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42 你给老子说话
    如今整个湖面上都是鬼魂灵体,可是放眼望去,却没有一个是完整的,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缺鼻子少耳朵,乍看之下显得非常诡异。

    在地藏冥石的牵引之下,这些鬼魂灵体如同龙吸水一样汇聚过来。

    李响小心翼翼的控制地藏冥石的吞纳速度,毕竟手中这块地藏冥石只是从大块一角切割下来的一小块,恐怕容纳不下那么多的鬼魂灵体。

    所以每当这一小块地藏冥石即将饱和的时候,李响便会将其放入鱼龙戒中,与玄空一气图贴在一起,眨眼之间地藏冥石的鬼魂灵体就全部被吸入玄空一气图,然后他再次将地藏冥石拿出来继续吸纳新的鬼魂灵体。

    “李响,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什么奇怪之处?”呼延将李响收取鬼魂灵体忙的不亦乐乎,仿佛将找回自己本体的事情放置一边,顿时不乐意了。

    “当然发现了。”李响一边收取鬼魂灵体,一边肃然的说道,“根据古籍上记载,穿云根爆发之后吞噬的生物,基本上都是囫囵吞枣一样保持完整,然后在经年累月的缓缓提取养分,榨干猎物的最后一滴价值。”

    “而被穿云根吞噬的目标不仅是遭受禁锢,就连体内灵力也是一样,除了能够保持清醒之外,根本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穿云根不断吸食,修为也一步步下降。”

    “有元婴的,元婴会枯竭萎缩;有金丹的,金丹会轰散;已经辟谷的,也会重新感受到饥饿;修真者一步步退化成为普通人。不过等到那个时候,恐怕人早就已经死亡了。”

    “因为一旦降到无法内循环的时候,就会被活生生的憋死!不过即便是这样,目标依然会保持完整,而且穿云根对于鬼魂灵体之类没有兴趣,可是那些鬼魂灵体竟然没有一具是完整的!”

    “呼延,这就是你觉得奇怪的地方吧?”

    “卧槽,你是从哪一本古籍上看到的,竟然比我知道的只多不少,改天借给我看看如何?”呼延惊讶的同时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你说的不错,就是这个点非常奇怪。如果有几个或者几十个是残缺灵魂的话并没有什么,但是现在每一个都这样,李响,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安。”

    李响似乎没有理会呼延的意思,依然专注的用地藏冥石收取残破灵魂。

    即便不算修真断层之后的时间,在此之前进入孛北秘境的修真者不知有几何,栽在穿云根这里的又有几何,虽然这些鬼魂灵体已经被削弱得和普通人普通动物没啥两样,但是用来填补炼制鬼神断魂幡的灵魂所需已经绰绰有余。

    “李响,你怎么突然不做声了?”

    “喂,好歹我们也是那么多年的老友,不管怎样你至少也吱一声成不成?”

    “李响,你是不是发现什么,快给我说一下啊!”

    “卧槽,李响,只有死人和哑巴才不会说话,你一不是死人二不是哑巴,你给老子说话。”

    “李响,你别这样子行不行,蓝瘦香菇!”

    呼延心急火燎的叫唤半天,却没有引来李响的丝毫反应,渐渐的也自觉闭上嘴巴,他放眼向周围望去,却是一片平静,但是为何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仿佛被什么东西在暗中窥视一样。

    半个小时之后,李响将手中地藏冥石再一次放入鱼龙戒中,这一次地藏冥石刚刚贴上玄空一气图便整个儿被融入进去,因为鬼神断魂幡所需的灵魂数量已经达成,这一小块地藏冥石自然也成为了炼制材料。

    如今,鬼神断魂幡的炼制成功只差时日而已。

    李响将地藏冥石放入鱼龙戒,却取出了一张符箓,朝上连打几道法诀之后直接贴在纳魂玉之上,呼延甚至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强行压回纳魂玉中。

    做好这一项的李响没有丝毫停留,立刻离开了湖边,不过他并不是像正常情况那样直接转身离去,而是面朝着穿云根一步一步的退开,双眼一直更是紧紧盯着穿云根,显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猛然,一根细如毛发的丝线从穿云根某处飞射出来,速度极快,即便是横跨那么一段距离依然笔直如枪,眨眼之间便已经来到李响近前。

    看似冲着李响而来,实则直指他手中的纳魂玉。

    李响抽出长剑一挥,重重的打在丝线之上,顿时一股巨力瞬间反弹回来,只觉手掌一麻,长剑被弹开,而丝线竟然冲势不减半点,精准的射在纳魂玉之上。

    未等李响做出反应,丝线如同绷紧到极致的橡皮筋一样带着纳魂玉迅速回弹,眨眼间便已经回到了穿云根之上。

    丢失纳魂玉的瞬间,李响脸上不仅没有任何失色,反而嘴角微微一翘,当下则是立刻转身一踏,缩地成寸一般的人影连闪,刹那间已经窜出去很远的距离。

    砰!

    就在李响飞退的时候,那根诡异丝线刚刚回到穿云根之上便突然产生爆炸,进而响起了一道犹如婴儿大哭一般的叫声。

    只见穿云根黑褐色树干的一小块区域白了一片,当中显露出来一个犹如肉虫一样紧紧攀附在树干的东西,它的颜色与树干完全相同,如果不是因为白色的衬托,乍看之下还以为是穿云根的一个树眼。

    肉虫似乎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一边疯狂的叫着,一边再度射出了丝线,速度比起施展缩地成寸的李响只快不慢,一个呼吸之间便已经追上,这一次丝线的目标直指李响的后背。

    突然,移动中的李响站定了,转身看向近在咫尺的丝线一端,脸上笑意更加浓了几分,这里距离穿云根一千米多一米,刚刚比丝线最长距离多一点点,自从知道了面对的是什么东西,脑海里就浮现出相关的资料。

    眼前犹如笔直钢丝一样的丝线拼命的伸直,可是与李响之间的一米距离完全没有缩短,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总算意识到这是在做无用功,便只能带着无限忿怒收回了丝线。

    而那个犹如婴儿大哭的怪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对于李响倒是没有什么伤害,只是有点折磨他的耳膜。

    李响抬起手摊开,掌心中竟然静静躺在一枚纳魂玉,幸好刚才用一张符箓幻化出一个假的纳魂玉,否则的话事情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