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81 寻金到手,天下我有
    司马嫣然秀眉一皱,刚想说话就被李响拦住了,看着后者微微发亮的双眼,心中了然,悄然一笑,犹如百花盛开,十分乖巧的退到一边。

    见到司马嫣然这个举动,费宏鸣的心就像是落入无底洞一般,而妒火就像是火山一样喷发,目光如刀的死死盯着李响。

    我一定要像一个办法打击李响的嚣张气焰才行,只有让他来一个大出丑,到时候司马嫣然对其的好感定然会荡然无存。

    费宏鸣忽然想到了自己储物装备里的东西,心中更是大定,原本以为要在关键时刻才会用到,没想到竟然会来得那么快。

    “李响,咱们回到刚才那个话题,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非常关心,想必嫣然小姐也是如此。”费宏鸣见到李响总算是站了出来,立刻步步紧逼的说道。

    “哪个话题?”李响云淡风轻的说道。

    “就是你大言不惭说的那番话。”费宏鸣脸色一沉,耐着性子说道,同时还没有忘记夹枪带棒的讥讽对方。

    “我什么时候大言不惭?”李响眉梢一挑,颇为玩味的说道,“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说的话都是事实,何来大言不惭之语?”

    “没想到堂堂李响竟然敢说不敢认,你是不是说过自己可以进入天地大阵取东西,然后很快就能够离开。”费宏鸣仿佛抓到了真凭实据一样,整个人都激动起来,“这还不是大言不惭?”

    “我说的是事实,有错吗?”李响泰然一笑,浑身上下笼罩着一股庞大的自信,仿佛并未将眼前这个天地大阵放在眼里。

    “有,有错吗?”费宏鸣怔怔的看着李响,一时之间受到对方的气势所摄,根本就无法及时的做出反应,整个人都愣在那里,完全没有了声音。

    相较于费宏鸣的强制安静,围观群众们直接是一片哗然,虽然还没有确定李响的话是真是假,但是能够如此理直气壮的说出来,至少也得有几把刷子。

    “李道友,我们封家三位长辈困于这个天地大阵之中,如果你寻找谷三爷的时候凑巧碰到,可以麻烦你将他们带出来吗?”

    “李道友,还有我们六壬门的两位长老,麻烦你捎带着看一看,如果见到了,也就麻烦一下,此等恩情,必不敢忘!”

    “李道友,我们定天宫的四位长老也深陷其中,还望能够施以援手。”

    “李道友,还有我们大易门的三位大管事……”

    瞬间,围观群众们再一次掀起一个浪潮,不过全是求着李响帮忙的,与之前针对费宏鸣的讥讽浪潮完全是两个极端。

    同样是人,待遇却如同云泥之别。

    费宏鸣仿佛被重重一锤直接轰在胸口,这帮人该不会是李响请来专门玩我的吧?说,你们到底收了李响多少灵石,我也给一份,就算不能倾向我这边,至少也公平一点,这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李响,既然你这么有信心,可敢跟我赌一把?”费宏鸣搓了搓套在左手食指上一枚泛着金属光泽的戒指,里面装着他的底气。

    “有点意思,你说说看。”李响瞬间就注意到费宏鸣的小动作,顿时引起了他的一些兴趣,很想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手段。

    “本人不才,前段时间在炼器方面有所顿悟,炼制出了一件不错的宝物,功能正好是用来寻人寻物的。”费宏鸣抬起手指了指旁边的天地大阵,“这件宝物就是专门针对阵法而设计的。”

    “在场都是阵法师,想必肯定知道天地阵法都具有影响人类五感的能力,一旦受到侵入,即便是再强的阵法师也会深陷其中。但是我们炼制的宝物不同,确切的说应该是炼器与科技的结合,诸位请看!”

    费宏鸣话音一落,便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物,这件东西的个头不算大,估计与普通成年人的大腿差不多,但是分量十足,落在地上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响,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老鼠?大老鼠?不对,这是一台老鼠形态的机器。”

    “这个东西的模样好像是……等等,我在某本古籍上看过,所以第一眼便有熟悉的感觉,对对对,这是传说中的寻金鼠!”

    “寻金鼠?灵兽?”

    “没错!根据古籍记载,寻金鼠是上古修真时代一种专门寻找天材地宝的灵兽,非常的稀有,曾有这么一句评价,‘寻金到手,天下我有!’。”

    “这个评价够霸气!虽然费宏鸣拿出来的并不是真正的寻金鼠,但是光看着那个东西刻意打造成寻金鼠的模样,绝对也是寻金探宝的宝贝。”

    “就怕只是虚有其表。”

    “我倒是觉得不太可能,你们可别忘记费家是做什么的,至少在高端炼器方面可是在天机阁之上,费宏鸣不可能随便拿出一个东西来,那样做只会自己丢人。”

    费宏鸣听到这番言论,感动得差点流泪,这帮家伙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

    见到在场气氛渐渐趋向于平衡,费宏鸣的气势也渐渐回升,指着寻金鼠机器,目光灼灼的说道。

    “李响,我炼制的这个寻金鼠机器可是没有人类的五感,所以天地大阵对它完全没有作用。我现在和你打赌,看谁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被困之人,就问你刚敢不敢接!”

    “赌什么?”

    李响看着气势汹汹的费宏鸣,云淡风轻的回来三个字,至于对方拿出来的那个仿照远古奇兽寻金鼠的玩意,仅仅是扫了一眼便再无半点兴趣。

    “如果你输了,以后只要是我出现的地方,你就要退避三舍。”费宏鸣显然不是没脑子的人,不会提出“你输了就放弃司马嫣然”这种要求,因为这样做不管谁输谁赢,司马嫣然肯定不会给他老脸色看。

    毕竟没有人愿意别人将自己当成物品来看,这是一种非常不尊重的行为。

    作为修真家族势力联盟年轻一辈中的风流人物,费宏鸣绝对是老手,变着花样的提出了一个新赌注,只要他赢了,李响就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那要是我赢了呢?”

    “笑话,你怎么可能赢!”

    “既然我不可能赢,那么为什么要和你赌?”李响嘴角一翘,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的脑袋又没有被门板夹过,岂会去做这种对自己没有半点利益的事情,不知你是太傻还是太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