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90 简直就是败家子!
    “啊,我想来好像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兄弟们,我们先去把那件事完成再说。”

    “唉呀,我肚子疼,好疼,疼得受不了!喂,你们几个小子还愣着做什么,赶快扶着我走啊!”

    “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好诗好诗,儿郎们,我突然间诗兴大发,得着一个风景优美之地,这里一片荒芜,一点都不美。我记得那边有一处美景,走走走,别停留!”

    “这个时间点,好像该吃饭了。肚子饿实在没力气,我们先去吃饭,再来做其他事情吧。”

    “费道友,我等有急事,先走一步!

    近千人各自找着借口,呼啦啦的几息之间走了干干净净,甚至连一丁点儿留恋都没有,唯有费永峰和一干费家之人待在原地一脸懵逼。

    啥情况这是?

    有那么一句话,往往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自己,而是你的敌人。

    显然,这帮人在费家邀请之下知道对付的是李响,自然不会对符箓这一手段陌生,尤其是从以往获得的影像来看,李响所号称的那张“八阶圣符”的可能性很高。

    于是,近千人竟然无一个会怀疑李响此举的真假,尤其是各个家族势力的领队之人,一见到李响拿出了一张符箓,纷纷毫不犹豫的选择撤退,竟然连一点拖泥带水都没有。

    李响对于那些人的反应并无意外,一旦失去的远远超过获得的,像这样以利益作为链接的盟友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背叛,毕竟在自己性命面前,高阶灵器只能算个屁。

    李响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将【震雷厉火】收入鱼龙戒之中,看着又是茫然又是恼怒的费永峰,朗声说道。

    “这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费永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脸色的怒火渐渐压下,显然他也是被李响拿出的八阶圣符给吓到了,最终还是理智获得了胜利。

    “我们走!”费永峰大手一挥,选择了暂避锋芒。

    “真是可笑,我让你们走了吗?”

    李响的一句话幽幽飘来,顿时让费永峰以及费家一干人等不得不驻步。

    “李响,你这是什么意思?”费永峰心中一惊,难道李响打算用八阶圣符来轰杀我们这些人,是不是太浪费了?如果是我的话,绝对舍不得,毕竟那可是能够击杀合体境强者的符箓。

    “李响,我可警告你,费家可不是卡加星系那些小家族小势力,相信你对司马家和谷家应该很了解,费家可是和这两家相提并论的存在。”

    费永峰一直仔细观察李响的神色,却是除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之外实在看不出其他异样,也不知道对方是故作镇定,还是根本没将费家当回事。

    当然,以费永峰的心思来看,李响绝对是故作镇定,毕竟现在对方在局势上占优,肯定是想要获得更多的谈判筹码。

    “李响,这一次的事情只要你愿意放下,我可以向你保证,费宏鸣的事情就此揭过,就连费家与你以往的恩怨也可以一笔勾销,如何?”

    “难道你认为我的话不可信?”

    “哼,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可是费家三长老,在家族内拥有的话语权绝对不小,我甚至能够以神魂起誓,刚才所说的一字一句并无虚言,否则的话必遭天谴!”

    “李响,你到底想要怎样?我可告诉你,费家虽然在修为上不强,但是整个修真世界欠我们费家人情的强者成千上万,你要是感动我一个汗毛,绝对会尸骨无存的!”

    费永峰看到李响一步一步的逼近,说出的话也从最初的商量变成了裸的威胁恐吓,显然这位费家三长老不仅胆小如鼠而且十分怕死,近千人的助力瞬间一走而空,也让他的心情瞬间从天堂落入了地狱。

    可惜,李响除了一句“我让你们走了吗”之后便不再开口,让费永峰的一切行为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笑。

    “给我上,干掉他!”

    费永峰忽然想起自己这边还有十多个费家随从,其中还有两个元婴境修士,便立刻下达命令,同一时间他没有丝毫犹豫朝着距离最近的一个黑井拔腿就跑。

    显然,费永峰已经有了离开百年秘境的念头,毕竟只要被传送到起源星,他的命就肯定能够保住,到时候……哼!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李响,你给我等着,费家这一回绝对与你不死不休!

    轰隆!

    费永峰刚刚在心里第十三遍咒骂李响,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响彻天地的巨响,仿佛是来自九天之上的雷霆,难道李响已经动了那一张八阶圣符?

    真是浪费,简直就是败家子!

    费永峰又一次忍不住咒骂李响一番,同时心中有些肉疼,仿佛是自己一件无比珍贵的东西被糟蹋一样。

    可是费永峰并没有往后看,因为他十分清楚,自己的那些随从显然已经完了,不过已经为他争取了一些时间。如果这个时候回头去看,此举简直就跟白痴行为没啥两样,目前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以最快速度离开百年秘境。

    黑井,只有一步之遥。

    “李响,你给老夫等着,这是没完!”

    费永峰纵身一跃,同时豪言壮语的狂吼一番,以泄心头郁闷之气。

    嗖!

    一道黑影由远至近,后发先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射过来,恰到好处的插入费永峰与黑井之间,化身当了一回“井盖”,以微乎及微的优势挡住了井口。

    费永峰正在落下的身子猛然一顿,因为他踩到一个实物上面,立刻底下一看,只见自己脚下正踩着一把巨大的黑白折扇,这个玩意似乎就是李响手中的那把。

    刹那间,费永峰脸色大变,如丧考妣!

    因为,费永峰距离活命的机会只有不到一公分,却似乎已经变得遥不可及。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最后使劲全力试了试,明明薄如纸张的一层却是坚韧无比。

    而那十多个费家随从如同费永峰所料,成为了一具具外焦里嫩的尸体。

    远处的李响似笑非笑,却也没有说话,仿佛正在欣赏一场好戏。

    “李响,放过我,求你放过我!”费永峰哪里还有前一刻的激情飞扬,甚至连满腔的怒火也已经被绝望的冷水浇熄,他惹不住多少嘴唇,乞求道。

    “你不觉得这个要求很可笑吗?”李响双眼目光平静如水,淡然的说道,“如果我只是一个寻常修士,面对近千人的讨伐,你觉得我会有活命的机会吗?”

    “我只是想要为费家子弟讨回公道而已,最多只是教训教训你,根本就没有打算要你的性命。”费永峰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苍白几分,踌躇了好一会儿才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