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54你小子被吓傻了吧!
    李响冷然一笑,其实萧家的局面根本没有马永新说得那么糟糕。像那些夹缝中生存的小家族小势力,其本质就跟墙头草差不多。

    哪一边势大,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投过去,而且顶多就是摇旗助威,想让他们帮你上阵厮杀?做梦去吧。

    归根结底,真正的对手只是萧家和五大势力之间,谁获胜,谁将会得到卡加星系所有家族所有势力的拥戴。

    “据我所知,能够登上卡加星系第一宝座的只有一个,不知道五大势力已经决定好了没有?”

    李响这话可谓诛心,而且丝毫没有遮掩其中挑拨离间的意思。

    “根据修真家族联盟势力的规定,凡是挑战第一宝座成功的家族或势力将会自动成为继任者,想要再次挑战的话必须在一年之后。”

    “一年时间可不短,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

    “哼,这个就不需要你这个萧家之人来操心了,反正我们五大势力已经达成约定,先将萧家打个半死再来比个高低,谁最终获胜谁就登上第一宝座。”

    马永新并不傻,他当然不能将马家的真正心思说出来,转头扫了一眼旁边同为五大势力的陈伟严,“伟严,你说是不是?”

    “呃……不错,正是这样!”陈伟严没想到马永新会突然问自己,楞了一下后立刻表示赞同,可是他的目光有些闪烁,不着痕迹的撇了一下嘴角。

    马永新没有发现陈伟严的异样,但是李响就在两人正面,十分清楚的捕捉到两人神情的变化,顿时心中一笑。

    果然不出所料,五大势力看似铁板一块,其实各有各的心思,加以利用的话,或许会有奇效。

    “虽然你这个抹黑萧家的计划有点老套,但听起来还是不错的,不过很可惜,你们遇到的是我,注定这回要栽跟头了。”

    李响微微扬起嘴角,一脸的云淡风轻,仿佛周围这十几个筑基境修士在他的眼中与土鸡瓦犬没有区别。

    “你小子被吓傻了吧!”马永新露出鄙夷的目光,“你只不过是区区一个炼气境,我们这十几个人哪一个不是筑基境?”

    “随便出来一个,都足以将你打得跪地求饶。不过放心,我是不会让你死的,因为我想要知道当萧家看到你那副凄惨之极的模样,而站在‘理亏’的一方,会是怎样一个表情!”

    “你确定能够做到?”李响脸上并没有露出一丝一毫害怕,反而是觉得如今的场面十分有趣,或许连猎人自己都没想到,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猎物。

    “废话还真多,你们谁先……”

    马永新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见到眼前的李响仿佛失去了色彩一样,竟然渐渐的淡化起来,最终随风消散在空气里。

    是幻象?还是残影?

    如果是幻象的话,马永新自己也能做到,这是一种灵力装备的功能,到达迷惑敌人视线的效果。

    但是使用幻象绝对不是这个情况,本尊和幻象应该同一时间出现,就算消失也是一同消失,如此的话……

    竟然是残影!

    马永新心里顿时警铃大作,只有当速度瞬间爆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出现残影效果,绝对不是筑基境能够抗衡的存在,难不成今次踢到铁板了?不可能啊,那小子身上的灵力波动绝对不会错的,百分之一百是炼气境,可眼前这一幕又该如何解释。

    “快跑!”旁边的陈伟严也被这一变化给吓到了,回神后见到马永新竟然还在发愣,赶紧提醒一声。

    马永新一惊,正想要回应陈伟严时,却见到刚刚消散在风中的李响再度出现,而且给两人的感觉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

    “这好戏还没开始,你们这两位主角怎么打算走了?”李响的眉宇间带着几分戏弄之色,颇为玩味的说道。

    马永新和陈伟严对视一眼,都从对方惊慌的严重过中看到了与自己一样的疑惑,因为两人眼前的画面竟然和李响消失之前一模一样。

    一辆带着萧家徽记的悬浮车停在路边,那个小子的所站位置完全没有改变,对方的周围依然站着十几个筑基境修士,已经形成了包围之势,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

    可是马永新和陈伟严非常清楚,虽然他们看不出来什么地方不一样,但是就有那种感觉,一切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这时,李响看似随意的一甩手,突然间平地刮起一道清风,快速的拂过在场众人。

    紧接着令马永新和陈伟严两人惊恐万分的事情发生了,下意识的张大嘴巴,老半天都没能合上。

    只见周围那十几个筑基境修士仿佛割麦子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并不是人类该有的摔倒姿势,而是直挺挺的像一根木头桩子,重重撞在地上发出一道道闷响。

    这十几个人即使是倒在地上之后,竟然还保持着站立时的姿态,给人一种“这并不是真人,而是雕塑”的感觉。

    “接下来该轮到你们了!”

    李响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小事,脸上神情未有丝毫改变,目光在马永新和陈伟严之间来回转动,似乎在考虑先对谁下手。

    “全是他的主意,我是被他怂恿过来看热闹的,一点也没有想要对你动手的意思。”陈伟严率先承受不住压力,一开口便把所有责任推到马永新头上。

    扪心自问先前确实没有动手的打算,并不是良心发现,而是觉得丢份,可不管究竟如何,他都可以表现得十分坦然。

    “哦,是吗?”李响似乎是相信了陈伟严的话,目光不再游走,而是盯上了马永新。

    “你先不要动手,我有话有说!”马永新心中已经对陈伟严破口大骂,对上李响玩味的目光,只能硬起头皮说道,“萧家这条破船迟早要沉,你何不弃暗投明……”

    马永新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胸口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整个人顿时拔地而起,直挺挺的在空中做出一个直体倒转四圈半加转体三周的高难度动作,最终以脸着地的姿势重重撞在地上,成为之前那十几个人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