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24、我的心好痛!
    呼!

    一股肉眼可见的淡粉色雾气从瓶口处喷了出来,像是拥有灵性一样直接找上了距离最近的人。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在场的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费宏远就已经被淡粉色雾气包裹住。

    而费宏远也被吓到了,想到李响之前所说的“危险性”,就以为这是某种毒气,赶紧将手中木塞和小瓶子丢回展示台,然后双手掩住口鼻,立刻快速的闪出一段距离。

    可令人没想到的事情发生率,淡粉色雾气仿佛拥有强力粘性,根本甩都甩不开。不一会儿,淡粉色雾气渐渐变少了,赫然是顺着费宏远浑身上下的毛细孔钻到了身体里去。

    而当淡粉色雾气全部消失,费宏远仿佛是中了定身咒一样,站在那里和一个木头桩子似的,既不动也不吭声。

    这时李响心里可是乐开了花,他一看到那股淡粉色雾气就知道是什么东西,这下有意思了。

    冰雪聪明的司马嫣然在费宏远中招的第一时间便看向李响,当看到对方脸上那抹诡异的笑容,顿时心里一突,她的直觉告诉自己,接下来肯定会有非常糟糕的事情发生。

    如果换成是陌生人,司马嫣然肯定不会多做理会,但是费宏远就不同了,一来对方是自己带来的,既是历练同伴又是同学;二来无论是司马家还是谷家,都与费家的关系很近。

    基于种种原因,绝对不能让费宏远在这里出事,至少自己不能置之不理,于是司马嫣然立刻起身走上前去。

    “费宏远,你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身体哪里不对劲?”

    在场其他人也都一个个屏声静气,各自暗中警惕,这是人类对于未知事物的正常反应。

    “嫣然,我的心好痛!”费宏远突然瓮声瓮气的说道。

    司马嫣然很快就发现了费宏远的不对劲,对方的眼睛宛如充血一样散发出妖艳诡异的红光。她立刻下意识的停住脚步,可是还没等她说话,费宏远自己接了下去。

    “嫣然,你知道我到底有多爱你吗?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想你,上学想你,回家想你;喝水想你,吃饭想你,不仅清醒的时候想你,就连睡觉的时候,梦到的都是你……”

    在场众人被惊得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如此狗血的表白剧情,这是什么情况?可是当他们继续看下去的时候,画风和气氛就渐渐的不对劲了。

    “嫣然,你知道吗?我每一次玩女人,都会把对方当成是你,幻想着吻遍你全身每一寸肌肤,欣赏你全身每一处神秘的美景,与你一同享受男女之间的美好,我一直都在期待变成现实的那一天。”

    “费宏远,你闭嘴!你再敢胡说八道,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司马嫣然听到对方这番污秽不堪的言语,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厌恶直接上升到了恶心,就连以往脸上的柔和之色已经消失不见,唯有一片冰冷的煞气。

    可惜费宏远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世界中,眼睛里除了司马嫣然之外根本就再无其他。

    “嫣然,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你!你真是太美了,美得让我简直控不住自己,不行了不行了,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

    费宏远越说声音越大,到后面简直就是吼出来的,双眼一片血红,随着最后一丝理智消失,于是他暴走了。

    曾经有那么一句话,一言不合就撕逼!

    费宏远也在撕,不过他撕的是自己衣服,或许就像他所说的那样想要立刻与心上人滚床单。

    显然这小子也是个中好手,双手在身上划拉了几下,一身衣服就被撕了个精光,露出了气势汹汹的*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向着司马嫣然点头致敬。

    哗!这下在场众人不只是震惊,已经完全是傻眼,他们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

    司马嫣然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即使她再如何的冰雪聪明,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出于少女的心里,她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到别处。

    可就是这个下意识的举动,却给了费宏远突袭的时间,只见他双腿在地上猛然一蹬,犹如离弦之箭一样快速的飞射过来。

    他一到司马嫣然近前,便张开双手双脚,似乎想要像八爪鱼一样拥抱对方,尤其是那*更显狰狞。

    或许连在场之人中修为最高的谷修明都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意外,本来他还想着以司马嫣然的金丹境修为,去对付凝魂境的费宏远简直就是小菜一,。

    哪里想到费宏远竟然做出如此无耻卑鄙的事情,等他想要出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司马嫣然整张脸都黑了,要是被……呜呜,我不想活了!

    突然,一道很细很细,犹如蚊子挥动翅膀的声音在耳边一闪而过,让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接下来所见到的事情,证明了那不是幻觉,而是有人出手帮了她。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快要成功的费宏远突然整个人一抖,仿佛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样,保持着四肢全开的姿势,非常诡异的定格在半空中,时间持续了半秒。

    或许半秒钟对于普通人来说很短很短,但是对于修士来说,已经足以对任何事情做出反应。

    司马嫣然豁然有种绝处逢生的感觉,她并没有选择出手击退费宏远,万一碰到什么不该碰的,那就不只是恶心了。

    于是她身子向后一斜,脚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宛如羽毛一样向后飘飞而去,看起来速度并不快,其实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就拉开了好大段距离,直接来到了三姥爷的身边。

    司马嫣然刚一站定,盈盈秋水一般的眼睛四下一扫,从那道细声出现的位置上已经可以肯定不是三姥爷,那么到底是谁在救她?

    此时的费宏远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眼中的世界只有司马嫣然,根本看不到旁边已经怒发冲冠的谷修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