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八十七章:一并拿下
    一目十行的浏览完杨青发自昆凌关的最新的情报,闵若英脸色不由一沉,冷笑起来,“好一个秦风,居然将主意打到兮儿身上,当真是不自量力之极,想攀龙附凤,也得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啪的一下,将纸拍在桌上,道:“先前我倒还想给他一个前程,既然他如此不知轻重,不识好歹,那也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让他和那个敢死营一齐去死吧!”

    “可公主哪头?”罗良有些犹豫,从杨青的报告中来看,现在昭华公主对这个秦风可是相当的入迷,想要动秦风,如何过昭华公主这一关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放心吧,兮儿小孩心性,又没有出过京城,这才会被这个该死的秦风所蒙骗,等她回了京城,开导一番,也就好了,一个交往不过几个月的军汉,她当真还能看上他了?不过是一时孤苦无依之时而在内心求一个依靠罢了。上京多少才华横溢的青年人,我都还看不上眼呢,一个边军军汉,居然想攀高枝,我看他是想发达想疯了吧?”

    闵若英冷笑着道:“秦风入京之时,立刻着内卫将其拘捕,至于兮儿哪里,到时候我会想办法先将她调开。将两人分开一段日子,自然就淡了。”

    罗良点点头,他也觉得这事儿实在不靠谱。

    “要拿下敢死营,必然要先拿下秦风,从我们收集到的情报来看,敢死营的主心骨也就秦风一人,其麾下三个副尉,本身就相当不和,经常打生打死,宛如仇人一般,这也算是秦风的驭人之道吧,不过这样控制手下的手段却有一个最大的敝病,那就是秦风一旦出事,这个敢死营便会犹如一盘散沙一般。”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说难办?”闵若英有些不满地看着罗良。

    “殿下,秦风虽然不在,但仍然活着,现在他千里护送公主的消息,想必也传到了安阳郡,人在,影响力就在。而且这个敢死营有一个特点,在对外之时,特别抱团,所以我才说难对付。”罗良笑着解释道。“我们如今在安阳实力薄弱,郡兵实在是指望不上的,所以还得另想办法。”

    “现在,你有办法了么?”闵若英问道。

    “殿下既然决定拿下秦风,那事情就好办多了。”罗良伸手,在那一叠资料之中挑了一张出来,“殿下,看看这个人的相关资料。”

    闵若英看了一遍手中的东西,抬头看着罗良,“你是想从内部下手?”

    “再坚固的堡垒,也无法防范来自内部的打击。”罗良道:“秦风不在了,这个人便有被我们拉过来的可能了。有了此人协助,我相信对付敢死营,或者用不了太多的人手。”

    闵若英沉吟了片刻,“这得需要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去办此事。”

    “这样的人,殿下麾下可不少吧?只要能将此人拉过来,便是许以高位又如何?”罗良微笑着。

    “不错,如果真能一切顺利,到时候便把安阳郡兵统领的位子给他。杨义是杨一和的党羽,这一次顺便将他收拾了。”闵若英冷笑。

    “殿下,这一次杨义还是用得着的,而且我相信,此人现在一定想千方设万计的想钻殿下的门路,大好的机会送上门,此人必然尽心竭力,而且此人与杨一和有关系,殿下不妨先重用一番,也让将来对付杨一和的时候,让某些人无话可说。”罗良建议道。

    “你这个注意不错。”闵若英沉思片刻,笑道:“现在京城不少人不已经在猜测我要对付杨一和了吗?哼哼,我便偏偏要提拔一下杨义,让他们看看我的胸怀。”

    “殿下英明!”罗良微笑着道。这位殿下虽然有些偏执,狠辣,但对于好的的意见却还是来者不拒,一一虑心接受的,这也正是自己当初下定决心投效他的原因。

    “这件事,你马上着手去办吧。三妹正在快马加鞭地往上京赶,我希望在逮捕秦风的同时,安阳城那边也同时发动。早些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其它的更重要的事情中去。罗将军,父皇也同意了我关于你出任东部边军统帅的提议。”

    “多谢殿下提拔!”罗良大喜过望,这正是他投效二皇子闵若英的初衷,如果是太子当道,像他这样主张武力统一天下的激进派,永远也没有出头之日,他已经过了六十,就算有宗师修为,但年华也在逐渐逝去,可是等不起。

    “想知道父皇对你的评价么?”闵若英微笑着问道。

    “不知皇帝陛下如何看我?”这些年来,皇帝一直不用罗良,他当然心中颇有怨气,同样,他也很想知道皇帝为什么不用他?一位肯投效皇室的宗师,不管在哪个国家,可都是让当权者求之不得的。

    “父皇说,你是一柄双刃剑,可以伤敌,也可以伤己。”闵若英盯着罗良:“罗将军,你认为然否?”

    罗良低头沉思片刻,“我明白了,殿下,将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就好!”闵若英站了起来,“你去办差吧,下午,我要去太子府一趟,见见我哪位哥哥。”他得意的笑了起来。

    “兮儿就要回来了,必然会来见他,我可不想他在兮儿面前胡说八道,破坏我们兄妹的感情。”

    昔日热热闹闹的太子东宫,如今已经成了上京官员们最为避之不及的地方,生怕自己被人扯上与太子东宫有什么关联,西部边军案发,上京城已经逮捕了十数名高官,皆是公认的太子一党,现在虽然平静了下来,但平静的水面之下,波涛暗涌却是谁也能感受得到的,闵若诚自出生便被封为太子,数十年下来,自然也积累了党羽无数,可以想象,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有更多的人被拉下马来,现在之所以如此平静,只不过是因为老皇还健在,一切为了维稳而已。

    但离这一天,却也没有多少时间好捱了。

    闵若兮的马车停在了太子府大门之外,不过短短的时间,辉煌的太子府大门似乎便已黯然失色,林立的岗哨,遍布的暗探,封锁了太子东宫与外部的一切联系,现在即使是一只苍蝇想飞出东宫,只怕也要被内卫们盘问上个几遍。

    闵若英志得意满的踏上了台阶,作为一个胜利者,他现在可以用俯视的眼光来审视他仰视了多年的这位同父异母的兄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