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74 这是病,得治!
    李响万万没想到,竟然有机会见到第二只魂殇猞猁,这种灵兽即便在上古修真时代都是稀有中的稀有。

    很显然,眼前见到的这只魂殇猞猁肯定是前辈,而前辈见到后辈会是一个什么意思?至少见面礼是肯定有的。

    李响不再犹豫,当即把小家伙从玄空一气图中召唤出来。

    小家伙一见到李响,先是亲昵的叫唤一声,然后用身体搓着后者的裤腿,一副撒娇的模样。自从进入玄空一气图之后,它的成长速度比之以前可谓是天壤之别,自然对于李响就非常感激。

    “看来你对它挺不错的。”老魂殇猞猁将小家伙的举动尽收眼底,看得出后者是真心真意对待眼前这个人类,顿时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连带着整个圆滚滚的身躯也晃了晃,多了几分滑稽。

    李响一笑,眼底闪现几分回忆之色,显然是回想起与小家伙相遇的点点滴滴。

    听见老魂殇猞猁的声音,小家伙明显身躯一颤,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血脉呼唤,立刻回头望向了那个圆滚滚的球状生物,两只眼睛闪现出激动之色。

    “孩子,过来!”老魂殇猞猁虽然极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却也难以掩饰言语中的激动,看向小家伙的目光多了几分溺爱之色。

    小家伙闻言并没有立刻上前,而是看向了李响,虽然眼中充满了殷切,却还是想要先得到主人的同意。

    “去吧!”李响知道小家伙这一去肯定会获得好处,哪里还会阻止?不过看到对方如此举动,心里还是非常欣慰的。

    小家伙得到主人的同意,立刻飞窜到老魂殇猞猁的身边,毕竟是属于同一种血脉,没三两下双方就热络起来。

    “真是苦了你了,孩子!”老魂殇猞猁显然是查看过小家伙的记忆,知道后者为截教一脉的一个承诺孤零零的守了那么多年,虽然如今已经是苦尽甘来,但是身为长辈的怨念还是不小的。

    “年轻人,你不错!”这是老魂殇猞猁对于李响的赞赏,“有实力,也有运气,将来成就必定不可限量,它跟着你,不算亏!”

    “多谢前辈夸奖!”李响十分坦然的接下了对方的称赞,虽然他的真是年纪已经上万,但是这几个处于兽园金字塔顶端的存在明显比他出生的时间还要遥远,修真一途,达者为先,叫声“前辈”并不吃亏。

    老魂殇猞猁咧嘴一笑,似乎很享受李响对自己的尊称,接着低头看向小家伙,说道:“作为你不知道多少辈的老祖,相见就是缘分,送你一场大造化!”

    话音一落,只见一只犹如熊掌一样的厚厚肉掌从老魂殇猞猁圆滚滚的身躯中弹了出来,想要触摸到小家伙的脑袋,可惜它实在是太肥了,肉掌也有点短,距离小家伙脑袋五公分的地方停住了,就算是使了吃奶的劲也够不到。

    这下尴尬了!

    其他几个与老魂殇猞猁同等存在“噗呲”一声,非常人性化的捧腹大笑。

    “平时让你减减肥,你就是不听,这回丢脸了吧?”

    “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卧着,卧着不如趴着,这是谁的至理名言啊?”

    “这也不难怪它,毕竟人家有那种能力,就算是一辈子不动,也会有别的灵兽给它送吃送喝,几千年都没有人类出现,自然就不需要多动弹,不肥才怪呢?”

    “这是两码事好吗?我们几个怎么就没事,就它横着长,总之就一个字,懒!”

    “不错,这是病,得治!”

    那几个顶级灵兽毫不客气的打击老魂殇猞猁,不过看得出它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套用人类的一句话来讲:这是损友,一辈子!

    除了这几个灵兽敢笑之外,别的灵兽全部赶紧把头低下头,显然是不敢多看,免得自个儿笑出来,到时候被老魂殇猞猁记恨上的话就悲惨了,不过一个个灵兽颤抖不已的身躯,非常明显的出卖了它们此时的心情。

    李响见到如此一幕,也不由莞尔,刚想要暗中提醒小家伙一番,没想到小家伙非常灵性,自个儿上前一步,将脑袋主动贴到那个肉掌上面。

    “哈哈哈,好好好!”老魂殇猞猁非常欣慰,非常自得的朝着几个损失咧了咧嘴,然后才回头看着小家伙。

    “我们这一脉天赋异禀,想要完全觉醒唯有时间而已,但是如果有先辈点化开窍,可以大大的缩短成长时间。”

    “你刚刚从幼儿期进入成长期的时间不久,虽然有了一个好主人,将进入成熟期的几百年时间大大缩短,却依然需要一个几十年。不过如果有了我的这番点化,只要没有意外,最多十几年时间你便可进入成熟期。”

    李响闻言双眼一亮,别看魂殇猞猁在幼儿期和成长期弱的可怜,甚至连同等级的灵兽妖兽都打不过,但是只要进入成熟期,就是真正发力的时候,配合它的诡异天赋,恐怕敌人都还没有察觉就已经中了招。

    一旦进入完全期,魂殇猞猁几乎就是逆天的存在,神挡杀神,佛挡诛佛。

    很明显,老魂殇猞猁就是完全期,能够在整个兽园里像一个奴隶主一样活着,而不用担心遭到其他灵兽的攻击,这便是一种最好的证明。

    远处,一直观望圣湖这边情况的一众修真者们,纷纷看傻了眼,凭什么那些灵兽对待李响如此平和,对待他们却是怒气冲天。

    他们想不明白,同样是修真者,同样是人类,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呢?

    “李响必定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情况,所以那些灵兽对他没有敌意?”

    “这个猜测应该没错,可是距离得太远了,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内容,不然的话我们只要照着做,就不会再有之前的惨剧。”

    “你们快看,李响也有一个灵宠,嘶……好家伙,应该是和那个圆滚滚的一个种类,绝对是超级稀有的灵兽!”

    “看得老子眼红得很,咱们对付不了这些灵兽,难道还对付不了区区一个李响?这个人从出现到现今,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肯定是扫到了某个新遗迹,说不定咱们还能从他的口中撬出新遗迹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