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272 信邪是一件好事!
    七色飞剑与乌黑主剑之间彼此遥相呼应,组成一个犹如金刚罩的光屏,将李响笼罩其中,将叶良泽挥动掣雷天罡剑时产生的气浪全部抵挡在外。

    “卧槽,那是飞剑吧!”

    “如果我有一把都偷着乐了,李响竟然有那么多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你们别光顾着看飞剑,李响的修为境界竟然到了金丹境大圆满。”

    “你说错啦,不止是金丹境大圆满,而是半步元婴!”

    “不是吧,我记得两个月前他才是凝魂境大圆满,这么短时间竟然……”

    “天纵奇才,羡慕嫉妒恨啊!”

    在场所有人顿时双眼一亮,顿时议论纷纷,就在他们大呼老天不公的时候,瞬间觉得压力陡然飙升,已经超过不少人的承受能力,顿时又是一大批观众不得不选择远离。

    “哼,只要你不是真正的元婴境,又有何惧?”

    叶良泽一见李响的修为境界突然飙升,心中难免有些不安,可是对方在元婴境临门一脚时戛然而止,顿时心中大安,挥舞掣雷天罡剑的手突然一停,另外一只手掐了一个剑诀。

    “凝!”

    只见周围掣雷天罡剑挥舞出来的雷光剑影像是遭遇黑洞一样,眨眼之间统统缩回到掣雷天罡剑之上,剑体赫然凝聚出一层如同剑鞘的青蓝光芒。

    “烁日急雷,给我破!”

    叶良泽手持掣雷天罡剑狠狠凌空一捅,青蓝光芒电射而出,无比准确的刺在北斗七星飞剑建立的金刚罩之上。

    随着一声巨响,顷刻间烟尘弥漫,遮掩了秣陵比武场中间两人的身影。

    四周所剩围观群众也纷纷遭了秧,叶良泽毕竟是元婴境大圆满强者,这一击不说十成十,却也有九成以上,就算是残余的力量,也不是金丹境以下修真者能够抵挡的,只见一个接一个被气浪冲倒在地,狼狈不堪。

    “卧槽,我不要待在这里!”

    “快跑啊,这回运气好,下回就不一定了。”

    “好刺激的对战,好像看下去,可惜小命要紧啊!”

    “我的望远镜在那里去?麻痹的,我忘记带了。”

    在一阵吵吵嚷嚷声中,其中实力不够的围观群众为了自己小命着想,不得不选择远离,退到比较远比较安全的地方去看。

    原本四周密密麻麻的秣陵比武场,如今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十几个元婴境强者,就连作为主裁的范集也不得不选择后撤。

    虽然以范集的实力有资格待在这里,但是负责照看的其中一个赌注唐志军可是普通人,而且还是与李响有关系之人,仅凭这一点就必须保证其的安全。

    平地突然刮起一阵强风,吹散了秣陵比武场之内的烟尘。

    叶良泽持剑而立,气势蓬勃汹涌,吹得衣角喇喇作响,只见经过特殊改造的地面以他为中心向外辐射二十米,密密麻麻的剑痕纵横交错,竟然连一块完整的地面都没有。

    不,还有一块!

    只见李响依然云淡风轻的站在一块平常的地面上,手中乌黑长剑的剑尖抵着地面,七色飞剑围绕四周嗡嗡作响,而那个金钟罩竟然丝毫无损。

    嘶!

    不管是远离的还是待在原地的围观群众都不由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刚才叶良泽那一招虽然他们没有亲身面对,但是从余波的威力中不难想象首当其冲的李响会承受何等威力的攻击,可是……

    叶良泽面沉如水,望着北斗七星飞剑的眼神又是贪婪又是郁闷,甚至还有几分不安,本来他还想一鼓作气以绝对修为击溃李响,谁能想到竟然连对方的衣角都没能弄破。

    “李响,你别得意,就算老夫破不了你这龟壳,可是你也不能把老夫怎么样!”叶良泽心中又急又怒,却也知道眼前这个犹如金钟罩一样的东西应该是某种防御阵法无疑,这种东西除非是专业人士,其他修真者只能无可奈何。

    但是叶良泽可不会就此罢休,突然提剑向后跃出一段距离,开启了嘲讽模式,别看他一把年纪,这个嘴巴可是利索得很。

    “有本事就撤掉这个玩意,和老夫痛痛快快打上一场。”

    李响没有说话,只是拿出一物,顿时惊得叶良泽以及叶家众人汗毛直立。

    符箓!

    很明显与那些以物换物兑换到的符箓不同,竟然是红底金字的符箓,李响这才一刚拿出来,从其上散发出来的波动足以令距离最近的叶良泽牙齿打颤。

    “李响,你还要不要脸,竟然动用符箓?”叶良泽瞬间感觉到压力山大,仿佛置身在某种胶质物体中,连呼吸都有一些不顺畅。

    “亏你这么一大把年纪,竟然说出这种幼稚的话来。”李响眉头一挑,颇为玩味的看着叶良泽,“你我之间这一场可是赌斗,大家各凭本事,胜者为王败者寇,有规定说不能使用符箓吗?”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你以为凭着一张符箓就能干掉老夫,痴心妄想!”

    叶良泽话音一落,浑身上下的灵力瞬间陷入无比狂躁的状态,整个人的气势也徒然攀升一大截,一前一后简直判若两人,似乎是使用了某种秘法,将修为境界直接提升到了出窍境初期。

    可别小看出窍境初期和元婴境大圆满只差了一个境界,但是实力之差犹如云泥之别,叶良泽显然是已经打算放手一搏了。

    “没想到你藏得也够深的,看来这段时间内没少操劳啊!”李响双眼微微一眯,心中有了几分了然,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无语。

    “好好的一部正道双修之法,竟然被你们叶家炼成了专门吸食他人修为的旁门左道。如果被创造《巫山决》这部功法的旦暮巫女知晓,会不会从上界降下诅咒弄死你们叶家?”

    叶家仅仅得到《巫山决》残篇,叶良泽早已将其铭记于心,从头到尾并没有提及创造功法之人的名讳,也就不知道李响所言是真是假,但是大敌当前,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危言耸听!”叶良泽一提掣雷天罡剑,遥指李响嘲讽的说道,“那个什么旦什么女的是《巫山决》创造者又如何?我就不信她能够跨界管到这里。李响,这回依老夫看,如果不能弄死你,必定后患无穷!”

    叶良泽剑指苍天,顿时引来天地异动,仿佛所有光芒都汇聚到掣雷天罡剑之上,牵连天地都为之一暗。

    “有点意思!”

    李响眉梢一挑,竟然收回了那张符箓,反而拿出一根翠绿色的玉针,朝着叶良泽颇为玩味的笑道。

    “我可以告诉你,有时候信邪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