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一百零三章:诏狱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马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安如海率先跃了下去,秦风跟着钻出马车,抬眼打量着眼前的环境之时,却是不由一愕。入眼之处,全是一片灰扑扑的颜色,一股陈腐的味道扑鼻而来,院子里四周都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卒。

    整个院子里光秃秃的,没有花草,也没有树木,看不到任何自然的东西。

    “这是兵部?”秦风疑惑地看向安如海。他从来没有来过京城,更没有进过兵部,自然也不知道兵部长得什么模样,不过作为大楚军队的最高衙门,这个样子似乎不符合秦风在脑海里勾画出来的图象。

    安如海的眼中露出浓浓的悲哀之色,一挥手,院子里早已等候好的数名内卫士兵立即一拥而上,按住了秦风,喀嚓喀嚓的响声之中,刚刚还是座上宾的秦风瞬间便被扣上了手铐脚镣。别说秦风现在武功全失,比之一个普通壮汉还不如,就算他武功全盛之时,在这突然的袭击以及意想不到的情况之下,在数名武功修为极不错的内卫的围攻之下,只怕也鲜有反击的机会。

    这几名内卫的手法极其熟练,倒像是经常干这样的事情一般。

    秦风有些迷茫地看着对面的安如海,手稍稍一动,哗啦啦的铁链碰触之声立即在耳边回响着,似乎是在提醒他,这并不是一个恶梦。

    安如海转过身,背对着秦风,面对这样一员勇将,安如海觉得自己没脸看着对方,他脚步沉重地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挥了挥手。

    内卫士兵们一左一右,几乎是将秦风悬空架了起来,向着建筑的内部走去,瞬间便消失在那黑洞洞的门洞里。

    那里面,不会再有阳光。

    “统领,您看起来很难过?”杨青走到安如海身边,陪着他向外走去,边走边问道。

    安如海停上了脚步,转过了头,院子里早已经没有了秦风的踪迹,“我很惭愧。这大概是我这一辈子做得最亏心的事情。”他看了一眼杨青,道:“我身为内卫统领,缺德冒烟儿的事情做过不少,但以往我要对付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有的甚至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我向来都有一种在道德上的优越感,认为自己虽然手段或者欠缺,但目的却无比高尚,结果也是正确的,但这一次,我感到很羞耻,我陷害了一个身上找不到缺点的年轻将领,他于国于民都有大功,我却将他送进了天牢。”

    “统领,这不是您的错,我们不也是奉命行事吗?”杨青轻轻地道:“而且此人也不见得就没有问题啊,单看他想攀附公主,便罪在不赦,一个小小的边军军官,居然妄想一跃而上凤凰枝,就此踏上青云路,也不想想,昭华公主这样的女子,也是他能招惹得吗?”

    安如海没有回答杨青的话,凝神了片刻,摇了摇头,道:“杨青啊,我很快便要赴西境,却那里担任边军大帅一职,重新建立西部边国,这内卫统领一职,我向皇帝陛下和太子殿下推荐了你。”

    杨青一愕,紧接着却是大喜若狂,结结巴巴地道:“统领,怎么会是我?郭副统领不是还在吗?”

    安如海叹了一口气:“郭九龄这一次受伤极重,虽然得到了及时的救治,但一身武道修为,再也不能恢复到他鼎盛时期了,以后也就仅仅五六级的修为,而且在他给我写的信中,也露出了心灰意冷的意思,干我们这一行的,没有了进取心和强烈的荣誉感,是做不好的。你现在虽然不过八级修为,但胜在年轻,进步的空间很大,而且在内卫这些年,你的表现也很不错,杨毅出了事,郭九龄又这样了,我要去西境,也只有你,能担得起这个担子了。以后好好干吧,不要辜负了太子殿下对你的期望。”

    “多谢统领的厚爱,末将,末将一定尽心尽虚,不敢稍有懈怠。”幸福来得太过于突然,以至于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走吧,这件事是我在内卫办的最后一件差事了。回头我就给你办交接,然后便启程前往安阳郡。”安如海道。

    “这么急?统领,西部之事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总得慢慢来才是。”杨青道。

    “现在的上京,让我感到很憋闷,我觉得喘不过气来,我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这一次,我会带着我的家眷一次去西境上任,没有特别的事情,我是不会再回来了,我的余生,就在西部边境之上度过吧。有些人没有做完的事情,我会继续去努力把他做好。”他回望了一眼身后黑洞洞的大门,意兴澜栅。

