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七十七章:如果快乐你就拍拍手
    人高马大的和尚是第一个倒下的,这位一有空闲就留恋花丛中的花和尚,这段时间他根本就没有好好休息,体力自然不支,看到和尚倒下,野狗在放声大笑,笑声戛然而止当中,他也如同一瘫烂泥一般软了下去,脑袋钻到了桌子上面,一双长腿却搁在和尚的肚子上。看到两个宿敌先后倒下,剪刀嘿嘿的笑着,提着一坛子酒走到两人面前,冷笑道:“想跟我斗,你们两个差远了,哈哈哈!”狂笑声中,坛子高高举起,酒如瀑布般的泼下来,剪刀张开大嘴,不停的吞咽。

    砰的一声,坛子坠地,人也倒下,脑袋正好搁在和尚的身上,腿架在野狗的脑袋之上,三人就这样滚作了一堆。

    郭九龄在拼酒开始之前,便已经告辞离开,一来是他现在的状况不适宜大量饮酒,二来,他也自觉在这伙人中,他是一个外人,他呆在这里,自己尴尬,别人也不舒服。

    主人公章小猫脸红耳赤,脚步漂浮,但人却还基本清醒,整个屋内,也只有舒畅还怡然自若,在场的人,对他是敬畏,可不敢灌他的酒。

    小猫提起一坛酒,踉踉跄跄的走到了院子里,盘膝坐下,抬头望着天上那轮明月,怔怔出神半晌,突然之间便落下泪来。

    舒畅缓缓走到他的身边,弯腰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小猫,人死不能复生,那些兄弟们已经走了。”

    小猫无言地举起坛子,缓缓地将酒倾洒到地上,“狼牙,豹子,还有追风营的所有兄弟们,今天我结婚了,我也是有家的人了。这是我的喜酒,你们喝一口吧!”

    他举起坛子,猛灌了一大口,却是呛的全吐了出来,扔了坛子以手捶地,放声大哭。舒畅摇头叹息不语。

    “小猫,我要走了。”舒畅挥了挥手,“你不在从军,也算是一件好事,不过这安阳郡可不是久呆之地,带上你媳妇,远远的离开这里吧。”

    “大夫,今日已是这个时辰,不如明日再走吧,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小猫爬了起来,挽留道。

    “不了!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酒已尽兴,人亦尽欢,正是赶路的好时刻!”舒畅潇洒的挥了挥衣袖,转身便向大门走去。

    “那,我送你,大夫!”小猫摇晃着身子,陪着舒畅往大门走去,“大夫,记着这院儿这门儿啊,我没有准备离开这里,我要守在这儿,我不会走的。你再回来的时候,可别走错了门儿。”

    深深地看了小猫一眼,这是一个外表粗豪,但心内极其聪慧,极其敏感的男人,他要守在这里,自然是不甘于这场失败,不甘于自己的兄弟们死得不明不白。他虽然声称要辞官别军,但舒畅知道,这个人,这一辈子也摆脱不了他以前的身份。

    拉开门栓,打开大门,舒畅却是一愕,外面站着一人,正举手欲叩大门,而大门却恰在这时打开了,四目相对,面面相觑。

    “郭老头?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莫非是酒没有喝好,还是怪我招待不周,前来兴师问罪了?”章小猫斜着一双醉眼,看着郭九龄。

    郭九龄举着手里的一封信,满脸都是兴奋之色,“有消息了,有消息了。”

    “什么消息?你的屁消息关我们什么事?”章小猫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

    舒畅却是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一把抢过郭九龄手里的信,“秦风有消息了?他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受伤?旧疾有没有复发?”

    郭九龄摊了摊手,一脸苦笑:“这个,我可真不知道。这是上京内卫送来的消息,只知道昭华公主在秦风的护卫之下,穿越落英山脉,抵达齐国境内,现在,齐国一支军队正在护送昭华公主等人在返回上京的途中,预计,一个月后,他们将抵达上京。”

    “老大没事?”章小猫大喜过望,仰天打了一个哈哈,“我就知道,老大不会有事,老大是什么人,哈哈哈!”转身,向着内里跑去,片刻之后,门边的两人赫然听到里面传来拳打脚踢的声音。

    “起来,起来,你们这几头死猪,有消息了,有消息了,秦老大还活着,活得好好的呢!”

    门边的两人听到内里的鬼哭狼嚎之声,都是相顾失色,转眼之间,内里便传来了几人欣喜若狂的大叫之声。

    “真正想不到,秦风在他的部下之中,能有这么高的威信。”郭九龄摇头道。

    “他有很多的让人意想不到,像我这样一个闲散惯了的人,也就只是为了他,才在敢死营中一呆就是数年。”舒畅笑着道。

    “这几位兄弟,倒也可爱得紧。”郭九龄看着舒畅的身后,四个大男人,勾肩搭背从屋里一蹦一跳的出来,居然在院子里又唱又跳起来。

    “如果感到快乐你就拍拍手!”啪啪!手掌两两相击,砰然有声。

    “如果感到快乐你就拍拍手!”啪啪啪

    郭九龄瞪大了眼睛,看着院子里的四个大男人,如同孩子一般的又唱又跳。

    “秦风经常在敢死营中吼这首歌,听得多了,他们自然也就会了。”舒畅大笑道。“郭老头儿,我改主意了,不去北越了,我去上京,先见秦风一面,看看他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然后再动身去北越,这一路之上,他护卫着昭华公主,肯定是一路激战过去的,也不知现在伤势恶化到什么程度了,总得心中有个底儿再去求人。你什么时候回上京?”

    “我现在伤势还不大适宜长途跋涉,先养养伤,再说安阳郡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一下。接下来将有大批的内卫抵达这里,他们将会被派往西秦。我得先做完了这件事。大夫,大概一个月之后,我便会启程回上京,大夫,到时候你还没走的话,一定要去我家做客,我要好好的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好吧,到时候如果我还在那里的话,一定会去你哪里的。”舒畅点点头。

    “走了,走了!”也不再看院子里仍然在唱跳着的几个大男人,扬长而去,郭九龄笑着看了屋里几人一眼,替他们轻轻地掩上了院门,也转身离去。

    静静的夜空里,几个大男人的吼叫之声直冲云宵,惹得这条里弄里的狗们吠叫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