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他的新妇,他的寡妇
    幽深小巷之中的菜馆内,舒畅绝望地提起酒壶,将一壶酒灌得涓滴不剩,啪哒一声,将酒壶仍在地上,双手捂脸,泪水无声的从指缝里滑下。

    “三天之后,秦风将被行刑。”文老坐在他的对面,看着对面的舒畅,道:“不过据我所知的消息,现在的秦风,跟死了也差不多吧。他体内隐患发作了,就算不被处死,最终的结果也是活生生的被自己的内息烧死。”

    “那不一样。”舒畅两手紧紧地握着拳头,愤怒地道。

    “有什么不一样”文老讥讽地看着舒畅,“都是一个死,怎么死有区别吗就算是将秦风凌迟处死,你觉得现在的秦风对于疼痛还有感觉吗”

    舒畅两只眼睛狠狠地瞪着对方,那眼神儿,恨不得将对方一口吃下去。“你欠了我师傅的人情,你答应过要还的。”

    “我是答应过要还。可也要我能做到啊”文老呵呵一笑,“就算按你所想的,我将他抢出来,可他还是一个死。又用吗你小子这些年来不停地给他扩展经脉,生生地将他的大限之日往后拖了这许多日子,可是一发作起来,那也更加无可收就。”

    舒畅颓然瘫坐在椅子上。

    “你比你师傅的医术也差不了多少了。”文老怜悯地看了一眼舒畅,“我知道你这些年来的辛苦毁于一旦而很伤心,但这本身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李清大帝之所以为成为千古一帝,千无古人后无来者,便因为他是不可复制的。那个所谓的大帝遗言,恐怕只不过是曹氏追杀李氏子弟的一个托辞而已。”

    舒畅默然不语。

    “放弃吧,你们该有你们自己的生活,你们为了这件事,已经付出了数百年的时间和几代人的努力,但从来都只是失败。”文老缓缓地摇了摇头,“以你的医术,如果去过正常人的生活,你早就名满天下,走到那里都会是别人尊敬的对象,即便是帝王之尊,也会对你们另眼相看,又何必将大好年华磋砣在莫名其妙的传说当中。”

    舒畅叹了一口气:“我们就指着这活着呢当年我们这一门的医术,便来自于李清大帝,当年我们的祖师一直便跟在大帝的身边,可是当年的很多医术,都随着大帝的离去而失传了,如果我们真能让那个千年传言变成现实,那么,很多东西便会再次重现世间。而且在我们祖师当年留下的东西中,有很多是大帝的随身物品,那些东西,哪怕是过了千年,现在也无法制造出来。所以我们一直笃信,这个传言绝不会是空来风,秦风如果不是,但我们一定会找到下一个的。”

    文老摇摇头,“这是你们的执念,我也不愿多说,不过我欠你师傅的人情,我一定会还,只要我还活着,当然,前提是我能做到。”

    “明白了”舒畅点点头,“秦风没法子救了,救出来也是一个死字,今天我在这里还叼扰一晚上,明天,我会再度踏上征程,去寻找下一个。”

    文老摇摇头,不再多说,又提了一壶酒出来,“好吧,既然如此,便以酒践行吧。”

    酒刚倒满,一个菜馆里的大师傅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在文老的耳边低语了几句。文老一愕,苦笑着看着舒畅,“我这一生,最怕欠人人情,却又偏生欠了几个人情,你这刚刚找上门来,人情债还没有还,又一个债主上门了。”

    “能让你文老欠债的,那可不是一般人物,不知是那路英豪啊”舒畅惊诧地问道。

    “不是什么英豪,一个小女娃娃。”

    “小女娃娃”舒畅张大了嘴巴。

    “你不方便见他,回避一下吧。”文老挥挥手,看起来一副苦恼的模样。

    闵若兮带着光叔踏进了这个小小的菜馆,光叔震惊地看着替他们带路的那个身上穿着厨师衣服的人,一双大眼眨也不眨,双脚却似乎钉子一样地钉在了地上。

    “我,我以前见过你对不对”他问道。

    厨师回过头来,咧嘴一笑:“霍光,我都这模样了,你居然还能认得我”

    霍光的嘴巴张成了o形,“你,你怎么在这里,还,还当起了厨师”

    “我觉得现在很好啊”厨师笑咪咪地道。“请吧,文老在等你们。”

    闵若兮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径直进入菜馆之内,看到小桌边坐在哪里苦着脸的文老,一言不发地走到他面前,双膝一屈,竟然跪了下来。

