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八十八章:世态炎凉
    安阳郡郡兵统领将军杨义,这些天一直在心惊胆战之中惶恐度日。本来一切都很顺利,西秦军队兵临城下却并没有发动进攻,而是在纵兵洗劫了安阳郡并向安阳郡守程平之勒索了无数金银财帛之后便退去,安阳城毫发无损。当然,在给朝廷的奏折之中自然是不能这样写的,在奏折之中,以郡守程平之为首,他杨义为守城将军,统领全军,严阵以待,安阳全城,全忆皆兵,西秦强贼,见无隙可乘,只得怏怏退去。随着奏折一齐上报的,还有一大批的保奏功劳的名单。

    当然,朝中不是没有明白人,但花花轿子大家抬,在安阳郡兵之中,可有为数不少的朝廷大员的子弟在这里渡金,纵然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但这份奏折大家还是会异口同声的赞同的。

    在西部边军全军覆灭的这个当口,他们只是守住了安阳城这点功劳,便会变得异常耀眼,有了这个功劳打底儿,那就为以后调离这里另去他处高就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底子。

    但让程平之与他都惴惴不安的是,这份奏折上达天听之后,便杳无音讯,居然没了下文,而紧接着从京城传来的消息,更让两位大惊失色。

    特别是杨义,如丧考纰。太子闵若诚倒台了,而更要命的是,左相杨一和也因为力保太子而触怒皇上,亦被迫辞官还乡。

    程平之倒也罢了,他处在这个位置之上,虽然在政治之上并没有明确表明支持那位王子,但在左立行的影响之下,行事之间,还是颇为偏向二皇子闵若英的,太子倒台,二皇子上位,于他而言,说不定反而是一件好事。他所震惊的是京城传递过来的西部边军覆灭的真实原因。

    这是一份标明为最高机密的文件,由二皇子亲手签发,只下发到郡守一级,连杨义也不明所以。

    震惊过后,便是愤怒。太子此举,不但坑了左立行,也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啊,如果当真失了安阳郡,他这位一方郡守便是丧地之官,哪是要追究责任的。义愤填膺的他,本来当即便写了一份要求严惩太子闵若城的奏折,但想了想,还是压了下来,现在他却又庆幸自己做对了,因为这件事,也没了下文。

    看起来是老皇身体已经不行了,舔犊之心生起,不忍对自己的儿子下手,这本来也是人之常情,但一想到左立行和六万西部边军的下场,程平之便不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但也就如此而已了,这个节骨眼上,任何出格的行为,都是招人忌的,程平之抱着以不变以万变的态度,开始了有条不紊的赈灾的工作。

    他上任以来,这还是第一次,不过安阳郡有不少本地官员在本地都是作了一二十年官儿的,做起这事儿来,倒是轻车熟路,让他省了不少心。

    比起程平之的淡然,杨义却没哪么淡定了。他与左相杨义和,虽说是亲戚,但也不知道拐了多少道弯儿了,杨一和究竟记不记得他这个亲戚都还两说,但在平时,他可是拿着这四处招遥,唯恐别人不知的。现在想要撇清,那是长千张嘴也无法说得清楚的。

    每每念及此处,心里便不禁恨得牙痒痒的,杨一和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这不是自己找死吗?太子做下了这等冒天下之大不讳的事情,你居然还要保他,这完全是寿星公上吊,自己找死啊。你自己找死不要紧,可还要连累一大批无辜的人啊!

    杨义自然是将自己划到了无辜这一类的了,此时此刻,他自然是忘记了这些年在官场之上顺风顺风,便是靠了这位左相偌大的名声。他说是左相的亲戚,难不成还有人敢去问杨一和不成?而且就算当真查起来,七弯八拐,也还真能拉得上一些关系。

    以前的荣耀,现在便成了要命的拖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古人诚不我欺也!

