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一百二十五章:该给他的,我都给
    胖子彭武跪在偏厅里,他的对面是一副细密的珠帘,隐隐绰绰地可以看见内里的人影。回到上京,彭武还是那个低级官吏,但昭华公主却再也不是那个在落英县落难的公主了。胖子有些紧张,声音有些发抖,因为他知道,现在他的举动,已经算得上是越线了,而且是绝对不讨今上喜欢的行动。

    但他仍然觉得要来。他跪在地上,絮絮叨叨的讲着秦风的现状,讲几句,偷偷地抬头看一下珠帘中,只可惜珠帘太密,他根本无法看见公主的真容,自然也无法分辩公主现在的情绪。

    偏厅里长久的沉默,时间长得让彭武几乎以为公主已经走了。但他没有得到吩咐,便只能仍然小心翼翼的跪在哪里。

    敞开的大门外突然吹来一阵风,风掠过了胖子,珠帘簌簌作响,露出些许缝隙,胖子正好抬起头来,时隔月余,他终于再次看到公主的真容,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看到的却让他吃了一惊。

    公主现在的状况,看起来比当初刚刚从落英山脉之中逃出来时要更加憔悴一些,双郏凹陷,脸色苍白,直如大病未愈一般。公主的身后站着两个年纪较大的宫女,珠帘之间的缝隙里,两双鹰隼一般的眼睛,正盯着胖子彭武。

    胖子如同被钢针刺了一下,赶紧低下了头,心里头砰砰直跳。

    “胖子,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内里传来公主有些嘶哑的声音。

    听到公主的回音,胖子彭武心中一喜,公主对他的称呼仍然是亲昵的绰号,这说明他在公主心中还是有一些份量的,但公主回答的内容却让他无比错愕,难道公主在听到秦风的现状之后,不应当拍案而起,直奔大牢,将秦风从深牢重狱之中救出来么?

    有些错愕的他跪在哪里,仰起头,嘴巴大张着,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珠帘。

    珠帘之后簌簌有声,昭华公主竟然站起身来,离开了。

    彭武还没有反应过来,珠帘左右一分,一名宫女走了出来,正是先前站在公主身边的一位,冷冷地盯着他,“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等着领赏么?”

    彭武低下头,慌张地叩了一个头,爬起来躬身退出了偏厅。

    砰的一声,公主府的大门在彭武的身后紧紧关上,彭武回头,看着朱红色的大门,暗叹了一口气:“秦风兄弟,胖子能力有限,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别的,我实在无能为力。”

    他心情郁闷地往着家的方向而去。他有家,有妻儿,有爹娘,做到现在这一点,于他而言,已经是极大的风险了。

    公主府,闵若兮独坐在花园之中,呆呆地看着满园盛开的鲜花。

    他不是说过,至少两三年内,体内的内息都不会造反么?怎么胖子带来的消息,却明显是他的内患再次发作的模样?秦风隐患发作时的生不如死,她是亲眼目睹过的。几乎一天一次,那是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了吗?

    心中撕心裂肺的疼痛,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现在的公主府,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公主府了,当她从首阳山回到公主府的时候,发现整个公主府里的人,已经从内到外换了一个遍,便是自己贴身的宫女丫头,都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取而代之的,却是自己身边这两个几乎形影不离的女官。

    这两名女官都是七级巅峰,任何一个也比自己的修为更高,两人站在自己身后,闵若英的意图,已是不言自喻。自己的这位嫡亲哥哥还是很了解自己的,生怕自己做出些什么,所以做出了一些特别的安排。

    可自己终究是大楚的昭华公主,集英殿的殿主啊,哥哥啊哥哥,你也未免太小看你妹妹了。闵若兮目光呆滞地看着园子中的那株绿意盎然的垂柳,心中却在冷笑着。

    太阳渐渐西落,暮色慢慢笼罩着整个公主府。闵若兮却仍然保持着同一个姿式在园子里呆坐着。

    “公主,天黑了,回房吧!”一名女官走了上来,轻声道,虽然态度恭敬,但语气却是命令式的。

    噢了一声,闵若兮似乎被提醒了一般,直起了身子,“不忙,我在等人。”

    “等人?”女官吃了一惊,回望了身后自己的另一个同伴,那名女官也同样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是啊,我在等人,她应当回来了,也该来了。”闵若兮喃喃地道。