    跟在后面踏进门来的霍光再一次瞪大了眼睛,而厨师却似乎是见怪不怪地靠在门板之上,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面前诡异的一幕。

    文老手里端着一杯酒,慢慢地喝着,看着面前的闵若兮,缓缓地道:“小丫头,你跪着也没用,你的小情人,我救不出来,那是诏狱,就算我能将他从诏狱里抢出来,到时候外头的千军万马,也足以将我这把老骨头埋在哪里。劫诏狱,那便是造反呢,我可没这个胆子。”

    缓缓将杯中的酒喝干,将杯子放在桌子上,“而且,救出来又有什么用这个人已是病如膏肓,左右都是一个死。不如便让他死得有价值一些,至少,会让你们闵氏王朝的威信不会受到打击,还可以保你哥哥一条命,以一个必死无疑的人,来达成这些目标,不错啦。此人孤儿一个,赤条要来去无牵挂,也没有什么可以挂碍的。”

    “我知道文老,我来,也不是想让文老救他出来,我只是想让文老为他续一天一夜命而已。让他能够正常一天便好。”闵若兮昂起了头,“他的隐患爆发了,但是他在落英县也爆发过一次,那一次,不知是哪位高手以内力束缚住了他的内息,我想这个世上如果有一个人能做到的话,那文老你也可以做到。”

    文老沉默了片刻,“一天一夜,倒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你要这一天干什么”

    闵若兮仰头看着文老,脸上却泛起了两片红晕,“我要这一天一夜,是因为我要嫁给他,哪怕他只有一天的活头了,我也是他的新娘。”

    咣当一声,环抱着双臂的厨师脑袋后仰,重重地撞在门板之上,厚厚的门板当即四分五裂,霍光两腿一软,堂堂的九级高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文老手里的酒壶瞬间变成了扁的,酒水喷了他一身,而在他们一墙之隔的另一间房内,一个人也是一个倒栽葱跌在了地上,那人,自然便是舒畅。

    “开什么玩笑”文老板起了脸孔,“小丫头,你知道我和你老子的关系吧你老子尸骨未寒,我怎么可能让你去做这种事情这是你的终身大事,岂能如此儿戏,难不成你是想刚做新妇便成寡妇吗”

    “是的。”闵若兮肯定地看着文老:“我要做他的新妇,也要做他的寡妇。”

    “不行”文老怒喝道,“不要胡闹了。”

    “文老,我不是胡闹”闵若兮看着对方,缓缓从怀里掏出一面牌子,放在文老的面前,“堂堂的文汇章文大宗师,当不会言而无信吧。”

    捏着这面牌子,文老脸色从红转白,再转紫,又转红,瞬息之间,变幻数次,终于慢慢地恢复了正常,感慨地看着闵若兮,“小丫头,你,你当真拿定了主意么”

    “拿定主意了而且绝不后悔,我不能救他,也不能让他清清白白的死去,但我能给他应该得到的,我喜欢他,非他不嫁,哪怕他死了。因为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他,他死了,就再也没有了。”闵若兮带着笑容看着文老。

    文老长叹一声,手紧处,那一面牌子在他手里瞬间便化为粉屑,纷纷落下。“我这一辈子,当真是欠了你们闵家的啊,当年你父亲用一面牌子套了了我半辈子,现在他死了,我原本以为可以自由自在的离开了,不想你这小丫头又来了,替你做了这件事,我,我又要欠你那个死了的老爹一笔债了,还一笔债欠一笔债,我这辈子还还得清吗”

    “这只是我的事,与父皇无关。”闵若兮微笑着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包裹,“我还要请文老能在诏狱之外替我守一天,这一天,我不想任何人来打扰我们,包括我的哥哥。这里面的东西,是我送给文老的谢仪。”

    “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入我的眼”文老摇头道。

    “您一定希望看到他,这是父亲送给我的,连哥哥也不知道。是有关于千年之前大帝李清的一些随身笔记,虽然只是残篇,但我想,对于您这样的人,这些东西才是真想要的吧”闵若兮道。

    “大帝李清的随身笔记残篇”文老震惊不已,手伸过去,揭开包袱皮,只是扫了一眼,脸上已是显出激动之色。“丫头你果然是早有准备啊。看来我只能去替你做了这件事了,既然你已经想好,只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

    “兮儿做事,从来都不后悔。”闵若兮站了起来,盈盈一礼,“文老,那我告辞了,明天,我在诏狱等着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