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29 诸位,请听我一言
    作为大衍宗的带队之人,长阳子也不能阻止,不过还是非常尽责的保下了庄亮一伙人,对于一干债主当面一一承诺,将这个债务的时间暂且向后推移,等待百年秘境过后在全部结算,当然利息是少不了的。

    之前庄亮一伙人叫得可欢,如今面对一帮债主,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几乎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司马嫣然在旁边看着,虽然当下谷家和大衍宗算是合作关系,但在平时可是竞争对手,如今见到对手吃瘪,而是还是某个人造成的,她的心中更是欢喜。

    而且,刚才李响可是跟她说了不少信息,于是司马嫣然偷偷的拉了拉谷修明的衣袖,打了一个眼色。

    谷修明可是心思玲珑之人,当下便表示不耻与大衍宗为伍,表示两家合作到此为止……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引起的只是很少一部分的注意力,更多的目光依然是集中在李响这边,因为后者赢了,岂不是有了进入百年秘境的资格?

    那么正事来了!

    众人的心思一下子活络起来,甚至有的家族势力子弟已经开始跳入类似于湖海的云雾之中。

    这是离开百年秘境的方法,就跟之前昏迷的妙手棋仙被灰袍人丢入水井一样,会被直接传送到起源星。

    不过一旦选择离开,就没有了再次进入百年秘境的资格,只能等待下一次哈雷彗星的回归,那就是百年之后的事情了。

    而对于修真者来说,百年时间匆匆而过,金丹境修士活个上千年完全没问题,这点时间他们还是消耗得起的,而且还能获得一定的补偿。

    如果让各个家族势力的强者进入百年秘境的话,收益将会更大。

    可惜这里有着属于百年秘境的天地法则,晶脑根本就联系不上星际网络,只能派人离开这里,才能通知各自家族势力的强者。

    至于李响会不会公开如何进入百年秘境的秘密?

    关于这个没有一个人担心,因为百年秘境已经成为了整个人类修真世界的公约,而且是强制性的,一旦有人违反,必将受到整个人类修真世界的追杀。

    李响在了解百年秘境的同时,自然而然的知道了这一条公约,如果不是眼下众目睽睽,他才不会在意那么多事情,但是一旦有了牵挂,有些事情不得不做。

    虽然这条公约是强制性的,却没有太过详细的规定,当中还是有不少可以操作的地方。

    “诸位,请听我一言!”

    李响手中折扇轻摇,十分潇洒的转了一圈,目光一一扫过五座大山,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却非常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刹那间,所有人不约而同的保持安静,这一方天地的所有杂音都消失了,唯有剩下李响的声音。

    “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快意恩仇!”

    李响先为接下来的话定一个基调,接着从鱼龙戒中取出一个黑色笔记簿,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这个是圣地中转站萧家办公点的来访人登记薄,前端时间承蒙诸位那么给面子,凡是上面名字的,就请带着你们家族势力的人过来吧!”

    哗!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有人欢喜有人愁,毕竟与李响有过交集的家族势力虽然不少,但是相较整个大范围而言仅仅是很小的一块。

    显然,李响这一句话已经激起了众怒。

    “李响,你这是在违背公约,难道就不怕被整个修真世界追杀?”

    “不仅是你,就连你所在的萧家也会受到迁怒,你可要想清楚!”

    “真是气死我了,李响,可敢一战?”

    “李响,你这样做一定会后悔的!”

    一时之间,群情激怒,讨伐李响的声音连成一片,震耳欲聋,响彻这片天地。

    身处于暴风雨中的李响依然是云淡风轻,仿佛眼前不是熊熊怒火,而是和风细雨,只见他突然一抬手,四周的声音再一次静了下来。

    显然,众人很想知道李响准备说什么,是不是已经打算反省,准备公开进入百年秘境的秘密?

    “公约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成功开启百年秘境之人必须强制公开进入的方法,否则将会视为整个人类修真世界的公敌,追杀致死为止,对不对?”

    周围众人一听,李响所说确实和公约条文一字不差,于是点了点头。

    “成功开启百年秘境的方法你们不是看到了吗?”

    这句话说得在场所有人一脸懵圈,不过还是有人立刻做出了反驳。

    “我们何时看到?”

    “你们是不是看到我和那个人对弈了?”李响手中折扇一合,指了指那个一动不动的灰袍人。

    “是!”这是事实,众人点头。

    “那么你们是不是看到我赢了他?”李响嘴角一翘,顺势说道。

    “是!”这也是事实,众人无法否认。

    “这不就得了?赢了他,进入百年秘境,就这么简单!”李响刷的一下打开折扇,一边轻摇,一边一锤定音的说道。

    这……

    众人哑然,这尼玛的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好不好!

    所有人忽然发现,那个关于百年秘境的共约条文简直就是毫无约束力可言,与一纸白字根本没啥两样,这下纷纷傻眼了。

    “李响,你一定有特殊的方法对不对?”显然不死心的人还是有的。

    “我和他的对弈从头到尾都在你们眼前,一举一动都被看得清清楚楚,能有什么特殊的方法?”

    “可是你仅仅下了一子,他就认输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这个你得去问他,而不是问我!”

    李响将所有事情都推到灰袍人身上,某些人即便是再不死心,也无法从中挑出刺来,除非是能够拿出十足的证据,否则说再多也只是废话。

    “李响,刚才你让前段时间内拜访过的人过去,这是什么意思?”等到争论有了一个不是结果的结果,那些在登记薄中有名字的家族势力立刻兴致勃勃且满心期待的问道。

    “因为只要赢了他,便可以带人进去,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