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七十八章:一个故人
    推开贴着大红喜字的洞房门,内里,一双大大的红烛将房内照得通亮,新娘子看到小猫进来,立刻站了起来,脸红红的看着对方,半晌,才低低的叫了一声。

    “相公!”

    小猫先是一怔,接着便笑了起来,走过去,将新娘子揽进怀里,“虽然咱们今天才正式结婚,但其实却是老夫老妻了。以后别这么叫我了,听着别扭,就叫我小猫好了,跟我的那些兄们们一样。”

    “这,这怎么行?”

    “为什么不行!”小猫揽着女人坐到床边,“这样听着亲热,那些相公啊娘子啊是酸溜溜的文人的勾当,咱们直截了当就好。来,叫一声听听。”

    女人在小猫怀里不安地扭动着,嘴巴张了又张,在小猫的再三摧促之下,才勉勉强强的叫了一声,小猫哎的快活的应了一声,嘟起嘴巴,波的一声,在女人的脸上啄了一口。

    女人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虽然是老夫老妻,但今天日子必竟不同。

    突然,女人抬起了头,“小猫,你的那几个兄弟还躺在堂屋里的地下了,这可不好!”

    小猫开心地嘎嘎笑了起来,抚摸着女人的头发,女人这样贤惠,这个时候还记挂着自己的兄弟,这比关心他还让他高兴。

    “没事,那几个贼胚,便是躺在泥浆地里,照样睡得死狗一般,明天酒一醒,又一个个生龙活虎。”小猫贼兮兮的笑着,一双手不老实起来,在女人身上游走着。

    “不行!”女人摇着头,手抚上了自己的小腹。小猫一下子清醒过来了,是啊,女人怀上了自己的种了。

    “都多长时间了?上一次我走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呢?告诉我了,说不定我就不会走了。”小猫将手伸过去,按在女人手上。

    女人摇头:“我知道,告诉了你,你还是会去的,只不过让你更多一份牵挂而已。”

    “看来你是真的懂我,你说得不错,那样的情况之下,我还是会去的。”小猫点了点头,“不过以后我再也不会上战场去拼命了,我不当兵了,以后我就陪着你和我的儿子。”

    女人点着头,幸福的笑着,将自己依偎进男人的怀里。

    两人就这样依偎在一起,静静的,谁也没有说话,安静地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咚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砸在窗棂之上,发出一声脆响,小猫眼光一闪,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院子的角落阴暗处,模模糊糊地一个人影站在哪里。

    “小猫!”紧跟着小猫来到窗边的女人一下子紧张起来,紧紧地抓住小猫的臂膀。

    “没事,一个故人。”小猫轻轻地拍了拍女人的头,一按窗台,人已是轻盈地跃了出去,他大步走向那个黑影,似乎知道那人是谁。

    “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这是师兄送给你的贺礼。”黑影伸手递过来一个包袱,“小小意思,不成敬意。祝你们夫妻两个白头偕老,举案齐眉,早生贵子,福寿长绵。”他望着窗户那边,向着那边的女人欠身示意。

    小猫冷冷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今天结婚?”

    “听郭九龄说的,他还来喝你喜酒了,我是你师兄,也不见你向我下一张喜贴。”黑影人怅然若失。

    “我当真给你下了,你敢光明正大的来么?”小猫嘿的一笑,“我没有师兄,十年之前就没有了。”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黑影人叹息道。

    “你要我怎么原谅你?”小猫冷然道:“因为你的缘故,我被逐出师门,为正道所不容,只能流落江湖,当了盗贼,最后失手被抓,险些儿便上了刑场,丢了脑袋,我的父母因为我的事情而被活活气死。而你,却春风得意,得偿所愿,一路春风得意,你说,我怎么原谅你?”

    黑影垂下了头,“这些年我其实很感谢你,不管怎么样,你都没有将那些事说出去。”

    “我说出去就有人信么?”小猫淡然道:“我已经忘了你,也忘了过去,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们只是路人罢了。我现在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黑影点点头,“我明白了。但这份礼物,还是请你收下吧。权当是我对你的赔罪,虽然难以弥补,对于当年的事情,我很抱歉,当时一步踏错,后来便一步步陷进去而无法自拔,最终害了你。”

    黑影叹了一口气,转身便走。

    “等一下。”小猫突然道:“不管我怎么恨你,但我还是要感谢你,在我父母过世的时候,你披麻带孝,替他们送了终。”

    黑影的身子微微顿了一下,没入到了黑暗当中。

    小猫提起那个包袱,回到了房间里,包袱打开,女人惊讶的捂住了嘴,里面,全是明晃晃的金条。

    “这,这得有多少啊?”女人惊道:“你的这个朋友,怎么这么有钱?”

    小猫一伸手将包袱裹了起来,随手扔到床底下,“他如今当着高官,贪赃枉法,自然有钱得紧。”

    “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你还有这么一个朋友?”

    “他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的仇人。”小猫抿着嘴,脸色有些难看。

    “仇人?”女人瞪着眼睛看着他。

    “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都忘了,好了,媳妇儿,我们不要让这些事情破坏了我们今天的良辰美景,春宵苦短呢!”他打了一个哈哈,打横抱起了女人,向着床榻走去。

    “不行,会伤着孩子的。”女人双手撑着他的胸膛。

    小猫嘿嘿笑着,“又不是只有一种法子,今天洞房花烛夜,你总不能让我干看不吃吧?”

    “你可真坏!”女人轻笑出声。

    抱着女人走过小桌,小猫鼓起腮帮子,卟卟两声,桌上的一对红烛应声而灭。房里顿时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间或夹着两人的笑声。

    堂屋之中,三个你枕头着我,我搭着你的大男人,正鼾声震天,睡梦之中的野狗凶相毕露,咬牙切齿,和尚则是脸露淫笑,口角涎水长流,而剪刀,罕见的露出了丝丝温柔的笑容。

    三个有故事的男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