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第324章 妙手棋仙吴刚
    此时,一道人影从其中一座大山下来,一登上石桥便吸引了所有修真者的目光,那是一个女修士,身穿黄绿色团花杭绸蜀纱凤袍,逶迤拖地玫瑰红色洒丝月蓝合欢花弹绡湘裙。

    乌云般的一头青丝,头绾风流别致垂鬟分肖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云凤纹金簪,腰系啡色留宿网绦,上面挂着一个淡青素纹荷包,脚上穿的是淡蓝色花纹薄底小靴,整个人香艳夺目。

    此女一出现,李响耳边便传来阵阵议论声。

    “是妙手棋仙吴刚,一百年前她在此饮恨落败,一百年后再一次挑战,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她是否能够成功。”

    “据我所知,吴刚仙子这一百年来每一天落下,每时每刻都沉浸在围棋之道上,而且到处去挑战各方名家,从修真世界到普通人世界,都未尝一败。”

    “百年来的努力,胜负在此一举!”

    “我可是非常希望她能够获胜,打破百年秘境的魔咒,只要能够成功进入,以后必定会有方法传出来,到时候或许我也能够分一杯羹。”

    “不能同意得再多,吴刚仙子加油!”

    “吴刚仙子加油!”

    “……”

    刚开始还是零零星星的声音,很快越来越多的修真者加入助威的行列,数万个声音同时喊出同一个信念,声势浩大,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地方,足以撼动一方天地,甚至是引发天地异象。

    可惜在这里,也顶多是声音比较大而已。

    妙手棋仙吴刚本就信心十足,现在在数万人的助威之下更是乘势而来,走得每一步都是坚定无比,来到灰袍人对面的石凳坐下,整个人的气势更是一变。

    英气逼人,战意十足!

    啪!

    妙手棋仙吴刚似乎已经在脑海中与灰袍人对弈过无数局,一手抄起一枚黑子,没有丝毫的在棋盘中落下。

    灰袍人依然面无表情,即便面前的妙手棋仙是一位绝色佳人,他的目光也一直盯着棋盘,就在黑子落定的刹那,他动了。

    棋局开始!

    周围犹如海啸巨浪一般的助威声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这方天地突然间变得无比安静,甚至连呼吸声都被刻意放轻,只剩下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响。

    李响也在看着妙手棋仙,之前了解百年秘境相关历史时候,资料中就有提到过这个人。

    吴刚,虽是男名却是女身,修为境界元婴境大圆满,今年已经有一百四十七岁,出身于文墨星系第一势力雅人斋中琴棋书画四院的棋院,自从就在围棋上有着惊人天赋,修炼之后更是由棋入道,对棋道更加痴狂。

    想当年,吴刚以十岁之龄便在棋院同辈中脱颖而出,十五岁更是打遍整个棋院无敌手,二十岁则是称霸整个文墨星系,闯出一个偌大的名头,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送外号妙手棋仙。

    可以说,妙手棋仙吴刚已经代表这个时代棋道的最高造诣。

    可是,灰袍人的棋局,绝对不仅仅是下棋而已。

    李响仅仅看了妙手棋仙吴刚和灰袍人对弈了一会便已经知道了结果,自然也就在无兴趣,于是凝目朝着周围扫了一遍,很快便找到一方熟人。

    果然,如此盛事怎么少得了她!

    五座大山相邻之间虽然没有桥梁,不过距离并不远,目测也就是五十米左右,对于一个修真者来说,哪怕是炼气境,只要使尽全力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进入百年秘境的非金丹境不可。

    李响很轻易的便到达了目的地,朝着那道倩影走去,由于众人的神魂都被天地法则压制,一直到他走得很近才猛然发现。

    “嫣然!”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李响率先朝着那道倩影打了一个招呼。

    那道倩影闻声立刻转头看来,赫然便是司马嫣然,

    只见她身穿一袭素衣,没有了以往的华丽服饰,却完全不是典雅,甚至更加显得清丽脱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仙子,一颦一笑都令人心生向往。

    李响穿着月白色汉服,司马嫣然也是一身白色,简直就像是穿着情侣装一样,而且两人站在一起,男的俊朗女的美丽,犹如天造地设的一对,羡煞旁人的同时也引来不少嫉妒的目光。

    尤其是司马嫣然一见李响,原本淡然的神情突然间变得丰富起来,又惊又喜,目光盈盈,如同春阳融雪一般整个人像是活了过来。

    “李响,你也来了。”

    “哈哈,李小友,你果然来了。我就说像这样的盛事,肯定少不了你的。”旁边的谷修明一见李响便双眼发亮,对方在大型拍卖会上惊才绝艳的表现可是令他印象深刻。

    谷修明这一咋呼,顿时便引起周围不少人的注意,一个个便将目光投了过来,几乎瞬间便越过了谷三爷,全部集中到了李响身上。

    正所谓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别看众人都是各自乘坐哈雷飞船登入百年秘境,落地之后自然而然会去找熟悉的人。

    就像谷家这里,周围的人基本上都是相对比较熟悉的家族势力,毕竟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众人也可以守望相助。

    李响在当中还看到不少熟悉面孔,都是与他有过交集的,于是便点头示意,对方也投来善意的目光,双方算是打过招呼了。

    谷家这次来的人并不多,或者说每一个家族势力来的人也都不多,虽然是每个一百年一次的盛会,但是每一次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毕竟次数多了热情总会有所减少,派来的这些人算是一个先头部队吧。

    “谷老头,你又来打酱油了?”

    “竟然敢如此称呼谷前辈,简直太无礼了!”

    李响见到熟人,心情略好,笑着调侃了谷修明一句,却引来了一道呵斥声。他扭头一看,就在谷家阵营的边上,另外一个势力的阵营中,正有一个青年朝他怒目而视。

    “庄贤侄不要激动,我与李响算得上是忘年交,别看他称呼我为‘谷老头’,却并非没有敬意,而是表示亲近而已。”谷修明眉头一皱,立刻朝着那个青年摆了摆手,想都不想的便选择维护李响。

    “这位是……”以李响的阅历,从这个青年的敌意中不难推断出来,必然是司马嫣然的追求者。

    “他叫庄亮,大衍宗高徒。”司马嫣然指着那个身穿一件赭色提花绡锦袍,腰间绑着一根黄色祥云纹角带,有着一双杏子眼,体型修长,文质彬彬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