    杨义能感受到身边发生的变化。首先便是自己的副手宿迁,这个以前远远的看见自己就会谦卑的弯着腰,堆满笑容迎上来的家伙,这几天昂首挺胸,雄纠纠气昂昂地在自己面前不时出没一番,称呼也由以前的杨将军变成了杨兄,小小的称呼的变化,代表的是对方对自己的敬畏不在。宿迁这个人平民出身,没有什么来历,但本身武功修为颇高,七级巅峰的水准,比自己还要强上不少,又善于巴结钻营,几经调任,便到了当归如日中天的安阳郡兵之中。但自己一直却不怎么瞧得起他。他似乎也卑于自己的出身,一向在自己面前拿低伏小,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份小心,这几年自己倒也和他相处愉快。

    但现在看起来对方倒是要翻身当家作主人的意思了。

    “就算没有我,也轮不到你个跑江湖的当家。”每每看到宿迁在自己面前挺直了的脊梁,杨义便在心中暗骂。

    宿迁的变化只是让杨义感到世态炎凉的话,那么其他人对他态度的变化,就让他感到惊慌了,首先便是程平之。

    昨天晚上,程平之叫上了宿迁,商讨的是安阳郡的布防以及剿匪工作,大乱之后,必然会有匪人作战,这样的需要调动郡兵的事情,冯郡守居然没有叫自己这个主官,这里头的意思可就太明白不过了。

    而今天,自己去郡守府钱粮处征调五月的粮饷,平是那个满脸堆笑的钱粮官,一向会多拿出一成来讨好自己的腌攒玩意儿,居然板起了面孔,跟自己打起了官腔,最后居然只给了八成粮饷给自己。说什么郡守大人说了,现在危难时期,郡兵应当与全郡百姓一起共当危难,共度时艰。

    我呸!杨义在心里狠狠地啐了一口,不过是看着自己朝不保夕了,想要痛打落水狗,在自己身上再狠踩一脚罢了。

    官场之上捧高踩底,本是人生常态,杨义自己也这么干过,不过轮到自己身上,心里自然是极度不舒服了。

    连以往不入眼的小官儿都敢作践自己,可见自己的处境已经恶化到什么程度了,这几天,杨义甚至不愿意进军营去,郡兵之中,带兵将领多是有背景的人物,消息的灵通程度,有时候比郡守还要来得快,而这些人,脸变起来,自然也是更快的。

    怏怏的沿着街道牵着马往家里走,看样子,必须先将家人打发走了才是,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一点家财,也得赶紧转走,不然等到二皇子一变脸,自己铁定是遭池鱼之殃。逃是不敢的,不过可不可以抢在前头辞官呢,这样给人腾了位子,也显得自己识相,或者能换得一些人的好感。

    自己这些年来,除了贪了一点,也没有做什么恶事,料来也不会有人追着要自己的命吧!心里做着最坏的打算,杨义长叹一口气。

    “将军,将军,夫人让您快点回家。”远远的,一位家人满头大汗的跑到自己的面前。

    “家里出了什么事了?这么着急忙慌的?”杨义不满地低吼道,自己现在仍然是郡兵统领,在这郡城之中,那是响当当的二号人物,家人这么一副神态,已经让街上行人侧目而视了。

    “将军,京城来人了,是内卫!”家人压低了声音,但却压不住那颤抖之声。

    杨义两腿一软,险些栽倒在地上,内卫!怎么会是京城里来的内卫?自己除了与杨一和有一点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亲戚关系之外,可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啊,京城里来的内卫找自己做什么?

    第一反应是逃。但往哪里逃?夫人孩他还在家里呢,这不是把他们往火坑里推吗?去找程平之,没用,就这几天他对自己的态度,不踩自己一脚,算他是仁义的了。

    咬了咬牙,挺直了身子,将马缰绳扔给了家人,倒背着双手,他强自按住内心的惊慌,一步一步往家里走去。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能怎么样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