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43 不是长,而是飙啊
    只见他伸出手指在上面一点,淡淡的蓝光重新组合,呼延再次出现在眼前。

    “吓老子一跳,那是什么东西?”呼延回想起刚才的情况仍然心有余悸,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在见到那根丝线袭来之时,顿时感到一阵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转头朝着李响点了点头,“谢啦!”

    “那是无影噬魂蚕,一种远古时代就存在的异虫,非常厉害!”

    “听名字好像很厉害。”

    “呼延,你应该听说过缚仙索这件超级法宝吧。”

    “当然听说过,缚仙索之下,即便是大罗金仙也只能束手就擒。”呼延可是当时名门大派的子弟,当然知晓缚仙索可是三界划分之初为了管理仙界而炼制的绝强灵宝,栽在缚仙索之下的仙人可谓是不计其数。

    至于后来的什么捆仙索、捆仙绳之类的仙器法宝,完全就是按照缚仙索的样式来炼制打造的,记得当年在凡界昆仑通道管理者手中就有一条捆仙绳,无论是从上面下来,还是从下面上去,哪一个不是服服帖帖的?

    “无影噬魂蚕的丝线,便是制造缚仙索的基础材料,可遇不可求。”李响回想起刚才的情景,缓缓的说道,“无影噬魂蚕最喜攀附像穿云根这种木系之精的神树,而且最喜以灵魂为食。”

    “难怪刚才从小湖里窜出来的灵魂一个个都残缺不全,原来是这个家伙搞的鬼。”呼延恍然大悟之后瞬间就怒了,“卧槽,原来它刚才把我当成食物了,有本事等老子回到本体之后,咱们在大战三百回合。”

    “我看你还是省省吧。”李响双眸一凝,即便是一千米开外也能清晰的看到穿云根上的那条肉虫,“光是它吐出来的那条丝线,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恐怕就算是大乘境强者来了都奈何不了它。”

    “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没有机会取出本体了?”如果此时的呼延不是灵魂状态,肯定可以看到他的脸色一片惨白,从刚才李响与无影噬魂蚕的短暂交锋来看,很明显他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对手啊。

    “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李响眉梢微微一扬,双眸明亮了几分,“先前我在使用地藏冥石收取灵魂的时候,你不是在旁边吵吵,而我一直没有回话吗?”

    “对哦,难道你不是因为发现了无影噬魂蚕才变得那样,而是另有隐情?”呼延听到李响这么一说,以他的脑子岂会不明白当中含义,立刻好奇的问道。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李响神秘兮兮的一笑,说道。

    “有话就明说,装神弄鬼的毛病都上万年了,怎么一点没改!”呼延的心就像是被猫挠一样,尤其还是与他的本体有关,不心急不行啊。

    “刚才那个时候,我和穿云根交流了。”李响云淡风轻的说道,却惊得呼延连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说什么?你和穿云根交流了?不对啊,如果它能够和你交流,必定已然是成精的程度,肯定可以化形,有什么话不能变成人再说,非得搞得这么神秘?”

    呼延如今完全静不下来,穿云根可是古神当年亲手栽种,就算是称为神树一点也不为过,一旦成精踏上道之一途,那个资历……啧啧啧,他和李响的上万年在人家眼中就是一个屁。

    要是能够与之论道一番,简直就跟获得一本超级经验书没啥两样,暂且不说修为方面,对道的领悟,对心境的成长,绝对是噌噌噌的往上飙。

    不是长,而是飙啊!

    就像是远古时代的菩提老祖……

    过了好一会儿,呼延总算是从一片浮想联翩当中回过神来,一脸羡慕的看着李响,瞧那副模样就差流口水了。

    “李响,你个家伙的运气实在太好了。赶快告诉我,穿云根和你说了什么?”

    “什么,它让你帮忙?”虽然呼延只有拇指大小,但是他的惊叫声几乎的正常人无异,“太令人羡慕了,你这个混蛋,帮这种老东西的忙,可是好处多多,就算是给你一小片树皮,都是大赚特赚了好吗!”

    “与其说是帮忙,倒不如说是达成一个协议。”李响倒是没有多少激动,平静的说道,“我帮它赶走无影噬魂蚕,它则是把你的本体交出来。”

    “啥?”呼延抬头望向李响,一脸的震惊和感动,十分庆幸自己是灵魂状态,否则此刻非得流点马尿不可,“你个混蛋,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吗?”

    “其实我们和穿云根的道并不同,说不上错过什么。它是古神亲手栽种,自古便有意识,我们是从修真开始一步步向上攀,而它直接从修神开始出发,大家起步完全不同,就算是交流论道也是南辕北辙,收效甚微。”

    “你怎么知道?”

    “它告诉我的。”

    “这家伙一根筋啊,怎么什么都说?”

    “它就算是神树,也脱离不了木头的范畴。虽然它自古便有意识,但是缺少交流对象,所以哪怕是千万年下来,也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刚才听它的言语逻辑,也就跟岁的孩子差不多。”

    “卧槽,那么粗那么大的一根,才是岁的孩子?”

    “你都上万岁的人了,还那么细那么小的一条,还敢说别人?”

    “李响,想当年咱们可是在温泉共浴过的,老子的货色如何,你可是亲眼所见,睁眼说瞎话可是要被雷劈的!”

    “温泉……你那个时候好像没有吧。”李响脸色瞬间有点黑,显然是想起了当初那副不堪入目的画面,幸好当时没有任何反应,要是举旗了,绝对一生黑。

    “我不是说那次,而是说另一次。”呼延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

    “以我对你的了解,肯定是女的挑上面大,男的挑下面大,可惜那些都是别人的身体,而你的身体……唉!”李响似笑非笑的说完之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李响,就问你一句,等我取回本体,敢不敢和我拼刺刀?”呼延咬牙切齿的说道,是男人的话就绝对不能在这个方面认怂,否则一旦造成心理阴影的话,想要再次抬头就有困难了。

    “没想到你竟然喜欢那个调调?”李响故意摆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朝着呼延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你牛,本人甘拜下风!”

    “你个混蛋!”呼延恶狠狠的瞪了李响眼睛,觉得自己在口舌之上胜算不太高,于是暂且压下怒火,将话头重新转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