    话音未落,园子里似乎有轻风拂过,一个浑身笼罩在黑纱之中的人突兀地便现身在庭院之中,缓步走向公主。

    “什么人?敢来行刺公主?”一名女官厉声喝问道,脚步一顿,已是飞扑向来人。

    来人轻笑一声,双手轻拂,扑上去的女官已是如同一块石头一般远远的摔了出去,卟嗵一声落在花丛之中,再也没有一点动静。堂堂的七级巅峰,竟是没有一丝还手之力。另一名女官看着这一幕,几乎吓呆了,手中虽然已经抽出了短剑,人却是如同钉子一般的扎在原地,倒不是她不想攻击对手,即便对手武功远超她们,但身负着监视保护公主的职责,即便不敌对手,也必须要拼死迎上。只不过现在有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重愈千斤,让她根本无法移动半步。

    一只大手伸过来,轻轻地夺走了她手里的短剑,跟着人也腾云驾雾的飞了起来,砰的一声,步了她同伴的后尘,也被摔进了花丛之中。

    “瑛姑,光叔!”闵若兮如同看到了亲人的受了欺负的小女孩一般,嘴巴一咧,哭了起来。

    黑纱蒙面的明显是一个女人,叹着气走了过来,将闵若兮揽在了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脊背。“公主,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可是,可是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啊!”

    扶着闵若兮坐下,被称做瑛姑的女人摘下头上的黑纱,露出一张虽然年华老去,但却风韵犹存的面孔。

    被闵若兮喊作光叔的男人大步走了过来,“公主,你密信招我们过来,到底是想做什么?难不成你是想让我们陪着你去劫大牢吗?”他苦笑着:“即便我与瑛姑两人都是九级修为,你在集英殿中,或者还可以召集到一些好手,但想要劫诏狱,我只能说是飞蛾扑火啊!别说是我们,便是武道宗师,也没有可能有从诏狱之中劫出人来啊!”

    闵若兮摇头着:“我知道,从诏狱之中劫人是根本没有可能的,而且,我也没有想过要将他劫出来。”

    说话话,她又是哭了起来,“我没法选,我没有办法选,我选一个,另一个便要死,都是我的亲人,我没有法子选。”

    光叔叹了一口气:“太子殿下做出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死也是应当的,可是,可是这又关系到你们皇室的威信,尊严,却是没法子公开,那个秦风,只能自认倒霉了。公主啊,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秦风或者于你很重要,但总不会比你们闵家皇朝更重要吧。如果非要舍弃一方,便也只能舍弃掉秦风了。或者一时会很心痛,但时间便是一剂很好的良药,时日长了,这痛,自然便会减弱,消散了。”

    瑛姑却是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光叔,“闭嘴。你懂个什么!”

    被瑛姑一喝,光叔脸上却是露出一丝惧怕的神色,两手一摊,道:“我说得是实话,难道不是吗?”

    瑛姑不理光叔,看着闵若兮,“公主,别理这个混蛋,你到底想做什么?不管想做什么,我瑛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闵若兮低声道:“我请二位来,只是想你们帮我走出这公主府罢了,从下了首阳山,我便没有了人身自由,哥哥的意思,只怕是要等到将秦风处死了,才会放我出去。”

    “公主要去哪里?是要去昭狱之中见秦风吗?如果只是见一见,还是没有问题的。”瑛姑点点头道。

    “当然不只是见一见。”闵若兮站了起来,看着瑛姑,伸手从怀里摸出一张单子,“瑛姑,这些东西我需要你在今天晚上和明天白天给我准备好,然后带着他们到昭狱那里,我要用他们。”

    借着园子里灯笼的光芒,瑛姑扫了一眼单子上的东西,脸色不由大变,“公主,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闵若兮惨然一笑,“我不能救他出来,但该给他的,我都会给他。”

    “公主,这可不行!”瑛姑连连摇头。

    闵若兮却不理他,直接转头看向光叔,“光叔,你陪我去一个地方,我要去见一个人,在上京,也只有他能帮着我完成心愿了。”

    光叔愕然地看着闵若兮,又看看瑛姑,瑛姑不停地摇着头。

    “瑛姑,你知道我的,我既然做了决定,就绝不会改变,你不会让我到时候那么寒碜吧?”闵若兮微笑着,举步向外走去,“光叔,我们走吧!”

    光叔扫了一眼瑛姑,重重一跺脚,跟着闵若兮向外走去。身后,瑛姑却是无语垂泪,半晌,这才站了起来,举步走向府内。

    当闵若兮在光叔的陪伴之下走出公主府的时候,府内,所有的人都已经被瑛姑统统扔到了一间屋子里。

    (八点过十分还有一章,不过这一章便上架了,我就不再写什么上架感言了,只是感谢在新书阶段大家伙儿的鼎力支持,这本书到目前为止,成绩比《我为王》要好,希望上架以后成绩能更进一步,希望大家能订阅正版,给枪手以最大的动力。不用讳言,订阅的成绩,总是一个写手用心写作的最根本的力量源泉。再一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