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166捆仙索
    不管是哪一种,对方可是一让再让,如果狂沙堂还不敢出手的话,将来要是世人所知,哪里还有颜面出去混?

    何况旁边还有朱家一群人看着,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李响,看招!”

    这一回,狂沙堂这边可不是单独一人出手,而且全员出动,由帮主吴兴平领头正面迎上,其他人则是一同围杀过去。

    面对如此生死局面,狂沙堂没有一个人敢有所保留,全部使出自己的最强杀招,显然想要一次就将李响给拿下。

    李响非常淡定的看着气势汹汹扑杀过来的狂沙堂一伙,仿佛对方的击杀目标不是自己一样,带着鱼龙戒的手指微微一动,一道黑光突然窜出,然后分散出七道彩色流光,迎上了狂沙堂一伙。

    仅仅一个接触,狂沙堂除了帮主之外,其他人等全部被北斗七星飞剑刺了一个对穿,这个结果并不是因为吴兴平有多强,而是李响故意为之。

    吴兴平只是觉得视野之中都被七彩流光占满,顿时心头涌上一股巨大的危机感,逼迫他不得不停下攻击转为防守,可是七彩流光压根就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一道道毫不犹豫的与他檫肩而过。

    当吴兴平忍不住回头一望时,赫然发现狂沙堂这边只剩下自己一人,而那七彩流光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正一一朝着他这边飞来。

    这时,吴兴平的耳边传来了李响那带有几分戏谑的声音。

    “吴帮主,你有没有感受到绝望?”

    “李响,你什么意思?”

    吴兴平总算是看清楚了七彩流光的真身,竟然是七把形状不一颜色不同的小剑,只见这七把小剑悬浮在周围,其上剑光剑气不断吞吐,光看便知凌厉非凡,即便是像他这种心狠手辣之辈,也忍不住感到胆寒。

    “只是让你感受一下那些普通人被强行赶进这个遗迹时内心的绝望,是不是和你此时此刻的心情一模一样呢?”李响右手握着缩小化的黑色主剑,拇指在剑身上轻轻的着,看着已经是惊慌失措的吴兴平,揶揄的问道。

    “求你放过我吧,我只是听命行事而已,主谋是……”

    吴兴平显然还想为自己活命而挣扎一下,但是李响并不想听,毫不犹豫的控制北斗七星飞剑将其击杀。

    “你该不会以为帮凶就不用死了吗?真是很傻很天真!至于主谋是谁,不用你说也很清楚。”

    李响转头看向严阵以待中的朱家众人,目光如刀一般扫过每一个人。

    “你们朱家也是够狠,竟然会使用血祭破阵的方法来进入遗迹,恐怕当初的萧家也是被这样坑了一把,成了你们朱家的踏脚石。”

    对于李响的话,朱家当然不可能正面回应,就算对方说的是事实也只能当作没听见。

    这件事情可是关乎朱家的生死存亡,毕竟萧老爷子可是合体境大圆满强者,如果不是没有确凿的证据,以及受到修真家族势力联盟的制约,说不定早就大开杀戒,血洗整个朱家。

    眼前这个李响和萧家可是一起的,朱家又怎能不妨?

    于是朱家那两位元婴境强者相互对视一眼之后,其中一人立刻将话题转开。

    “李响,你使用的这个是不是飞剑?”

    “倒也有些见识!”虽然李响的北斗七星飞剑并不是第一次使用,但是以那晚的情况,相信凡是知道的就更加愿意将如此有价值的信息局限在一定范围之内,以免将来失去先机。

    “可否借来一观?”另外一个元婴境强者突然提出了一个非常厚脸皮的要求,而且瞧他的那副架势,显然是非看不可了。

    “以你们朱家的为人,这一借出去就等同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以李响无比丰富的阅历,一眼便看穿那两个元婴境的心思,两人眼中的贪婪之色几乎满的快要溢出来,显然已经打算将北斗七星飞剑强行据为己有。

    “竟然敢当着我们的脸辱骂朱家,好胆量!“

    “看来不我们出手教训一下的话,你还真以为我们朱家无人?”

    朱家这两位元婴境说了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无非就想要找一个动手的借口,李响恰到好处的送上一句俚语,便正好给了两人一个机会。

    “捆仙索!”其中个头较高的元婴境修士,面白无须,模样文静清秀,挥手之间甩出一物。

    乍看之下犹如一根长长的麻绳,一端被他抓在手中,另外一段如同灵蛇探头一样,既灵活又快速的朝着李响窜去。

    另一个个头矮小的元婴境修士,尖嘴猴腮,犹如绒毛一样络腮胡,加上一身穿搭非常随意的服装,显得有些不修边幅。

    只见他缓缓的走了出来,浑身上下所有灵力全部内敛,犹如入鞘的利剑,虽无凌厉之气,却更加危险。

    李响双眼一亮,以他的眼力不难看出这位个头矮小的元婴境修士是一位剑修,而且已经到达了藏剑的境界。

    不过对方养剑的时日并不长,内敛的剑气时不时产生一缕轻微的波动,如果不是他的神识强大无比,还真不容易感知得到。

    以李响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正面以一敌二对上两位元婴境修真者,而且一个拥有法宝,另外一个是以攻击闻名的剑修。

    “须弥飞羽阵!”

    李响先前只不过是想要戏谑一番狂沙堂那一伙罢了,如今面对两位元婴境,既然有这么大的一张底牌在,又怎么可能弃而不用?

    原本退开的白雾瞬息间便如同海浪一样涌了上来,眨眼之间便将李响整个人隐入其中。

    个高的元婴境修士甩出的捆仙索直接震开了一块区域的白雾,赫然发现对方已经不在原地,就连释放出去的感知都找不到一丁点儿痕迹。

    本以为能够轻易的便将李响擒获,谁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狡猾,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确实让这两位元婴境有些措手不及。

    尤其是那位剑修,一身能力全在攻击上面,面对阵法这类东西就跟两眼一抹黑没有什么区别。

    “大家小心一点,别给对方钻了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