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84 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啊
    但是法宝的晋级十分困难,五阶之下还好说,一旦到达五阶以上,每一阶的晋级都是难比登天。

    但是对于炼器师来说绝对是一个提神自身感悟的机会,甚至是像当当初器祖多宝道人由器入道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李响听到费宏鸣的解释,轻轻的点了点头,嘴角一翘的说道。

    “既然你这么清楚,那么我的提议是不是高了?”

    “不高,就按照你所说的,五件七阶天器,赌了!”

    显然费宏鸣已经下定决心,毫不犹豫的落下赌注,这时看向北斗七星飞剑的双眼射出灼灼光芒,仿佛是看到了绝世美人一样,恨不得立刻将其拥入怀中。

    李响和费宏鸣达成赌斗协议,在场所有围观群众都是见证,而仲裁的责任便落到了司马嫣然身上,对此双方都没有任何异议。

    其实算起来,这一场赌斗的起因正是司马嫣然,结尾也落到了她的身上,倒也说得上有因才有果。

    “你们谁先来?”司马嫣然的心儿自然是偏向李响这边,但是如今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只能保持公平公正公开,一双俏目看了看左右,平静如水的问道。

    “既然是费道友提出的赌斗,那么就请他先来吧。”李响见到费宏鸣自从达成赌斗之后不断攀升的气势,显然是对自己的寻金鼠非常有信心,顿时产生了几分兴趣。

    “哼,我来就我来,李响,我会让你感到绝望!”

    “嫣然小姐,你有没有沾有谷三爷气息的物品,哪怕是一丝一毫都可以。”

    费宏鸣第一个选择的对象当然是司马嫣然,这绝对是献殷勤的大好机会,相信到时候寻金鼠大发神威寻找到谷三爷,对方一定会另眼相看的。

    “表哥!”司马嫣然毫不犹豫的便将球踢给了谷子和,显然是不太想要搭理费宏鸣,相较于赌斗的双方,她肯定是更加信任李响,毕竟对方的各种神奇之处是自己亲眼所见。

    “费兄台,有劳了!”谷子和非常恰到好处的凑了上来,手中拿着一物,看起来是一件随身小玩意,一边交到费宏鸣手中一边说道,“这是三爷爷前不久跟我的东西,上面应该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虽然没能直接从司马嫣然手中得到物品让费宏鸣有些遗憾,却还是非常认真的接过那件随身小玩意,转手便放到寻金鼠的鼻端前面。

    “虽然这件物品的原主人是谷三爷,如今却是谷兄弟的,也不知道谷三爷的气息还有没有残留,如果没有的话,就算是寻金鼠也无能为力。”

    “三爷爷给我这件小玩意的时候,我随手就放进储物装备里,期间一直都没有动过,上面应该会有三爷爷残留的气息。”谷子和眯着眼睛仔细回想,最终非常确定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么应该没问题!”费宏鸣显然已经将这个寻金鼠炼化,朝其打了几个法诀之后便有信息传回,“这件物品上面有两种不同气息残留,应该是谷兄弟和谷三爷的。谷兄弟,你站着别动,我让寻金鼠将你的气息去除掉。”

    “好!”谷子和见到费宏鸣说得如此有把握,立刻点了点头说道。

    费宏鸣指挥寻金鼠凑到谷子和的脚边,绕着对方转了一圈,然后回到了原地,再次传回了信息。

    “好了,现在已经准备就绪,寻金鼠已经将谷兄弟的气息去除,只留下谷三爷的气息。”费宏鸣先是看着谷子和,不过很快目光就越过去,落到了司马嫣然身上,“你们有什么想要问谷三爷的,可以写个条子。”

    司马嫣然对于费宏鸣的灼灼目光依然视而不见,不过听到对方如此有信心,加上十分担心三姥爷,立刻写了一张纸条交给谷子和。

    “费兄台,麻烦了。”谷子和立刻将纸条转交给费宏鸣,十分期待的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费宏鸣见到司马嫣然的举动,眼底顿时闪现几分怒意,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初,将纸条放到寻金鼠的嘴边,后者立刻一口吞下,显然要将纸条放置到肚子里。

    费宏鸣整个过程的一举一动都可以慢了几分,就像是正在向着四周围观群众们们展示一样,毕竟寻金鼠可是他目前以来最为得意的作品,相信一定可以让在场所有人为之惊叹。

    “李响,我要开始了!”

    费宏鸣在发动寻金鼠之前还特意向着李响招呼一声,仿佛在说:小子,睁大你的双眼看着,老子的寻金鼠一定会让你俯首称臣,然后乖乖交出北斗七星飞剑。

    李响不置可否,仿佛没有听到费宏鸣的挑衅一样,早就转头看着那个天地大阵,神情依然云淡风轻,但是眼底时不时的闪现精光,显然注意力已经在其他地方。

    费宏鸣这一拳就像是打在棉花一样,却没有任何不爽,既然李响没有回应,不管对方是不是怕了,反正现在是他大唱独角戏的时间,成为众人焦点的那种舒爽感,如果不是时机不对,他肯定会忍耐不住仰天长啸。

    从今往后,本人必定扬名天下!

    费宏鸣雄心壮志的朝着寻金鼠打入最后一道法诀。

    寻金鼠由静入动,仅仅几息之间便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化为一道黑影一头扎进那个天地大阵中,瞬间便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

    “嫣然小姐,谷兄弟,你们放心,相信不过了多久一定会有谷三爷的消息传回来的。”费宏鸣显然对于寻金鼠非常有信心,见到司马嫣然愁眉未展,便抓紧时机宽慰的说道。

    “其实不妨告诉你们,寻金鼠虽然是以我为主进行炼器,但是期间费家不少长辈都有所指点,你们别看它怪模怪样的,却也是四阶宝器,而且已经出现了器灵的端倪,相信不久之后必定能够成为法宝。”

    费宏鸣这番话一出口,周围顿时出现了一片惊叹之色。

    “那个寻金鼠竟然是法宝?费宏鸣不会是在胡说八道吧。”

    “还不是真正的法宝,顶多算是一件准法宝。不过费宏鸣应该没有说谎,这里是什么场合他不会不知道,更何况这还是关系炼器方面的事情。我问你,你愿意在阵法方面上说出违心之语吗?”

    “当然不愿意!看来寻金鼠应该与费宏鸣说的一样是一件准法宝,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