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47 找到天荒地老,也是一场空
    其中一个在说话时眼角正在撇到后面,意外的看到了一个身影,于是便提醒了一声,其他四人闻言全部回头一看,也都看到了那个身影,只是对方背对五人,无法看到容貌,但是感觉来人与自己等人年纪相仿。

    从服饰来看并不属于五人已知的家族势力,莫非是哪个想要捡便宜的散修?

    五人面面相觑,不由心中一乐,正巧先前一无所获而感到烦闷,这下解闷的人就出现了。

    “赵勇,师门的药材学,你的成绩如何?”

    “还行吧,年轻一辈排名第十五,不如孙福,他可是排名前五的尖子,分辨灵植药草的能力可比我强太多了。”

    “我听你这么一说倒是觉得脸红,我顶多是精英弟子,那里比得上钱柳,他可是师门的核心弟子,又是师从最擅长药材学的长老,已经不需要和我们一起参加年度考核了。”

    “哈哈,三位在药材学上都是顶尖的人才,我们两个就差得远了。”

    “承让承让!”

    五人先是一番似乎没有太多营养的客套,声音也没有故意加大,就像是平常聊天一样,但是以他们的位置,却足以让那个散修将说话内容一字不漏的听进去。

    先前是铺垫,后面才是大餐。

    五人一脸嘲弄的看着那个忙碌的散修,再次开口了。

    “赵勇,刚才你在那里搜寻良久,有没有什么发现?”

    “本人仔仔细细搜索一遍,完全没有任何发现。”

    “孙福,你呢?”

    “都是一片普通的花,没有任何灵植的痕迹。”

    “钱柳可是专管灵植药材的师门长老的入室弟子,以你所见,如何?”

    “赵勇和孙福说的并没有错,这一片区域肯定没有什么灵植,要是有的话,以我等的眼力又岂会看不到?”

    “如此说的话三位都没有发现,那么你们认为,如果有人在你们刚刚搜寻过的地方查看,会不会有收获呢?”

    “怎么可能!我们可是过了一遍又一遍,如果那个人还能有收获的话,岂不是说我们几个的药草学全部学到狗肚子里了?”

    “同意得不能再多,咱们几个都在那个地方一无所获,何况是其他人?反正我不认为区区一个散修,对于药草学的认识能够有咱们厉害。”

    “嘿嘿,你们有所不知,师父可是给了我一个小宝贝,名为是时珍石,以上古时代一位舍身尝百草的医道名宿而起名,如果附近有灵植灵药的花,时珍石就会有所反应。”

    “哇,钱柳,有这样的宝贝怎么不早说?哥几个可是累得腰酸背痛,眼花缭乱,要是早知道你有时珍石,我们几人何用那么幸苦?不厚道啊!”

    “师父说这是小道而已,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使用,最重要的是个人眼力,就算时珍石感应到附近有灵植灵药,你没有那个眼力,也找不出来。”

    “这倒也是!那么你刚才在那里用过时珍石没有?”

    “当然用过,我不是和你们一样一直没有在那个区域找出灵植灵药吗?所以在决定移动之前就偷偷把时珍石拿出来看一看。”

    “结果如何?”

    “完全没有反应,也就是说那个区域没有任何的灵植灵药。”

    “那么说,某个人正在做白工咯?”

    “的确,只要时珍石没有反应,就算是在那里找到天荒地老,也是一场空!”

    五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搭配默契的说到这里,而且声音也越来越大,到最后不知道是谁先嗤笑一声,然后所有人哄然大笑,看着依然埋头在那片区域中的那个散修一脸嘲弄。

    可惜那个散修似乎没有听到五人的调侃之语,依然半蹲在花海之间,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面前的地方,仿佛那里有着绝世珍宝一样。

    “喂,那个散修,你就别装了,咱们几个声音那么大,你不可能听不见的,知道你很不好意思,但是不要紧,人总是要面对现实的嘛!”

    “就是就是,我听过那么一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感觉和你现在的处境非常贴切,那个地方没有灵植灵药,只是一片普通花朵而已。”

    “喂,你给点反应好不好?咱们几个可是好心提醒你,否则的话你岂不是要在这里浪费大把时间?说起来你还得感谢咱们几个呢!”

    “这个家伙好像不给咱们面子啊?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没救了!”

    “依我所见,这个家伙不是聋子就是脑子有问题,你们觉得是哪种?”

    “哈哈,说不定人家不是来采摘灵植灵药,而是来赏花的!”

    “这个道理我服!”

    “哈哈,同意!”

    就在五人极尽嘲讽之时,那个半蹲好一会儿的散修终于有了动作,只见他的手掌一翻,原本空无一物的手心多了一个小袋子,另外一只手伸进袋子里抓了一把,然后轻轻的洒在面前的一块地方。

    只见细入尘沙的东西落在花朵上,一小片原本娇嫩的鲜花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最终只有一朵鲜花依然挺立在那一小片地方当中,不过无论从那一点来看,这一朵鲜花依然是一只非常普通的花朵。

    五人看到如此一幕,讥笑声戛然而止,瞪大双眼的看着那一朵的鲜花,仿佛一把重锤狠狠的打在心口中,郁闷得几欲吐血。

    虽然那一朵花还是普通花的样子,但是他们都不是白痴,为什么其他花朵都枯萎了,就仅仅剩下这一朵花?

    很显然答案只有一个,这一朵花非同寻常。

    五人回想起刚才嘲讽那个散修的每一句话,就像是一道道巴掌扇在自己脸上,尤其是当中拥有时珍石的钱柳,更是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钱柳非常不明白,为什么时珍石没有提醒?

    显然他忽略了一点,百年秘境对于神魂之力的强力压制,阻隔一切感知,时珍石对于灵植灵药的反应离不开这个范畴。所以在这一方天地法则的笼罩下,即便与灵植灵药近在咫尺,时珍石都不可能有反应。

    就在五人羞愧不已的目光之中,那个散修伸出手轻轻的在那一朵花上点了一下,仿佛是捅破了一层水泡一样,只见一阵水波纹晃动之后,鲜花露出了真正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