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270浊世佳公子
    但凡有对战经验的人都会知道,叶良泽显然是在调整,将自己最完美状态激发出来,同时他们也感到十分震惊,难道李响就这么厉害,连堂堂元婴境大圆满都不敢小觑?

    “来了!”

    一直沉默的叶良泽忽然轻轻一呼,令所有围观群众的心神都为之一凛,纷纷顺着他的视线看来过去,只见秣陵比武场中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人。

    来者赫然便是李响!

    李响未到。

    万里无云,碧空如洗。

    李响一来。

    乌云密布,天色昏暗。

    领悟天地之力的修真者,其情绪变化足以引发天地异象。

    四周九成九围观群众的修为境界都是金丹境以下,感知到周围灵力的活跃波动,纷纷露出了惊讶之色,不愧为元婴境大圆满强者,好强大的威势。

    显然,引发这番天气变化的并不是李响,而是叶家老祖叶良泽。

    叶良泽望着一步步走来的李响,心神没有丝毫的松懈,或许会有人觉得他这是小题大做,但是根据李响以往的战绩,根本容不得他一丝一毫的分神。

    多年来的经验告诉叶良泽一个道理,未知才是最为可怕的。

    如果李响只是一个寻常修真者,哪怕修为境界高出一线,叶良泽也不会如此谨慎,可是对方层出不穷的手段,着实给了他巨大的压力。

    元婴境大圆满真的很强吗?或者对于这个时代大多数修真者来说是的,但是在李响的面前,或者只需要轻轻松松的拿出一张符箓便可以轰杀至渣。

    如果可以的话,叶良泽真的不想走到这一边,但是叶柳儿带回家族的信息实在太过惊人,他们得到的《巫山决》残篇竟然有那么大的缺陷!

    本来叶家大多数人都认为李响这是在危言耸听,但是随着叶柳儿一步步分析,他们也根绝自身情况一一验证,最后不得不承认,这是真的!

    叶良泽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提升到元婴境大圆满,自然是少不了《巫山决》的帮助,而且他采阴补阳的对象可不是普通人,全部是修真者,尽管每一个修为实力都不高,但是提供的生命元气非常庞大。

    《巫山决》残篇犹如毒品一样,一旦尝试就食髓知味,叶良泽尽管已经感觉到体内灵力有点异常波动,却根本停不下修为提升的畅快感。

    自从叶柳儿口中知道《巫山决》残篇的缺陷之后,叶良泽立刻召开叶家高层会议,进行一番功法验证,最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化解之法。

    虽然目前这一点异常还体现不出来,但是只要持续使用《巫山决》残篇的功法,迟早会有爆发的那一天,无疑相当于随时带着一枚定时炸弹一样。

    综合所有情况来看,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从李响那里下手了。

    叶良泽的演技非常不错,因为叶家连番拒绝叶家的提议,实实在在的伤到了叶家的颜面,所以见到对方一来,他故意一“怒”,引发了天地响应。

    “李响,最后给你一个机会,答不答应叶家的提议?”

    李响来到叶良泽面前十米左右站定,神情泰然自若,抬手一番,一把黑骨白面的折扇出现在他手中,轻轻一抖将折扇打开,一面为阴阳鱼,一面为五行图,看起来颇为怪异。

    这把折扇一下子便吸引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因为李响名头的关系,他们都不由纷纷猜测这是什么宝贝?

    “你说是什么提议?”李响完全不在意周围众人猜疑的目光,折扇轻摇,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架势,平添了几分潇洒之气。

    “要不取了柳儿,成为叶家的女婿;要不赔偿柳儿的名誉损失费。”

    叶良泽目露精光的盯着李响,犹如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剑,“只要你做到任意一点,我可以就地宣布这一场赌斗作罢!”

    “叶良泽,如果我有可能答应的话……”

    李响的目光从左向右一扫,折扇一收,轻轻在另外一只手上拍了拍,“那么我还来这里做什么?”

    在场不少人都忍不住偷笑,李响这番话说的不错,既然来了,那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叶良泽这个时候还想达成和解,不知道该说天真还是幼稚?

    “哼,如果你的背后不是有萧家,我会让你这么一个区区小子如此得瑟?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叶良泽反唇相讥的说道,整个人的威势不降反升,衣角已经是无风自动,以他为中心一米之内地面上所有灰尘更是被扫飞。

    “既然你如此信心满满,那么就不要废话了。”李响自信一笑,双眸深邃如海的说道,“只要这一场赌斗你能赢,你会得到想要的东西。”

    “彼此彼此,如果你赢了,我会把人还给你,而且以后叶家不会就此事找你的麻烦。”叶良泽眼底闪过几分贪婪之色。

    《巫山决》对于叶家来说意义非凡,或者以前只是看成一本神奇功法,如今简直就是“救命之法”,势在必得!

    作为这次赌斗的主裁,范集再度宣布了赌斗的内容,在李响和叶良泽都没有异议之后,便行使了修真家族势力联盟七大决议理事赋予他的权利。

    “两位,请将赌注交付到我这里!”

    叶良泽大手一挥,便有一人被叶家之人押到范集旁边,整个人灰头土脸,目光有些呆滞,即便是看到李响也毫无反应,十有是中了的缘故,这个人不是唐志军又是谁?

    范集见到李响所要的筹码竟然是一个普通人,顿时微微一愣,不仅是他,连四周很多人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此人擅闯叶家私人领地,没想到竟然是你的人!”叶良泽毕竟活了那么多年,随口就将污水泼到李响身上,竟然连一点含糊都没有。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李响也懒得点破,因为没有实质证据,说得再多也只是浪费口水。加上修真者之间的规矩,拳头大是真理,拳头弱活该没道理。

    范集作为主裁,确定今天的赌斗才是任务,至于这个普通人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一点都不在乎,确定没死之后就接收了叶家这边的赌注,转头看向李响。

    “李响,你的赌注?”

    李响对此早有准备,折扇轻轻一挥,凭空出现一件物品,仿佛被一只无形之手托着缓缓飞到范集面前,赫然是一枚白色玉简。

    玉简在修真世界中有什么用?恐怕在场众人没有一个不知道,每一个人的呼吸瞬间就急促了几分,以李响的如今名头,只要拿出手的东西,岂会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