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106 众乐
    千草山庄的医者普遍修真实力都不会高,因为他们的心思大部分你都在医道一途上,很少会下功夫去埋头修炼.

    所以仅有极少数医者在机缘巧合下晋级元婴境,大部分终其一生都会止步于金丹境。

    虽然千草山庄的实力不强,却并不意味着修真世界中有人会去惹他们,毕竟谁没有一个头疼脑热的时候,即便是修真者也会受伤.

    一旦无法自我疗愈,就必须前去求医,如此谁又会轻易去得罪这个时代最大的医道势力。

    而且受雇于千草山庄的专属护卫,实力都不能低于金丹境,更加不用说那些被奉为客卿长老的存在,这个时代为数不多的大乘境强者,千草山庄就有三位。

    何况医道势力,最大依仗就是人脉,可谓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那些受过千草山庄恩惠的修真者们,光是每一个人吐一口口水,都足以将任何冒犯者淹死。

    就在李响在打量毒医三老的时候,这三人也在打量眼前的少年.

    他们每一个都流露出些许惊讶之色,虽然已经提前从萧老爷子那里有所了解,但是见到了本人依旧会惊叹于对方的年轻。

    李响显然并没有对于毒医三老的背景感到心怯,就像是面对来访的客人一样泰然自若。

    这次他还亲自准备了茶水,因为茶叶可是来自于上古修真时代的好茶,这个时代的人别说会不会沏茶,恐怕连这种茶叶叫什么都不知道。

    “水温尚好,三位请用茶!”

    李响煮茶的整个过程,毒医三老一一看在眼中,见微知著。

    这个年轻人对于火候的把控十分准确,水温过高则会苦味略重,水温过低则会茶香不足,只有水温恰到好处,才能将茶叶的真正芳香滋味激发出来。

    这个世上不缺茶,只缺会沏茶的人,同理可证。

    “不错,好茶艺!”古和顺未饮先赞,端起茶杯闻了闻,一种奇特的茶香飘入鼻腔,顿时令他精神一爽,将茶水一饮而尽。

    “清香芬芳,好茶!”

    “老古,你这叫牛饮,可不是品茶!”石文林对于老友犹如牛嚼牡丹的行为表示了鄙视,将杯中茶水慢慢饮下,“这茶虽苦味醇,沁人心肺,确实好茶!”

    “老石,你说老古不懂品茶,我看你是舌头坏掉了。”徐庆生早就喝完了一杯,现在主动拎起茶壶到了第二杯,有滋有味的品着。

    “老徐,你是不是,这茶分明甘甜鲜爽,哪里来的苦味?”

    “你们两个瞎说什么?这茶明明是入口味苦,入喉回甘,清香扑鼻。”古和顺立刻抓住机会反唇相讥。

    “哪里有回甘,明明只有清苦滋味,醇厚宜人。”石文林依然坚持己见,舌头是他自己的,难道连味道还会骗自己吗?

    “我可没尝出什么苦味,只有香甜。”徐庆生又喝了第三杯,确定的说道。

    三人同品一种茶,却各自有各自的滋味,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当三人相互嘲讽一番之后便纷纷反应过来。

    如果不是他们的问题,便是此茶的问题。

    “李小友,此乃何种茶叶?我自问喝过的茶叶无数,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茶叶,不同的人品尝竟然会有不同的滋味。”

    石文林平常最喜饮茶,而且他也珍藏了不少种类的上等茶叶,如今见猎心喜,迫不及待的问道

    “此茶名为众乐,产自上古修真时代,如今恐怕已经灭绝了。”李响的鱼龙戒中并非只有关于修真的物品,其他东西也是有的,只不过如果不是独特的东西,还没有资格进入他的法眼。

    “众乐?”石文林搓着下巴的胡须,细细品味,过了好一会儿才发出声感叹。

    “确实如此,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一人觉得是好茶,仅是一人而已,众人觉得是好茶,才是真正的好茶,有意思有意思,咳咳咳!”

    石文林说到激动之处猛然咳嗽起来,其他两人显然已经是见怪不怪,依旧老神在在的坐着,丝毫没有想要出手相助的意思。

    萧老爷子和毒医三老之间非常熟悉,见到古中顺和徐庆生丝毫未动,便知道石文林的情况并不打紧,因此也是一样面不改色的坐着。

    在场唯一会心急如焚的恐怕只有萧大小姐,毕竟这三位的身份背景太过惊人,即便是放在千草山庄里都属于顶层的存在,万一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那么等待萧家的将会是巨大灾难。

    于是萧大小姐将求助的目光看向某人,并且暗中的扯了扯对方的衣角。

    本来李响并不打算出手的,因为石文林自己也是医者,肯定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情况。

    虽然说医者不自治,但控制病情还是没问题的,从其他两人的表现不难看出,这石文林自己就可以解决。

    不过,一来萧大小姐求助了,二来这里是他居住的小院,就相当于此处的主人,于情于理都必须照看好客人。

    “石老,此丹对你的状况有所帮助,还请笑纳!”李响从鱼龙戒中取出一个玉瓶,轻轻一托,玉瓶轻飘飘的落到了石文林面前的茶几上。

    萧大小姐一眼便认了出来,这个玉瓶正是今天早上响大哥给她服用青木养元丹时所拿出来的,一对美目中不由多了几分期待。

    “多谢李小友好意,咳咳咳,我这个情况已经非丹药所能治,咳咳咳……”石文林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阵咳嗽,瞧那副架势仿佛要将整个肺给咳出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不然千草山庄医者众多,我又岂会一直拖着这个病根子?”

    “还请李小友不要介意,我们并非看不上你的丹药,而是老石的情况确实特殊,我们可是想过不少法子,却依然只能维持现状。”古中顺伸出手掌在石文林的后背以一种规律拍着,显然是某种顺气的手法。

    “你也不用太紧张,等老石这口气顺过来,也就没事了。”徐庆生宽慰的看向萧大小姐,然后一指萧老爷子笑道。

    “你看你爷爷,还不是跟一根木头桩子似的,多镇定啊!”

    “你这老鬼,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们两个都没动,老夫又不是医者,能做什么?”萧老爷子对于徐庆生的诛心之语表示十分不满。

    就在这时,李响淡淡飘过来一句话,现场氛围为之一凝。

    “千草山庄做不到,并不代表其他人做不到,你可以试一试我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