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一百一十八章:摊牌
    老皇帝的病并没有因为昭华公主闵若兮的平安归来便霍然而愈,相反,在看似精神了几天之后,以更快的速度萎糜下来,眼见着便是一日不如一日了。那一段时光,倒好似是回光返照一般。

    躺在床上,眼睛半开半闭,随时随地都会陷入半昏迷状态,但只要醒着的时候,思路却又无比清晰。闵若英一直侍候在病床之前,不敢有半步稍离。

    “若英,这件事情,参与进来的人,现在都如何了?”皇帝轻轻的问道。

    “父皇放心,这件事真正参与其中的人,除了罗良,杨毅以外,其它的人,全都已经死了。”闵若英低声道:“罗良儿子是放心得下的。杨毅嘛,等局势平稳下来之后,儿子会另作安排的。”

    “马向东,郭九龄他们不知道?”

    “他们只知道表面上的部分,在他们心里,都认为这件事是大哥一手所为。”闵若英有些得意,这二位可都是他倚仗的心腹,可这一次绝大的行动,连这二位也被蒙在了鼓里。

    “你心思也算缜密,马向东也好,郭九龄也好,都是值得倚仗的臣子,他们与罗良不同,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你这次的行径,只怕便要与你离心离德。”皇帝叹道:“若英,如果是我身体尚好,我是绝对容不得你如此做的,只可惜,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闵若英低下头去。

    “你狠辣是够了,但你要记住,作为皇帝,不仅仅是光有狠辣,还要有宽仁,宽严相济,方能和谐共存,一味狠辣,往往便会走上极端。”

    “儿子记住了。”闵若英点头道。

    “这件事情,千万不要让兮儿知道。即便她是你的嫡亲妹妹,你明白吗?”皇帝声音虚弱,“她心地单纯,不要让她蒙上尘垢,好好的对她。”

    “儿子只有这一个妹妹,自然会让她过上这世上最美好的生活,父皇便放心吧!”

    “那个秦风,要妥善处置,我看你妹妹对他上心得很,慢慢开导,千万不要急。”

    “儿子省得。”闵若英点头,提到秦风,便不由得想到敢死营,想到敢死营,便想起今天刚刚收到的急报,辛渐离的差事办砸了,敢死营居然有数百人冲出了重围,逃了出去,这不能不说是一大隐患。这件事情,还需要将首尾收拾好。

    辛渐离在信中提到的办法还算可行,也算此人尚有一点急智,敢死营与西秦边军有大仇,这一次他们逃出去之后,唯一的去处便只有向落英山脉之中逃窜,将他们交给西秦边军来解决,所花费的不过是一些银钱粮草而已,料那些穷得叮当响的西秦边军会喜笑颜开的去剿灭这支敢死营的残军。能报仇,还有报酬可拿,那些穷鬼不会不动心。

    不过回来之后,这个辛渐离还是要重重的责罚于他,这一点事情,都能办成这般模样,倒真是让人恼火。

    “公主,您慢点。公主,小的给您去通报。”外面,传来了秦一有些惊慌的声音,闵若英心中一动,站了起来,刚刚转过身来,砰的一声,大门已是被猛地推开,闵若兮一脸怒容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兮儿,你干什么?不知道父皇现在受不得吵闹么?”闵若英眉毛竖了起来,瞪着闵若兮,喝斥道:“真是把你惯得无法无天了。”

    闵若兮站在门口,看着闵若英,目光再转到床榻之上的父亲身上,眼圈儿渐渐地便红了。

    “二哥,我只问你一句,秦风现在在哪里?”她哽咽着道。

    闵若英目光收缩:“兮儿,你说什么?”

    “二哥,你还想骗我吗?今天我见到郭九龄了,他回来了,他正在首阳山上等着你召见呢,我听说他回来了,特意去感谢他在落英山脉的回护之恩,不想却让我听到了我简直不敢相信的事情,你,还想瞒我,骗我吗?”闵若兮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兮儿,进来说话!”床榻之上,老皇帝低声叫道。

    闵若兮抽泣着进了屋,走到床榻跟前,卟嗵一声跪倒在皇帝的榻前:“父皇,您要跟兮儿作主啊!”

    皇帝伸出枯瘦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闵若兮满是眼泪的脸庞,“兮儿,你以为你二哥为什么要把秦风抓起来?”

