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56 又名心一跳
    李响竟然一口气念出不下于五十种物品,上官铁柱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连续听了几个之后立刻神情大变。

    李响口中每说出一个,上官铁柱的脸色便难看一分,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得意,望着李响的双眼中除了震惊之外,竟然还有几分惊恐和慌乱。

    四周其他人刚开始也没看懂李响的意思,可是当他们见到上官铁柱一副死了全家的表情之后猛然醒悟,想到了一个不可能的可能,难道这些东西全是上官铁柱新炼制毒丹所用的材料?

    越是这样想,他们看着李响的眼神越是震惊,因为眼前这一幕已经超出了认知,甚至有一种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感觉。

    吞服毒丹之后便将其中内容分析出来?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

    不对不对,李响肯定是知道这是什么毒丹,只有这样才能说出里面的成份。

    也不对啊,这不是上官铁柱新炼制的丹药吗?按理来说毒丹的成份只有上官铁柱知晓,李响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这两个人之前认识,现在联手演戏来耍大家玩的?

    怎么可能!

    在场众人想了无数种可能,最终只有一种不切实际的可能才可以将眼前之事说得通透,他们不约而同的死死盯着李响,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导致现场突然间安静得诡异。

    “上官道友,这颗真的是你最新炼制的毒丹?”李响浑然不在意其他人怎么想,似笑非笑的看着神情越发不对劲的上官铁柱。

    “是又如何!”上官铁柱似乎没有了先前的自信,甚至是有点不敢对上李响的目光,不过一想到身后的百花堂一干人等,立刻硬着脖子说道。

    “未曾取名?”李响眉梢一挑,颇为玩味的说道。

    “这是我根据一则残缺的古方炼制出来的毒丹,古方上面没有原名。”上官铁柱可不是没有城府的愣头青,从李响的态度和神情中已经看出了端倪,心思电转之下几句话便将事情给兜了回来。

    “确实是上古丹方,原名为一气断魂丹,又名心一跳,意思就是吞服之后心脏跳动一下的时间内便会毙命。毒性之烈,万古罕见,在上古修真时代可以位列毒药前十。”李响的记忆力从来不会出错,缓缓的叙述出来。

    听着两人的对话,在场越来越多的人回过味来,尤其是那些领队之人更是暗骂上官铁柱无耻,新制和重现完全是两种个不同的概念,如果不是李响知晓的话,十有会被上官铁柱蒙混过去。

    无论是在个人荣誉还是个人能力上,新制的丹药绝对比起重现高出一大截。重现是在已有的基础上开始,顶多就是让世人感到佩服,而新制则是从零基础开始,足以让世人感到敬佩。

    本来这些领队之人还打算在赌斗结束之后去和上官铁柱套套交情,现在搞清楚之后就少了几分心思,凡是重现,必然有迹可循,不像新制,只能瞎子摸象,难易程度犹如天壤之别。

    “原来这颗毒丹名叫一气断魂丹,多谢李道友赐教!”上官铁柱的小心思被揭破,即便心里气得发疯,却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朝着李响拱了拱手,摆出一副受教的神情。

    如果是新制的毒丹,上官铁柱绝对能够捞一大笔钱,就像他之前研发出来玄冥食髓丹,就狠狠的大赚了一笔,如今重现一气断魂丹虽然也有一笔进项,却硬生生的少了起码八成。

    上官铁柱越想越怒,一团黑气凝聚在眉宇之间,发红的双眼恶狠狠的盯着李响,断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李响,这笔帐绝对没完!

    可惜李响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上官铁柱,淡然的目光中浮现几分嘲弄。

    “一气断魂丹是猛毒中的猛毒,毒性剧烈非凡,但是上官道友竟然在炼制过程中加入无恨水、极阴蛇菰、天妖麻沸等或多或少应阴柔之物,完全与一气断魂丹背道而驰,非常严重的降低了毒性,估计连元品的一半都没有。”

    “你……你胡说!”上官铁柱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如果现在不是赌斗,他绝对会立刻扑上去将李响千刀万剐。

    在场其他人经过短暂的安静之后瞬间一片哗然。

    李响这番话分明就是在指着上官铁柱的鼻子吼道:你丫的根本就不会炼丹!

    这是打脸吧?

    这绝对是打脸!

    这是裸的打脸啊!

    不得不说,现在众人已经爆了。

    那些领队之人虽然心绪起伏不定,不可置信的目光在李响身上扫来扫去,却紧紧的闭上了嘴巴,因为当那番话说出来,双方就算之前不是死敌,现在也肯定是了,他们要做的就是静静看着,等待结果。

    而百花堂一干人等显然是与大长老共同进退,一个个异常愤怒的朝着李响咆哮,甚至不少人连一些千百年来通用的问候手势都亮了出来。

    “李响,竟然敢质疑大长老,你算什么东西?”

    “大长老开始炼丹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玩泥巴呢!”

    “李响,你最好去打听打听,我们大长老在用毒上面的功夫谁不知晓?那可是在这个时代名列前茅的大人物,你只不过是最近才窜出来的家伙,就那么一点名气,嚣张个什么劲?”

    “李响,你还不赶紧多谢我们大长老的仁慈,不想你那么快的陨落,才将一颗降低毒性的毒丹给你,否则的话你早就见阎王了。”

    “说的不错,这不是大长老的失误,而是大长老故意这么做的,一两下就弄死你多没意思,反正大长老的毒丹种类那么多,随便玩都可以玩死你!”

    当一件事对自己非常不利的事情,而且没有办法正面迎击时,就会想方设法的将这件事绕过去,甚至是找出各种各样的借口,哪怕是非常离谱的都可以,只要将这件事情圆过去。

    百花堂一干人等就是这样做的,本来只是几个人那么说,接着是几十个人那么说,最后是所有人都那么说。

    大长老并没有失误,而是故意为之,原因是赌斗很有趣,大长老不想那么快结束。

    对此,百花堂一干人等表现得深信不疑,脸皮之厚令其他人甚为惊叹。

    显然,并没有任何人表示反对,因为赌斗还在进行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