啥子!”秦风的脑袋终于清醒了一些,想起前些时日,郭九龄来牢中探望自己的时候,跟自己说起的那些事情。“反正我是一个要死的人,即便背上黑锅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只是可惜了我的那些兄弟。”

    “秦风,今天是一个开心的日子,咱们不要说这些让人不开心的话题好不好,让咱们好好的相聚一天,好吗?”闵若兮用力擦拭着秦风的身子,有些哽咽地道。

    “好,人固有一死,我只不过早走一些罢了,不过有的死重于泰山,有的死轻于鸿毛,我这种死,却是最奇怪的了。”他哈哈一笑,不再说话,仰靠在桶壁之上,将自己的颈子搁在桶沿,微闭上双眼,尽情地享受着闵若兮的温柔。

    铁窗之上,瑛姑贴的眼睛贴在那里,看着里面的那一男一女,眼睛不由湿润,“一对苦命的人儿!”

    屋里,闵若兮拿起了剃刀,替秦风修剪着胡须,“瞧,你留上这样一副胡须,可是显得更阳刚了一些,比以前更好看了。”她细细地端详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点点头,放下剃刀,又开始替秦风梳理着头发。

    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热水澡,被闵若兮从桶里扶着爬出来,秦风惊喜的发现,自己居然能活动了,手脚也有了少许的力气,穿上柔软的内衣,看着闵若兮手里拿来的一件大红的袍子,不由笑了起来,“你怎么给我准备了一件红袍,我可从来没有穿过红色的衣服呢?咦,你今天也穿着一身大红呀,看起来,倒是情侣装哦。”

    闵若兮微笑着:“当然,这是喜袍,当然得是红色的。”

    “喜袍?”秦风疑惑地看着闵若兮,又转动着头颅打量着屋里的摆设,“这,这是在哪里?这是要干什么?”

    “这是我们的新房,秦风,今天我要嫁给你啦!”闵若兮快活的看着秦风。“我敢嫁,你敢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