    “我知道,他看不得我喜欢秦风,他觉得像秦风那样的孤儿,那样的穷军汉根本配不上我,所以他要把秦风杀了,让我绝了念想。”闵若兮狠狠地盯着闵若英,那目光,倒似要将她的哥哥一口吞下去一般。

    “倒真是女生外向,女大不中留。”一边的闵若英摇头道。

    “兮儿,这你可错了。”皇帝淡淡地道:“逮捕秦风这件事情,不仅是你二哥的主意,更是我的命令。”

    皇帝此言一出,闵若兮不由惊叹了,卟嗵一声坐倒在地上,“父皇!”她大声叫了起来,声音之中充满了惊惶,还有绝望。

    “不过原因倒不是因为秦风是个穷军汉,小校尉,我闵氏发家,也不过这百余年的时间,百余年前,我闵氏先祖难道就不是穷军汉么?”皇帝呵呵的笑了起来。“若英,具体的事情,你给兮儿讲吧,我累了。”

    “父皇休息吧,我给二妹来分说。”闵若英走到床榻前,轻轻的替皇帝掖好被角。

    “二妹,这件事情,我也是无可奈何。”闵若英从地上将闵若兮扯了起来,“大哥出卖西部边军,使得六万西军一朝尽亡,左帅也亡命落英山脉的事情你现在也应当清楚了吧?”

    “我当然清楚,但这跟秦风有什么关系?”闵若兮道。

    闵若英叹了一口气:“兮儿,难道你准备让你二哥向天下公布这件事情的真相吗?如果真相大白于天下,则闵氏皇朝颜面何存?朝廷威严何存?”

    闵若兮霍的抬头,盯着闵若英,她心中已经明白了一些,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如果我大义灭亲,向天下公布这件事情,那我该如何处置大哥?六万边军尽亡,安阳郡惨遭屠毒,数十上百万百姓被洗劫,大楚西境门户洞开,你说说,按照大楚律法,大哥要承受什么样的刑罚?”

    闵若兮的身体不由得剧烈的颤抖起来。

    “所以,我只能替大哥找一个替罪羊,而敢死营来做这个替罪羊是再合适不过了。”闵若兮的神色转厉,“西部边军皆亡,唯敢死营独存,这本来就已经不合常理了对不对?偏生敢死营还都是由一些犯了死罪的罪犯组成的,这样的人,安再大的罪名在他们身上,大楚的百姓也会觉得理所当然,觉得合情合理。”

    “就算你要拿敢死营当替罪羊,为什么一定要将秦风扯进去?”闵若兮嘶声道。

    “妹妹,秦风是敢死营的校尉啊,是主官啊,而且据我所知,此人在敢死营的威信相当之高,一言九鼎,你觉得用敢死营来当这个替罪羊,而一营主官却毫不知情,这可能吗?这不是将话柄送给人说吗?”

    “秦风一路护送我,历经生死磨难,这可也是尽人皆知的事情,说他是叛贼,谁会相信?”闵若兮争辩道。

    “这正是西秦人的狡滑之处啊!”闵若英冷笑起来,“一个刘震被我们抓住了,他们贼心不死,故意派出秦风护送你逃亡,不然在西秦人如此大规模的追捕之下,他秦风一个区区的六级武道修为的家伙,怎么可能逃得过邓朴这样九级高手的追杀?他们只不过是作一个样子出来,好让这个秦风回到大楚之后,因此而得到封赏,进入我大楚军方高层,从而再次图谋我大楚啊!”

    “你,你……”闵若兮看着他的二哥,大眼里写满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二哥,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他是你妹妹的救命恩人,也是你妹妹的意中人,你想让我一辈子良心难安,一辈子伤心难过吗?”

    闵若英的脸色严肃起来:“兮儿,别忘了,你是闵氏族人,你是皇族,你生下来肩上就担负着闵氏一族的荣光,闵氏的兴衰荣辱与你息息相关,闵氏皇族的尊严,你大哥的性命,大楚的江山与秦风之间,你需要选一边,告诉二哥,你选那一边?”

    闵若兮看着闵若兮,嘴唇抖动着,眼中满满都是绝望的神色。

    闵若英走近到她的身边,低声道:“妹妹,长痛不如短痛,你不过是在最虚弱最无助的时候遇到了他而已,忘了他吧!”

    闵若兮死死的盯着闵若英,慢慢的一步步向后退去,一边退一边摇头着,“二哥,你错了,我忘不了他,我也不会许你杀了他,你要杀他,便将我一便也杀了吧!”

    丢下这句话,闵若兮突然一转身,呼地向外冲去。

    “公主,公主!”外头传来秦一惊慌的呼叫之声。

    “看来兮儿对这个秦风还真是动了真感情。”身后,传来老皇帝的声音。

    闵若英没有回头:“父皇放心,兮儿下不了首阳山。她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我会让人去开解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