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58 此物名为碧渊流芳
    当毒医三老将黑色瓶子交给李响的时候,上官铁柱突然出声了。

    “李响,先不要打开!”

    李响当然知道上官铁柱为什么要叫住自己,没有多余的心思理会,此时他的注意力都在这个黑色瓶子上。

    上官铁柱见到李响拿着黑色瓶子不断观察,显然暂时没有打开瓶子的迹象,心中虽然觉得可惜却也松了一口气,几分惧意在眼底一闪而逝,回头朝着百花堂一干人等吼道。

    “你们全部人都给老夫退到百米开外去,这一轮没有宣布结束谁也不准过线,胆敢违反者将被按照帮规处置,懂了吗?”

    “尊敬大长老法旨!”

    百花堂一干人等虽然对于黑色瓶子好奇无比,但是大长老一声令下,他们不敢不从,只能怀揣着无比强烈的好奇心退开一百米,不过这点距离对于修真者来说并不算什么,依然看得非常清楚。

    转移了自家门人之后,上官铁柱将目光转向作为裁判的毒医三老。

    “三位是千草山庄的医道名宿,无论是哪一位除了意外都不是百花堂能够承受得起的,此物毒性世间罕见,如果不是此人辱我太甚,我也不会将其拿出来,恭请三位暂时离开这里。”

    见到上官铁柱言之凿凿,毒医三老眼神交流一番只能点头同意,纷纷给了李响一个“当心”的眼神,便也退出了百米距离。

    毒医三老一走,上官铁柱目光再次转移,看向了依然留在原地的几个领队,心中不由暗骂几句蠢货,但是表面上不得不劝说一番。

    “今日是我与李响之间的过节,此毒非常恐怖,几位又站在顺风之处,为了避免误伤,最好还是和其他人一起。”

    “多谢道友指点。”

    听到上官铁柱这话,几个傻大胆不由老脸一红,他们觉得自己所站距离已经挺远了,却忽略了顺风这个细节,听完之后赶紧退开。

    整个过程,李响一直在观察手中的黑色瓶子,由于上官铁柱对于瓶中之物束手无策,那么这个黑色瓶子就是原装货。

    黑色瓶子的表面拥有凹凸不平的纹路,凡是能够触摸得到的地方都有,只是涂上了一层纯黑色,看起来就没有那么明显,不过一上手就非常清楚的感受到。

    李响摩挲的黑色瓶子,目光中流露出几分熟悉之色,埋在脑海中的记忆被翻开来,现在即便是不打开瓶子,他也能知道瓶子里装的是何物。

    当他将目光从黑色瓶子移开,四下一望,却发现方圆百米之内仅仅剩下自己和上官铁柱两人,其他人则是在百米之外观战。

    “看来你在用毒方面的成就并非浪得虚名,这个预防倒是合适,百米范围确实是此物的极限,只是其他人都退开了,你难道不走吗?”

    听到李响这么一说,上官铁柱整个人都呆住了,不可置信之色布满了整张老脸,好半天才缓过劲来,他忽然觉得眼前有点黑,哆哆嗦嗦的说道。

    “你,你,你竟然知道?”

    “此物名为碧渊流芳,上古修真时代的十大奇毒之一,具体的炼制方法已经失效,不过一旦炼制成功,便可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完全可以用‘活物’二字来形容此毒。”李响的兴致来了,话也就多了起来。

    “可是你连瓶子都没有打开,又是如何知晓?”上官铁柱见到李响手中的黑色瓶子并没有打开的迹象,哪怕李响真的拥有可以从成品中分析出炼制材料种类的能力,也绝对不可能在未见到实物的情况下做到。

    “瓶子上的纹路可不仅仅是雕饰,而是上古修真时代某个族群的文字,上面清清楚楚的记载了瓶内之物的来历。”李响拇指轻轻摩挲着瓶身的凹凸不平,眼底闪过几分怀念之色。

    “那个族群是当时的用毒行家,制毒之术更是天下第一,可惜最终他们也是全部死在了毒上,而取走他们性命的正是这个碧渊流芳。”

    “如果真是按照你所说,那个族群早就死绝了,你又是如何知道他们的文字,难不成你已经活了上万年之久?”上官铁柱显然是认为李响在胡扯,却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竟然说中了答案。

    “无他,唯有‘博学’二字!”李响坦然的笑道。

    “你这是想要拖延时间吧?”上官铁柱对于李响如此厚颜无耻的回答嗤之以鼻,回想起先前李响对自己的侮辱,仇恨的火焰渐渐高涨,“我可以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没用的,除非你选择逃跑,否则赌斗必须持续下去。”

    “可是一旦你选择了逃跑,就违反了修真家族势力联盟的规定,到时候不管是你被整个修真世界通缉,就连萧家也会被问责,李响,你可要想清楚!”

    “你确定待在这里?”李响的心情依然平和,显然上官铁柱的威胁连一丁点儿作用都没有,眉宇间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不行吗?”上官铁柱突然无比怨愤的吼道,“之前你那么侮辱我,我一定要亲眼看着你死。”

    “看来你根本不了解碧渊流芳为何会在上古修真时代被成为十大奇毒之一。”李响并没有因为上官铁柱的狂怒而有任何波动,语调平缓的说道,“碧渊流芳并不是针对单一目标而研制出来的毒药,而是用来大规模的杀伤。”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碧渊流芳与瘟疫的性质是一样的,只是瘟疫对于普通人有效,而对于修真者无效,而碧渊流芳则是对一切生物有效,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修真者,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都是它的传播途径。”

    “不过碧渊流芳想要传播,必定需要一个载体,那就是第一个中毒者。上官铁柱,你应该感到十分庆幸,当时打开瓶子之后觉得不对立刻关上,如果你成为第一个中毒者的话,相信百花堂已经不复存在。”

    “碧渊流芳只会在活物上传播,一旦载体死亡也就跟着烟消云散,所以唯一的解除方法就是将所有感染者隔离,任其自生自灭,绝对不能接近。”

    听到李响这番叙述,上官铁柱虽然很不愿意相信,但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李响所说都是真的。

    就算上官铁柱是用毒高手,但是碧渊流芳的诡异让他为之色变,一抹惊恐之色涌上心头就一直挥之不去,两只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李响手中的黑色瓶子,之前一直想要对方打开,现在却是很不想对方打开,可谓矛盾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