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80 你也好意思?
    俗话说得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

    我们这些日日夜夜都在钻研阵法的人都不敢有丝毫大意,你李响凭什么说自己可以在这个天地大阵中来去自如?

    于是,周围的议论声眨眼间安静下来,一道道犹如刀光剑影的质疑目光飞射过来,如果这些能够杀人的话,相信李响已经是千穿百孔。

    可惜,李响对这些外围因素已经免疫,坚若磐石的心境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泛起,脸上依然挂着云淡风轻的神情,目光越过司马嫣然,落到了费宏鸣身上。

    “你的追求者?”李响泰然的说了一句话,却是在问司马嫣然。

    “他叫费宏鸣,是费宏远的大哥,司马家和费家的关系还行。”

    司马嫣然的特地解释差点令费宏鸣吐血,想当年费家、司马家以及谷家的始祖可是结义兄弟,好得就快要穿一条裤子,怎么能说是关系还行?应该说关系非常好,好的不得了!

    尤其是费宏鸣见到司马嫣然对待李响的态度与对待自己完全不同,尤其是刚才介绍自己时的那番说法就像是担心李响误会一样,着实是令人又气又郁闷。

    不过,费宏鸣也没有去纠正司马嫣然的话,因为那样做只会引起对方的反感,到时候惹火烧身,以后还有什么机会追求对方。

    “是中了收妖瓶残存妖气的那个费宏远?”只需稍微一提醒,以李响恐怕的记忆力瞬间回想起来,显然是想到了当时费宏远的丢人模样,嘴角微微一翘,看着费宏鸣的目光中多了几分玩味之色。

    这下,费宏鸣怒气值“噌噌噌”上涨,那是费宏远丢的人,你这么看着我是一个什么意思?不对,费宏远可是费家的人,他丢人跟我丢人没啥差别。

    李响,你这个表情是不是想要搞事情啊!

    费宏鸣脸色阴沉得如同黑墨,却也没有像火山一样爆发开来,他并不是那种没有脑子的,别看自己有着元婴境大圆满的修为境界,但是根据获得的资料来看,死在李响手下的元婴境绝对不少。

    尤其是已经失传的符箓,据说连出窍境都可以直接轰杀,光是这一点就让费宏鸣失去了正面对战的信心。

    不过并不意味着费宏鸣拿李响没有办法,光是抓住对方刚才所说的“来去自如”这一点,至少也能让对方惹得一身骚,到时候在暗中推波助澜一番,以司马嫣然的傲气,以后肯定不会再多看李响一眼。

    “李响,别转移话题,难道连自己说的话都不敢承认,还是不是男人?”

    “有点意思,不过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以李响的经验见识,不难看出费宏鸣的打算,一脸玩味的反问道。

    “呃……”费宏鸣闻言一愣,现在是我在问你,你要不承认,要不反对,怎么反倒是问起我来了?一点也不按照套路出牌,懂不懂规矩啊你!

    “你不作声,那就是没关系了。”李响淡然的收回目光,显然是懒得理会一个不相关的人。

    “谁……谁说没关系!”费宏鸣一向都是天之骄子,早就习惯被人众星捧月,见到李响竟然如此无视自己,想也不想的反驳道,“我可是也会阵法的人。”

    费宏鸣这话一出口便猛然回神,心中暗叫不好,眼睛一扫,果然周围众人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

    “哈,他竟然说有关系,看来已经被李响气得不轻。”

    “他一个炼器师,不好好的去找练起材料,跑到这里来胡说八道,想他也是堂堂费家的大公子,简直闲的蛋疼!”

    “谁说不是呢!炼器所需的小阵法与我们研究的大阵法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前者是将阵法镶嵌到灵器法宝里,后者则是以天地为基,借助天地之力行驶千变万化之能,他难道不知道吗?”

    “以他的身份如何会不知道?看了这么久倒是看出来了,显然费大公子是为了司马大小姐而来的,现在司马大小姐显然与李响较为亲近,费大公子炉火中烧,随便找个借口怒怼李响。”

    “不过话又说回来,刚才你们也听到了,以李响刚才的说法,与‘自己能够在这个天地大阵中来去自如’是一个意思,我应该没有听错吧?”

    “你没听错,归根结底就四个字,探囊取物,就是这个意思!”

    “你们觉得李响此话是否可信?”

    “如果是以前,我只会当作笑话,但是现在,谁知道呢?”

    “确实如你所说,毕竟百年秘境入口之处的关卡就是李响破的,谁知道他到底还有没有其他手段,说不定等会又拿出某种神奇宝物,可以在这个天地大阵内来去自如。”

    “如此的话,我们岂不会可以借东风?说起来我们两位长老可是和谷三爷一起进去的,这么久没有消息,也着实磨人。”

    “我们家族可是去了三位长辈。”

    “我们两位!”

    “我们三位!”

    “我们……”

    一干阵法师们先是或明或暗的嘲讽费宏鸣一番,宣泄之后瞬间就将其忘记,回想起李响先前那番豪言壮志,纷纷露出希翼和期待的目光,到最后简直就像是在报数一样,将各自家族势力被困之人说了一个吧。

    显然,这帮人故意这么说,尤其还是重点提到是“谷三爷带队”这则信息。

    因为群众的眼睛一向是雪亮的,他们可是真真切切的看出李响与司马嫣然之间的关系非浅,绝对不是那个谁能够相提并论的。

    费宏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可谓是难看至极,先是被在场众人讥讽的浪头差点掀翻在地,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再次听到在场众人“确信李响和司马嫣然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种言论,更是郁闷的想要吐血。

    费宏鸣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了,尤其是在周围众人的声浪之下,司马嫣然竟然没有开口反驳,而是选择了默认,这个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李响,是个男人的话就站出来说话,让一个女人挡着,你也好意思?”

    费宏鸣这番话还是非常毒的,而且连局势都利用上,因为此时他与李响的站位,司马嫣然正好站在两人中间。虽然一丁点儿也没有挡着两人,但是费宏鸣这么一声怒吼,乍看之下还真有点那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