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232人形鉴定器
    殿内的面积并不小,以李响的目力估计,横竖起码二三百米,里面放置了一个个立方形的透明展示箱,数目不下于一百个。

    每一个透明展示箱里面,都放有一件或者一件以上的物品,箱体上边有的标有说明,有的则是什么都没有。

    记得司马嫣然说过,在这个小型聚会里,最重要的就是眼力。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跟临时集市差不多,只是这里的东西品质更好,价值也更贵!

    李响目光一扫,倒是看到一个熟人,顶级鉴定师谢飞章,这老小子此时活蹦乱跳的,哪里有半点之前吐血昏迷的惨样。

    对方正在给一个老头口沫横飞的解释着某个透明展示箱中的物品,老头像是被说服一样频频点头,且不说谢飞章的鉴定能力如何,至少口才方面绝对差不了。

    李响并没有去找谢飞章的麻烦,不是什么大人不计小人过,而是这个举动本身就是麻烦,于是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透明展示箱走了过去。

    这个透明展示箱此时围了几个人,修为实力都是元婴境以上,一边仔细查看里面的物品,一边不断交流意见。

    李响只是瞥了一眼就将目光落在透明展示箱里面的物品上,从外型上看应该是一种类似于番天印的宝物,刻面上有着“金光极上”四个字,那么这件物品的全名就是金光极上印。

    他只是看了几眼便没了兴趣,很显然这是佛门之物,还是留给佛修吧。

    就在李响走向下一个透明展示箱时,发现之前一直围着金光极上印又是查看又是讨论的那几个修真者竟然跟了过来,仿佛先前对于金光极上印的兴致勃勃是假象一样,瞬间变成了此刻的弃之如敝屐。

    李响虽然觉得有点奇怪,却也没有多问,反正这是别人的自由,或者他们看腻了呢?

    可是接下来就有点不对劲了,不光是这几个修真者,就连别的修真者在看到他之后也为了过来,这些人也不说话,就安安静静的待在旁边看着。

    每当李响对某个透明展示箱一扫而过,这些人也不会给于过多的关注,可是当他在某个透明展示箱旁边停留稍微久一点,这些人立刻做上记号,显然是要重点关注。

    这一来二去的,李响倒是回过味来,看来这些人已经认出他是谁,并且还想在不声不响中的拿自己当成人形鉴定器。

    “诸位,之前的那些就当是我的见面礼,接下来就别在跟着我,各凭本事吧!”

    被李响这么直接叫破心思,这些围上来的修真者们也不由感到一阵赫然。

    个性好的会说上一声“多谢”后走开;个性一般的就啥也没说低头就走;个性差的就狠狠瞪了一眼李响后离开。

    毕竟都是有脸有皮之人,如果没发现还可以浑水摸鱼,现在被发现了自然不敢再跟,不过先前记录的那些已经不少,只要计划一下的话应该会不虚此行。

    其实这些人能够来参加这一场小型聚会,至少眼力方面还是有的,之所以会跟着李响,完全是因为人性使然,不劳而获这种事只要是个人就一定会想过。

    这个李响可是鉴定出法宝之人,盛名之下无虚士,跟着他走准没错的,说不定能够轻轻松松捡到便宜呢!

    “李响!”就在李响准备朝着下一个透明展示箱去的时候,有人叫了他的名字,声音温婉尔雅,不需要回头就已经知道对方是谁。

    李响回头一看,顿时觉得眼前一亮,不由想起了一句古诗。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司马嫣然换了一身月白色天丝重工水墨印花连衣长裙,除了玉指上的天罗龙环之外没有佩戴一件饰品,却更显丰姿端丽,娇美难言,白衣飘飘,仙袂轻扬,宛如仙女下凡。

    “李小子来得正好,快来帮我看看这件物品。”

    还未等李响与司马嫣然说上话,谷三爷就迫不及待的杀了出来,指了指旁边的一个透明展示箱说道。

    “谷老头,你的眼力本就不凡,我就不去参合了。”李响先前得到谷三爷的提醒,两人一番交谈之后关系着实亲近不少。

    “虽然你这番话我非常爱听,但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说实话,论眼力,我可不及你!”谷三爷一见到李响出现,顿时眉开眼笑,立刻上前一把抓住李响的手臂,死皮赖脸的将对方带了过来。

    “嫣然!”刚一走进,李响正好对上司马嫣然的盈盈目光,笑着点了点头。

    “你小子就先别泡妞了,反正这是我孙女,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泡,赶紧帮我看看这件东西。”谷三爷看见李响不去帮他看物品,反倒是先和司马嫣然眉来眼去,顿时不乐意了,压低声音的催促道。

    “三姥爷!”司马嫣然脸嫩,这一下就霞飞双颊。

    虽然知道谷家之人在古物奇物方面没有什么抵抗力,却万万没想到谷三爷竟然如此轻易就把她给卖了,心慌的看了一眼李响,却也什么拒绝的话,那副模样非常惹人怜惜。

    “嫣然乖,先办正事,等会再让你和李小子叙旧!”

    谷三爷的声音虽然可以压低,但是周围并非普通人,尤其是从刚才一直围着司马嫣然转悠的几个青年才俊直接变了脸色,望向李响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李响虽然对此并不在意,但是突然被谷修明拿来挡箭,还是有些不乐意的,至少也应该提前说一声吧。

    “谷老头,你突然来了这么一下,让我该怎么说你呢?”

    “有什么好说的,嫣然交给你,我放心!”

    “你这个是不是扯得有点远了?”

    “那就先不说了,快帮我看看这件物品,我已经看得七七八八,但是有人和我持不同意见,正好你来了,就帮忙看看,到底谁说得对!”

    就在谷修明的胡搅蛮缠之下,李响只能苦笑一下,反正双方已经算是熟人,帮忙看一下也无可厚非。

    当李响刚一靠近那个透明展示箱,便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射来过来,他心想应该就是与谷修明持相反意见的人,不由好奇的转头一看。

    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本就个头不高,加上一直弯着腰更显矮小,时不时的还咳嗽一下。

    他身穿一件玄青色织锦缎绸长衫,腰间绑着一根墨色荔枝纹金带,可见身份不俗。

    头发稀疏,面容枯槁,皮肤如树皮,如果不是一双小小的绿豆眼中散发出阵阵精光,绝对会让人觉得这是不是快要病死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