    杨青默然,他没有想到,逮捕一个区区的校尉官员,竟然会让安如海生出这样的感慨,产生这样的心绪。

    啪哒一声,秦风被重重地丢进了屋内,跌在了冰冷的地上,咣当一声,身后的铁门重重关上,紧跟着便是一阵铁锁锁上门的声音。

    有些艰难地翻过身来,身上坠着几十斤的铁链铁镣,对于现在的秦风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负担。他没有爬起来,而是就这样坐在了冰冷的地上,脑子里仍然是一片迷茫,发生了什么事,事情怎么会变得这样呢?

    座上宾转眼之间便成为了阶下囚。从天堂到地狱的转换是如此之快,让他万全无法想象,这中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眼光扫过室内。室内极其简单,一张床榻,上面倒是被褥齐全,一张小桌,上面一盏油灯,小拇指头粗细的一点灯火,成为了室内唯一的光明。在墙角处,放着一个马桶,此外,室内再无一物。唯一通向外间的铁门之上,开着一个小小的窗口,那上面,也烧制着指头粗细的铁栏。

    他有些艰难地爬了起来,走到了那唯一的小窗口边,努力瞪大眼睛向外面看去,外头的通道里,火把烧得毕毕剥剥的响着,倒是比屋里明亮一些,他突然看到,在与他正对着的同样的一个小窗口里,也有一双眼睛正瞧向他之方。

    那眼里,居然有着欣喜的神色。

    “终于有邻居了!”对面那人声音嘶哑,但秦风居然从内里听出了喜悦之情。

    “这里是什么地方?”秦风问道。

    “你连这儿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对面的声音显得有些惊讶,“那里是怎么被关进来的?你是谁?”

    “我只是一个边军的小军官,说了你也不认得。”秦风道。

    “边军的小军官?”对面的惊诧显得更浓了一些,“一个小小的军官,也有资格被关进这里?”

    “关人的牢房,还要什么资格吗?”秦风反问。

    对面那人哈哈笑了起来,“果然是个屁也不懂的小军官,这里是诏狱,知道什么是诏狱吗?就是天子专设的牢房,在这里关的,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而你,我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天字号牢房,在诏狱里,有天子号牢,再往下便是地字号,最下头的是人字号,只有身份足够高的人,才有资格住在这里,你知道吗?”

    “都是坐牢而已,也要分个三六九等吗?”秦风不解。

    “当然,即便是坐牢,也要分个三六九等的,咦,不对啊,你一个小军官,怎么能住进天字号?”对面那人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你是边军的军官,啊,我来猜一猜,莫非你是西部边军的军官不成?”

    “你倒是猜得准,我正是西部边军的军官。”秦风道。

    对面那人突然大笑起来,“果然是,果然是。”说得几句,突然又大哭起来。

    听着对面那人时哭时笑,倒是让秦风有些蒙了,莫非是关得久了,得了失心疯了么。

    (唠叼几句吧,小说嘛,自然是有抑有扬,抑是为了以后更大的爆发,没有谷底,哪有波峰,没有绝大的矛盾,何来前进的动力?一爽到底的小说,不见得便很有意思吧!看是看得爽了,但看过之后,又能记住什么呢?我是不会改变我的写作风格的,就这样了,喜欢的自然喜欢,不喜欢的便不喜欢吧,没办法。对了,说说下周的更新。我是一个苦逼的上班族,今天周五,被领导叫去开会,也是日了狗了,我们区开一个综合性的运动会,抓了我的苦力,我要编成人运动会和残疾人运动会的秩序册,中间有两天居然还要去当羽毛球比赛的裁判,这是把人当畜生用呢!看着密密麻麻的报名表,欲哭无泪啊!连周末都没得休息了,二十几支代表队啊,日程,比赛表,够我喝一壶的了。我唯一能向大家保证的是,不断更,但一日两更恐怕是做不到了,每天八点的那一章还是要保证的,晚上写出来了便有,不过恐怕希望不大。我在定时发布这一章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过四分了,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儿上,求收藏,求各类票票!)

    ps.5.15「」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