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21、傻眼了
    “费宏远,不要胡闹,快放手!”

    司马嫣然秀眉一扬,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平常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费宏远竟然会做出这样的糊涂事情来。

    这简直是在砸碧云阁的场子,她的脸色很不好看,仿佛是自己给碧云阁带来了麻烦一样。

    坐在主位上的谷修明非常不爽,这费家小子也太不知好歹了,竟然没把我之前的警告放在眼里,着实可恶!

    “费家小子,你敢?”

    可惜谷修明的话说得太晚了,如果是他先开的口,或许费宏远已经被震慑住,不敢动手了。

    可是先开口的是司马嫣然,尤其帮助的还是李响,这让费宏远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哪里还会顾忌其他,凝魂境大圆满的灵力疯狂涌向抓住响手腕的手掌,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足以将骨头捏成粉碎。

    气氛,在这一刻凝结了。

    一秒,两秒,三秒……

    在场众人渐渐察觉到不对劲了,炼气境怎么可能在凝魂境手底下坚持这么久?

    十秒,二十秒,半分钟……

    在场众人脸上闪现疑惑和惊讶之色,仿佛是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四十秒,五十秒,一分钟……

    在场众人发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目光在李响和费宏远两人之间来回移动,前者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后者则是一口气憋得整张脸都涨红了,甚至连额头上都渗出细密的汗珠。

    以上情况让在场众人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到底是谁抓着谁啊?瞧着费宏远仿佛痛苦的样子,就好像被抓的是他的手腕。

    “滚!”

    李响猿臂轻轻一抖,费宏远便感觉一股巨力不仅震开了他抓住对方的手掌,更是沿着手臂直窜上来。

    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连带着整个人向后倒去,伴随着一道闷响,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可是那股巨力竟然还未消失,余波之力使得费宏远被坚硬的地面反震,张嘴便吐出一口血来,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一个炼气境的竟然把一个凝魂境的给震飞了?

    在场众人完全傻眼了,感觉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了,完全颠覆了以往学到的关于修真境界的知识。

    虽然低境界(元婴境之下)之间的差距不像高境界(元婴境以上)之间那样犹如天壤之别,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填补差距的。

    一个携带精良灵力装备的炼气境大圆满可以与一个空手的凝魂境初期在短时间内打成平手,不过只要时间一长,炼气境会因为灵力不继而落败。

    而当双方处于同一个条件下,凝魂境初期完胜炼气境大圆满,这不仅仅是灵力的差距,还是力量、速度、反应力、感知力等等全方位的差距。

    不管是从理论还是从经验上,炼气境大圆满想要战胜凝魂境初期,所需要的条件太多了,更别说是凝魂境大圆满。

    可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恐怕在场众人想破脑袋都不可能想到,其实震飞费宏远的并不是李响,而是费宏远自己。

    借力打力!

    以李响如今身体的逆天程度,别说是凝魂境,就算是金丹境的都别想轻易破防,于是他便将费宏远使出来的力量统统积蓄起来,等对方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立刻还了回去。

    不过李响最终还是手下留情,毕竟他在这个时代算是初来乍到,最好先以稳妥为主,等搞清楚所有情况再说,不然以他前几世的性子,费宏远此刻不死也残废。

    这不,刚刚吐血的费宏远像个没事人一样立刻窜了起来,气势汹汹的盯着李响,抬手一翻,手里出现了一把散发着灵力波动的长剑。

    “麻痹的,我一定要废了你!”

    当一个人极度愤怒的时候会失去理智,费宏远已经撕下了所有伪装,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暴怒的凶徒,与之前那副温文儒雅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司马嫣然的俏脸一片冰冷,显然已经十分生气了,她本来就对费宏远不感冒,此刻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厌恶了,不过两人不仅是历练的同伴,又是一个学院的学生,她不得不管。

    绝对不能让费宏远继续闹下去,不然今天不好收场,于是司马嫣然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谷修明。

    谷修明心中一叹,嫣然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柔弱了一些,同一个学院又怎样?同一个历练队伍又怎样?像费宏远这样的人,早就应该划清界限,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不过既然侄孙女为难了,自己这个三姥爷当然要出面了。

    “费姓小子,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在碧云阁撒野,莫非是不将我们谷家放在眼里,要不要我去找费老鬼理论理论?”

    谷修明说这番话时语气中已经暗藏灵力,振聋发聩,宛如一盆冷水从费宏远头顶浇下。

    让其压住了心中怒火,总算是恢复了理智,赶紧将手中长剑收了起来,然后向谷修明认错道歉,并且请求后者千万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家中长辈。

    在场众人看到费宏远迅速的将伪装戴起来,尤其是在这么多人面前竟然连一丁点儿的尴尬都没有,仿佛之前做出那些事情的是别人一样,又恢复了最初的那个翩翩佳公子。

    他们不由感叹,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好了,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你且好好坐着,如果再敢捣乱,就别怪我不客气,立刻将你给丢出去!”

    毕竟也没有真的发生什么大事,谷家和费家又是关系不错,谷修明严重警告了费宏远一番,便将对方之前所做一切揭了过去。

    大家族之间相互关照这种事在现在众人眼里正常不过,既然主办方碧云阁都不打算追究,他们这些散兵游勇又能说什么,何况当事人又没发话,更轮不到其他人说三道四。

    呃,当事人呢?

    当费宏远这场闹剧结束之后,在场众人才想起整件事的导火索,于是纷纷将目光投了过去,却见到李响竟然在众人不知不觉中回到自觉的位子上,正捧着那个小瓶子看不停,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好奇。